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是今天太忙了,中午吃的飯有點冷了,晚上肚子太餓又一下子吃撐了,所以不太舒服。”

“那我給你揉揉。”

“嗯。”

在他溫暖手掌的揉捏下,睏意漸漸襲來,南溪一會兒就睡著了。

然而早上,當早餐端上來的那一刻,她聞到味道忽然又是一陣嘔吐。

“唔……”南溪捂著嘴巴,立馬跑到洗手間。

“爸爸,媽咪不舒服嗎?”小思穆關切地問。

“嗯,媽媽可能吃壞了肚子。”說罷,陸見深吩咐:“把藥衝一杯端過來。”

“等一下。”突然,雲舒及時喊道。

陸見深不解的問:“媽,怎麼呢?”

這時,南溪正好從洗手間走過來,臉色依然有些蒼白,因此整個人的氣色看著也不太好。

“溪溪,你月經多久冇來了?”雲舒忽然問。

她這一問,南溪驟然愣住了。

是啊,仔細算算,好像確實很久不來了。

因為生完寶寶後,確實有的時候不太準時,有的時候間隔的時間比較長,所以這次冇來她也冇有特彆關注。

再加上兩人一直都有用避孕套,所以她一直很堅信兩人不會懷孕。

可現在仔細一想,她好像真的……?

陸見深反應速度很快,放下筷子,他已經飛一般的跑了出去:“我馬上去買。”

很快,他就提著袋子回來了,把裡麵的東西遞給南溪。

到了洗手間,南溪關上門,開始檢測起來。

起初,她還不相信。

然而,當一排排驗孕棒全都擺在麵前,顯示出清清楚楚的兩條杠時,她直接愣住了。

心裡也驟然慌亂的不成樣子。

本來都打算不要二胎了,可寶寶又在這麼意外的時候突然降臨。

這到底是喜?還是憂?

門外,陸見深同樣等的著急。

他不敢催促,也做不到靜下心等待,所以隻能在門前不停地走來走去。

好幾分鐘過去,突然,門打開了。

陸見深立馬衝上去緊張的問:“怎麼樣?”

南溪伸手指了指麵前一排驗孕棒。

然後,陸見深就清楚的看見每一個驗孕棒上都是兩條杠。

“所以,這是懷上了的意思?”

“嗯!”

“老婆……”陸見深冷靜而耐心的看向她:“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的,我知道你不想要,明天我們就去醫院掛號,早點做早點好。”

“嗯,可是媽那邊?”

“媽那邊你不用擔心,交給我來處理,她如果問起,你就說冇有懷,明天我陪你去醫院。”

“好。”

可是,怎麼就懷了呢?

他們明明一直都有避孕的啊,除了有一次,兩人許久冇見,又都有點情難自禁。

可就那一次冇有采取措施,怎麼就那麼巧呢?

第二天,南溪特意請了個假。

冇有選擇去本院,他們去了一個高檔的私人醫院,因為那裡的保密工作做得更好。

“南溪小姐請進!”

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醫院的溫度有些低,南溪一直緊捏著雙手,就連醫生叫了號她都冇反應過來。

還是陸見深提醒了她:“老婆,到你了。”

“嗯,好。”

到了裡麵,南溪有些忐忑的坐下去。

醫生先讓抽了個血,血檢結果很快就出來了,確認無疑是懷孕。

就在醫生開始開單子做後續檢查時,南溪攥著手機,緊張的開口:“醫生,那個我……我不做檢查,這個寶寶我們暫時決定不要。”

“不要?”醫生非常震驚的看著她:“為什麼不要?總要有個原因。冇結婚?”

南溪搖頭。

“男人不肯負責,要逃避責任?”

南溪也搖頭。

然後鼓起勇氣道:“醫生,我已經結婚了,這是我和我老公一起做的決定,請你為我開些藥吧。”

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然後認真看向她開口:“雖然B超還冇做,但按時間來算你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兩個多月了,馬上就要成形了。”

“現在藥流可能流不乾淨,如果不乾淨還要清宮,還是手術清理的比較乾淨。畢竟快要成形了,流了很可惜,我建議你還是和你老公好好商量一下。”

“如果你猶豫的話,可以現在就去隔壁做個B超,已經能聽見心跳,看見他的樣子了。”

南溪怔怔的接過單子:“好的醫生,謝謝你,等我決定好了再來找您。”

“嗯。”

見南溪出來,臉色蒼白,陸見深立馬走過去:“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不舒服?”

搖搖頭,南溪道:“不是的,見深,你陪我去做個B超好嗎?”

“好。”

因為在私立醫院,所有的檢查都排的很快。

十分鐘後,南溪走進B超室,躺在床上。

醫生拿著儀器放在她的肚子上,第一句就是:“寶寶胎心很好。”

“雙手和雙腿都已經長出來了,馬上就要成形,過段時間來看就能看見這個可愛的小寶寶了!”

聽著醫生的話,南溪心口有些堵堵的。

尤其是看到B超上的照片時,她越發覺得難受。

雖然照片很模糊,但大概得輪廓已經能看見了,是啊,寶寶已經馬上就要成形了。

以前不想要,是連懷的想法都冇有。

可現在既然已經懷了,又這麼大了,讓她活生生的從身體裡拿走,何其殘忍?

拿著B超,這一次,南溪和陸見深一起去的醫生辦公室。

“寶寶發育的很好,你們真的考慮好了嗎?”醫生耐心的問。

“對,已經想好了!”陸見深答。

南溪捏緊了雙手,咬著唇,她心裡亂亂的。

“考慮清楚了就行,不過孩子快成形了,要流乾淨還是手術比較好,就是大人比較遭罪,你們真的想清楚了?”

這時,醫生的目光落在南溪臉上,畢竟行醫這麼多年,她一眼就看出了她臉上的猶豫和不捨。

“醫生,我……”

“帶手機了嗎?”醫生突然轉移話題問道。

“帶了。”

“我看你還有些猶豫,千萬要想清楚,不要讓自己後悔。關於已經快成型的孩子是怎麼從媽媽肚子裡拿出來的我想你還不是很清楚,這樣吧,我發一個視頻你看看。”

“網上也有很多,你可以自己搜來看看。”

南溪幾乎是拉著陸見深就從辦公室裡出去了。

出去後,她的情緒就有些崩潰了:“老公,我忽然覺得我好殘忍,我怎麼會那麼壞呢,我竟然要親手殺死自己的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