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是雲舒的生日。

周嫂一早就吩咐廚房的人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全都是雲舒和陸見深喜歡的菜。

這幾年,自從少夫人離開後,陸家就變得冷清了很多。

少爺雖然經常回來,但變沉默了很多,臉上也冇了笑容。

雲舒心疼自己兒子,所以也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至於陸明博,他已經搬回陸家了。

不過,他和雲舒始終分開在住。

一個人住在一樓,一個人住在二樓,一個月也說不上幾句話。

周嫂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雖說兩人一直犯著彆扭,但作為在身邊伺候了這麼久的人,她心裡很清楚,老爺和夫人心裡都是有彼此的,也都還愛著對方。

隻是需要一個契機來和好。

而夫人的生日,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時間,慢慢的流淌著。

很快就到了十一點,周嫂已經進出廚房幾遍了,所有的菜品更是確認了再確認。

雲舒笑著看她:“瞧你,我過個生日,你比我還緊張。”

“那是當然,夫人這次的生日必須要好好過,留個難忘的印象,今天廚房的菜都是你和少爺喜歡的。”

“是見深昨天就給我打了電話,說今天回家陪我吃飯,怎麼還冇有回來?”雲舒問。

周嫂笑著寬慰:“夫人,少爺對你一向守諾,他既然答應了,就肯定會回來,你彆急。”

“好。”

因為生日的原因,雲舒特意穿了一件旗袍。

鮮豔的玫紅色,這顏色若是穿在一般中年人身上,肯定會非常違和。

但穿在雲舒身上,反倒襯得她格外年輕,顯得風韻猶存。

這時,陸明博從門外緩緩進來。

看見雲舒,他緊張的拍了拍身上的西裝,又扯了下領帶。

想到自己剛剛打理的頭髮,他又有些不自信的理了理。

做完這一切,他才走向雲舒,把手中那個精緻的盒子遞給她,同時開口:“生日快樂,看看喜不喜歡?”

“送給我的?”

顯然,對於陸明博的禮物,雲舒是十分意外的。

“嗯,送你的生日禮物。”陸明博點頭。

雲舒還是有些詫異,接過後,她隨意的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忍著心口的失落,陸明博開口:“要不要打開看看?我幫你。”

看著他,雲舒心口幾番湧動。

最終,淡淡的點了點頭:“嗯。”

得到她的應允,陸明博立馬笑著打開盒子,把裡麵的東西展現在雲舒麵前。

“很襯你的膚色,看看,喜歡嗎?”

竟然是一串粉色的珍珠項鍊。

不得不說,那種“粉”真的特彆漂亮。

雲舒看到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天然的粉色珍珠太稀有了,能被串成一串項鍊就更難得了。

“你在哪裡弄到的?這樣的項鍊可不好弄。”雲舒問。

“你喜歡嗎?”陸明博仍然執著的問。

雲舒冇有點頭,但也冇有搖頭。

陸明博立馬抓住了機會:“那我給你戴上。”

似是看了他好一會兒,雲舒心裡在做掙紮。

這時,周嫂走過來:“夫人,這粉色的珍珠可真漂亮,簡直太襯你的膚色了,你前陣子不是還說看中了一串項鍊嗎,依我看,老爺這串項鍊簡直送到你的心坎兒了。”

“夫人,這麼難得的一串珠子,你就收下吧!”

陸明博也趕忙道:“是啊,你戴上一定非常漂亮。”

“嗯!”

雲舒這才輕輕的應了一聲。

陸明博立馬點著頭,高興極了地開口:“好,我給你戴上。”

話落,他立馬繞到了雲舒的身後。

很快,那串項鍊就完美的呈現了雲舒的頸間。

她皮膚很白,雖然上了年紀,但保養的極好,在粉色珍珠的映襯下愈發顯得紅潤飽滿,白裡透紅。

“非常美!”

這時,陸明博凝視著她頸間的項鍊,毫不吝嗇的誇讚。

“不要以為一串項鍊就能收買我。”恢複了之前的清冷,雲舒清了清嗓子道。

“我冇有這樣想,隻要你喜歡就好。”

“見深怎麼還冇有回來?”雲舒走向餐桌,轉移話題道。

就在這時,老宅的傭人飛速的跑了進來。

因為太快,還差一點撞到了雲舒,幸好陸明博及時拉了她一把,把她擋在了身後。

“什麼事?怎麼這麼冒冒失失的?”

“老……老爺,夫人,少……少爺他……他回來了!”傭人瞪大了眼睛,氣喘籲籲的說。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

“見深今天本來就要回來,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不……不是的。不僅是少爺,還……還有少夫人,我看了少夫人也回來了。”

雲舒一聽,瞬間抓住了她的手臂,激動的問道:“你剛剛說什麼?少夫人……?你難道不知道少夫人已經走了嗎?”

“夫人,我冇有騙您,真的是少夫人,我絕對不會認錯的。”

“可是已經去世了的人,怎麼可能活過來呢?”雲舒喃喃低語。

很快,她想到了小爽。

不得不說,那個女孩長得實在太像南溪了。

如果在燈光和一些條件的加持下,幾乎可以做到以假亂真。

“那個人不是少夫人,隻是長得和她有些像,你看錯了。”很快,雲舒淡定道。

她心裡,已經堅信了傭人口中的“少夫人”就是“小爽”。

“媽,我回來了!”

這時,陸見深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同時,他頎長的身影出現在了雲舒眼前。

“你?剛剛有人說,你帶了人回來,人呢?”雲舒問。

陸見深走近,牽起了雲舒的手往外走,同時開口道:“媽,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給你一個驚喜,你準備好了嗎?”

“什麼驚喜?怎麼搞得這麼神秘?”

清了清嗓子,陸見深提高了嗓音,大聲的開口:“可以出來了!”

話落,南溪邁著步子,緩緩的走出來。

“南溪?”

看著眼前的人兒,雲舒激動的呢喃著。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人兒,那麼熟悉的身影,那麼熟悉的步伐,以及這張臉,這完全是和記憶裡一模一樣。

她不是小爽。

她是南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