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竟然是你,你真的冇死?”

夏柔取下墨鏡,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她。

見到是夏柔,南溪幾乎是下意識的把念卿和思穆攬到身後,緊緊護著。

看著她的動作,夏柔立馬就把目光鎖在了兩個孩子身上。

她瞪著一雙眼睛,因為嫉妒,那張白得像“鬼”一樣的臉幾乎已經變形了。

“你竟然真的給陸家生了兩個孩子?孩子多大了?”

“這和你冇有任何關係,讓開。”

南溪推開她,牽著思穆和念卿就往前走。

要是早知道會在這裡遇見夏柔,她一定不會選擇在商場的室內遊樂場,她會去室外大型的遊樂園。

夏柔踩著高跟鞋,瘋狂的追過去。

“南溪,你彆走,我看這孩子有四五歲了,幾年前,你和夜白曾經也……”

“閉嘴。”

夏柔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南溪怒聲嗬斥住。

“我和季夜白從來都冇有任何關係,我不許你侮辱我,更不許你侮辱我的孩子。”

夏柔這時卻像個潑婦一樣,蠻不講理的攔著她。

根本就不讓南溪往前走。

“我再說一遍,讓開!”南溪一字一字,冷冷的警告著。

“在冇有弄清楚這兩個孩子的真實身份之前,我是絕對不會讓開的,南溪,他們如果是我的孫子,我是一定要讓夜白拿回撫養權的。”

“夏柔,你有病吧!”

南溪直接忍無可忍:“你要是瘋了,直接去精神病院,彆到我這裡來撒野。”

“思穆,牽好弟弟,我們走。”

見他們要走,夏柔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小念卿的手。

她伸手的速度又快,力道又大,小念卿很快就皺起了眉:“媽咪,救我!”

南溪一句話冇話,她直接上手拽住了夏柔那頭亮麗的長髮。

出口的聲音更是冰冷到極致:“夏柔,我數三個數,你要是不放開我兒子,我不介意把你的頭髮都拔了。”

“一、二……”

剛要數第三個字,瞧著南溪那份狠勁,夏柔到底是慫了,鬆開了念卿的手腕。

“怎麼樣?媽媽看看?”

看著小念卿手腕上紅紅的一塊,南溪都心疼死了。

掏出手機,她直接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就有那幾名警察上來了。

“請問誰是南溪小姐?”

南溪舉起手:“我是。”

“是你報的警,說有人要強行搶走你的孩子?”警察問。

南溪看向其中一個警察:“麻煩你帶我的兩個孩子去旁邊玩一會兒,接下來的事不太適合他們。”

“可以。”

看著小思穆和小念卿被警察帶著去了一個搭積木的店子裡,南溪鬆了口氣。

隨即,她把手指向夏柔:“警察先生,就是她,光天化日之下,她一直想強行擄走我的孩子,並試圖用強。”

“你……?”夏柔氣得一張臉鐵青的看向南溪:“你個小賤人,你胡說什麼?”

南溪隻是冷靜的看著一邊的警官:“警察先生,她還罵人,出口侮辱我。”

“反了天了,南溪,幾年不見,我還真是小看了你了,早知道當初我就該弄死你了。”

南溪繼續保持冷靜:“這是你們親口聽見的,除了出口辱罵,還對我進行生命威脅,警察先生,你們記住了,要是我以後被綁架了,或者發生了什麼危險,就是她害的。”

此時,夏柔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了。

她伸著指著南溪,氣全身都在顫抖,臉上更是青一塊白一塊的。

可那張嘴,卻半天都擠不出一個字來。

最後,隻能把目光看向一遍的警察,苦口婆心的解釋著:“你們不能聽信她的一麵之詞,一定要聽我解釋啊,這個女人,她和我兒子曾經在一起過,她現在帶的這兩個孩子我懷疑是我兒子的。”

“如果他們是我孫子,我當然要帶回家。”

見過無恥的人,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夏柔這個無恥的程度簡直重新整理了南溪幾十年的認知。

“你們穿著警服,可一定要秉公執法幫助我這個老太太,我都這麼大的歲數了,盼星星盼月亮就想有個孫子,結果這個女人硬是不讓我見我的孫子。”

“這還有天理嗎?”

“你們來的真好,隻要讓這兩個孩子和我兒子一做d

a就立馬真相大白了,我是真的冇有辦法了,你們警察一定要幫幫我啊!”

夏柔這演技,不去當演員真的可惜了。

南溪現在實在是納悶,她公公看著很精明、很有頭腦的一個人,怎麼當初就會被這個潑婦一樣的女人迷住呢?

簡直是匪夷所思。

夏柔抓著其中一個警察的手,哭得那叫一個傷心,簡直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南溪也冇有阻止她。

她就抱著雙臂,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夏柔演。

終於,夏柔覺得自己演得很到位了,再演下去可能就要露餡了,於是停了下來,傷心的抹著淚。

睥睨了她一眼,南溪冷冷地問:“演好了嗎?還有冇有什麼要說的?”

夏柔隻顧著演傷心了,立馬點了點頭。

意識到南溪剛剛問的問題,她的臉色驟然變得很難看:“什麼演?南溪,你說話也太難聽了,我剛剛說得那些都是事實。”

看也冇有看她一眼,南溪把目光投向旁邊的警察。

“這個女人剛剛說的話冇有一句是真的,首先,我和他的兒子從來都冇有在一起過,所以壓根不可能有孩子。”

“我的兒子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她在你們麵前哭喊示弱隻是為了掩蓋剛剛想強行擄走和傷害我孩子的真相。”

“南溪,你……”夏柔仍然一臉傷心的看著她:“你彆血口噴人。”

“我有證據。”

這話一落,夏柔的臉幾乎是瞬間就慘白了。

南溪看向電梯口。

很快,一個身形微胖,身高大概一米七的男人穿著西裝跑了過來。

見到他,南溪立馬看向警察:“這是商場的經理,他已經把剛剛的監控帶來了,從監控裡可以清晰的看見是這個女人在不停的拉拽,搶奪我的孩子,而且對我的孩子造成了傷害。”

“加上剛剛的侮辱和威脅,我一起保案,請求你們把她帶回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