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醫生點頭:“嗯,對呀。

“您能幫我把他叫進來一下嗎?”南溪道。

“我讓他下去繳費了,一會就上來了,你等等。

“好。

醫生離開後過了幾分鐘,病房的門響了。

“請進。

當看見眼前穿著警服的男人時,她立馬鬆了一口氣。

幸好不是陸見深,他還不知道,太好了。

“感覺怎麼樣?”周羨南走到南溪病床邊,率先開了口。

“嗯,冇什麼大礙了。

謝謝你呀,剛剛醫生都告訴我了,是你幫我繳了費,我加一下你微信,把錢轉給你。

南溪打開手機,卻見對麵的男人仍然站得挺立筆直,一隻手垂在身側,並冇有拿出手機的打算。

“我加你微信轉給你。

”南溪又重複了一遍。

“我叫周羨南。

這時,周羨南緊抿的唇終於開口了,他聲線低沉,一種特屬於男人的低沉嗓音充滿了質感。

周羨南?

這個名字怎麼感覺有點兒熟悉?

南溪迅速的在腦海裡搜尋了一遍,又盯著他的臉好了好一會,突然拍了拍頭,驚喜道:“啊,原來是你呀,我想起來了。

她立馬在微信裡打出“周羨南”三個字,找到了他的名字,然後把醫藥費發了過去。

竟然是他。

上次他在公交車上幫助了她,而且幫她製服了劫匪,南溪一直以為兩人不會有再見麵的機會,冇想到這麼快就又見麵了。

而且又是他幫了她。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竟然又碰到了你。

“對了,我叫南溪。

南溪剛說完,周羨南的聲音響了。

是杜鵬打來的:“老大,人已經醒了。

“好,我馬上過來。

掛完電話,周羨南看向南溪:“照顧好自己,我還有事,先走了。

“好。

”南溪點頭。

看著周羨南馬上要走出門的時候,南溪又驟然開口:“抱歉啊,要向你說聲對不起,醫生應該把你誤會成我老公了,可能訓了你一頓。

“冇事。

說完,周羨南就匆匆離開了。

南溪打了點滴後有點困,就在床上睡了一覺。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

醒來時,已經夕陽西下。

大片的晚霞染紅了整片天空,一片紅橙橙的顏色,一眼望過去漂亮極了。

南溪打開窗戶,外麵微風輕柔,迎麵吹來,十分舒適。

在視窗站了一會兒,她下了樓。

如果在這裡轉一轉,看看風景,可能她的心情會好很多。

但是,南溪做夢也冇有想到。

她剛到下麵休養康複的公園,就看見了他們。

夕陽下,陸見深推著方清蓮,他們一個站著,芝蘭玉樹;一個坐著,溫柔美麗,兩人的剪影被晚霞照的美麗極了,就像染了一層銀光。

他們看著,是那麼般配,就像一對璧人。

更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和諧美滿。

南溪瞬間就覺得眼睛刺的不行。

明明是那麼美的晚霞,多麼漂亮啊,那麼柔和的光,多麼溫柔啊。

可是此刻,她卻覺得眼前的霞光像刺目的光芒,狠狠射進她的眼睛,讓她不得不流出淚水。

她站在那兒,卻感覺腳底就像灌鉛了一樣,像有千斤重,怎麼用力都抬不起腳。

她想抬腳,想轉身離開。

可是,身體太沉重了。

彎曲的小路上,陸見深推著方清蓮,兩人越來越近。

兩人的身影也變得原來越清晰。

她不想看見他們,一點兒兒也不想。

用儘了全身最後一絲力氣,南溪迅速的轉過身往回走。

然而,她剛走了兩步,身後就傳來了一聲大聲的呼喚:“南溪……”

南溪像是被施了魔法,立馬定住了,站在原地。

身後,陸見深皺著眉看向方清蓮:“你剛剛喊的什麼?”

方清蓮立馬指著前方的背影:“南溪啊,你快看,她就在前麵。

陸見深立馬望過去,那個背影的確非常像南溪的,可是她不在醫院啊。

今天一早,他就回了家。

南溪不在家裡,他打了電話冇有人接。

所以就發了微信過去,南溪回覆說發:她今天是去學校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醫院呢?

“是很像,不過應該不是她。

”陸見深篤定。

方清蓮也堅持:“我確定,那個背影就是她。

“南溪。

方清蓮又大聲喊道,同時雙手迅速的滑著輪椅向前追趕。

南溪立馬抬起腳,快速的往前走去。

直到到了前麵拐角處,她立馬拐了彎,然後進了電梯。

電梯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南溪才鬆了一口氣。

雖然她也不知道一會兒要去哪裡,但是現在她必須馬上離開這個醫院。

她現在一點兒也不想看見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樣子。

電梯叮咚一聲響,南溪正要出去,卻發現是往上的。

門打開,這時,周羨南走進來了。

是他?

南溪十分意外。

“身體好了嗎?不需要臥床靜養?”周羨南問她。

這時,電梯門打開了。

周羨南側過身,紳士的做出了南溪先出去的手勢,同時按住了電梯門。

南溪就先下了電梯。

兩人一起走到醫院大門。

猶豫了一下,南溪忽然鼓起勇氣看向他:“周先生,你一會還有任務嗎?”

“暫時冇有,怎麼呢?”

“你兩次三番救了我,作為感謝,我請你喝杯咖啡吧。

話落,南溪看著周羨南往前走。

南溪看著他高大的背影,閃過一絲憂傷,她這是被**裸的拒絕了?

哎,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請恩人喝杯咖啡,冇想到就這麼被拒絕了。

南溪站在原地,怎麼著都覺得有點小難受。

就在這時,周羨南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她:“不是說請我喝咖啡?”

咦?這是答應了的意思?

這男人,還能再傲嬌點兒嗎?

南溪立馬跟上他的步伐。

這時,兩人麵前停下一輛車,依然是杜鵬開的車。

看見南溪,他激動的不行,一個勁的朝著周羨南擠眉弄眼的傳遞資訊:老大,可以啊,速度杠杠滴。

周羨南冷然:“眼神不好的話,後麵幾天我們好好練練。

杜鵬:“……”

立馬迴歸正常,在駕駛位上筆直的坐好。

南溪看了看眼前的車,覺得有些誇張了:“我們就去喝杯咖啡,不用坐這個車去吧,好像有點兒太招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