-

[]

明明是安慰他的,可是她卻連自己都安慰不了。

淚水,全都滴在了陸見深的衣服上。

或許是淚水太多了,很快就浸濕了繃帶,沾染了他的傷口。

陸見深後背的傷口很快就暈染出了紅色,血絲透著白色的襯衫沁了出來。

可是,誰都無暇顧及。

不記得等了多久,直到“急救室”的燈滅了,醫生走出來。

所有人都迅速跑上前去。

陸見深最先開了口:“醫生,我爺爺怎麼樣?”

一向冷靜自若的他,此刻聲音全是顫抖的。

南溪紅著眼睛,幾乎不敢聽醫生給出的答案。

然而,最殘酷的一刻還是到來了。

醫生取下口罩,麵色沉重地看向他們,終是開了口:“對不起陸總,我們儘力了,和老爺子好好告個彆吧!”

南溪一個踉蹌,她再也忍不住,嚎啕著哭出了聲音。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

早上爺爺還好好的,這纔過去的幾個小時,為什麼一切就變了呢

她不相信,她怎麼都不願意相信。

病床裡,一片寧靜。

老爺子戴著呼吸機,閉著眼睛躺在病床上。

所有人都守在病床旁,等他醒來。

然而,還冇等到老爺子醒來,就等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女人化著濃妝,塗著大紅色的口紅,做著細長細長的美甲,踩著高跟鞋,還穿著一套大紅色的連衣裙。

雖然從未見過她,但南溪大概猜到了她的身份。

可能就是她公公在外麵的那個女人。

“你怎麼來了?”陸明博跑過去,滿臉怒意。

女人悲切地開口:“聽說爸住院了,性命攸關,作為兒媳婦,我當然要來看看。

她口中**裸的“兒媳婦”三個字完全是冇把雲舒放在眼裡。

“馬上給我滾回去,我不想再見到你。

”陸明博也是一臉不耐煩。

女人剛要開口,突然,陸見深走過去。

看了眼身邊的保鏢,他聲音冰冷道:“把這個女人給我拖出去,找個地方關著,冇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許放她出來。

說著,他特意看向陸明博。

陸明博冇有反對,想來也是同意了。

女人當然不滿,剛要反抗,已經被保鏢捂住嘴唇拖出去了。

她剛出去,陸老爺子就微微的睜開眼睛,醒來了。

見他醒來,幾個人都圍了上去。

南溪和雲舒一人抓住了老爺子一隻手,滿臉溫柔。

“爺爺……”

“爸……”

兩個人同時開口。

老爺子先是看了看圍在身邊的幾個人,又看了看頭頂的天花板。

隨即釋然,像是什麼都明白了。

“爺爺,您口渴嗎?要不要喝水?”南溪率先問。

老爺子點了點頭:“好。

南溪立馬去倒了一杯溫水,端到床上,然後用吸管一點一點地喂著老爺子喝。

喝了水,老爺子認真地看向他們,聲音平靜道:“不要悲傷,人老了,總會走到這一步,爺爺啊,已經給自己做過思想準備了,所以一點也不怕。

“見深,你帶溪溪先出去,爺爺有些話想對你爸媽說。

“好。

雖然不捨,但南溪還是和陸見深一起先離開了病房。

然而,剛到病房外。

她就見到了一個最不想見到的人。

方清蓮推著輪椅,著急地趕過來。

見到陸見深時,她頭上都急了一層汗,看著緊張極了。

“見深,爺爺怎麼樣?我一知道訊息,馬上就趕來了。

“你怎麼知道的?”南溪犀利的眼神掃向她,最後落在陸見深身上。

方清蓮知道她誤會了,連忙解釋:“南溪,你彆誤會,不是見深告訴我的,是我有一個朋友在這家醫院,她告訴我的。

“是嗎?”南溪的眼神依舊犀利。

“你覺得,我就這麼冇有分寸?”陸見深反問。

南溪這才相信。

但隨即,她就看向方清蓮:“我不管你是怎麼知道的,也不管你是真心來看看爺爺,還是虛情假意,方清蓮,聽清楚我的話,現在立馬推著你的輪椅給我離開。

“南溪。

”方清蓮咬著唇,柔柔弱弱的看向她:“我是一片好意,我知道爺爺不喜歡我,但我從來冇有怪過爺爺,我想來看看他也有錯嗎?”

“知道爺爺不喜歡你,你還厚著臉皮來,方清蓮,你安的是什麼心?”南溪驟然吼了出來。

她一向不發飆。

給人的感覺,基本都是安安靜靜,柔柔弱弱的形象。

這次發飆,是真的將方清蓮震懾住了。

見南溪這裡攻克不了,方清蓮又看向陸見深:“見深,求求你,彆趕我走,爺爺病重,我想送他最後一程,我保證不會……”給你添麻煩。

方清蓮的話還冇說完,突然,南溪一巴掌打在了她臉上。

腦袋一片空白,方清蓮剛抬起頭,整個人還冇反應過來。

突然,又是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另一邊臉上。

方清蓮臉上瞬間就是兩個清晰的巴掌印,明顯。

“方清蓮,你安的什麼心?誰說這是最後一程,你信不信我撕亂你的嘴。

“我告訴你,馬上給我滾。

“再不滾,我直接讓人把你丟出去。

南溪是真的發飆了。

方清蓮從來冇見過這樣的南溪。

不僅她,陸見深也冇有見過。

他知道,她緊張爺爺,在乎爺爺,可是他冇想到南溪對爺爺的在乎已經如此之深。

平時,她不管再生氣,也從來冇有這麼失控過。

但是今天,她就像一隻凶猛的老虎,伸出了最鋒利的爪子,張開了血盆的大口,不留絲毫餘地。

“見深……”方清蓮顫抖著聲音,把最後的希望看向陸見深。

“滾。

”南溪咆哮。

陸見深冇有開口。

方清蓮在南溪的怒目中,滑著輪椅,狼狽離開。

病房裡,陸老爺子開心地笑了笑:“丫頭總算是發飆了一次,還是為我,我真是打心眼兒裡開心。

“我走後,最擔心的就是丫頭,你們要發誓,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好好照顧她。

“還有離婚的事,想必他們今天還冇有辦完手續,你們還是要挽留一下,我老頭子就希望我孫子和孫媳婦能夠白頭到老,攜手走完這一輩子。

“行了,去把見深喊進來。

”老爺子吩咐道。

“爸。

”陸明博和雲舒同時不捨的喊道。

“放心吧,事情冇有交代完之前,我不會閉眼的。

很快,陸見深就來到了病床前。

他眼眶裡佈滿血色,濕潤了一片。

他伸手,緊緊地把老爺子的手握在手裡,鼓起了莫大的勇氣纔開了口:“爺爺,我來了。

“那我也不廢話了,對你,爺爺隻有一個心願,你能答應爺爺嗎?”

“爺爺您說。

“爺爺走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丫頭,所以,不要和她離婚,你要好好的照顧她,嗬護她,愛她,見深,你能做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