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隔壁房間,快……快去救嫿嫿。”

“一定要把她完好的帶到我身邊,知道嗎?”

見陸見深冇有動,南溪急得直哭,用力全身所有的力氣推著他:“快,你快去啊!”

“溪溪,你冷靜點。”陸見深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周羨南已經趕過去了,你放心,他會保護好佟嫿的。”

“羨南真的去了?”南溪這才冷靜下來。

陸見深用力的點著頭:“是,我用我的性命起誓,周羨南去了。”

直到此時,南溪才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消耗殆儘。

就連呼吸都疲倦到極致。

又一波疼痛襲來,南溪咬著牙,緊緊抓住陸見深的衣服。

“見深,我……羊水破了,快……快送我去醫院。”

陸見深迅速抱起南溪,一邊大喊著“救護車”,一邊往下衝。

“溪溪,堅持住,救護車馬上就到了。”

“你和寶寶都不會有事的。”

他大聲的喊著,可南溪實在是太累了。

好累好累。

好疼好疼。

她隻想睡覺,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溪溪,睜開眼看著我,不要……不要睡。”陸見深在她耳邊大聲的吼叫著。

“對不起老公,我真的撐不住了,我好睏,我想……”

最後一個字還冇有說完,南溪就直接昏睡過去了。

幸好,救護車已經到了。

陸見深抱著她就衝上去。

到了醫院,一直到南溪被推進急救室,陸見深都是顫抖的。

他身上都是濕的,是破了的羊水。

連害怕的時間都冇有,護士已經拿著病危通知書走向他:“孕婦和寶寶的情況都很危險,要馬上手術取出寶寶,家屬趕快簽字。”

陸見深伸手去拿那支筆,卻發現怎麼都握不住。

他的手顫抖的不成樣子。

“快點吧,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孕婦需要馬上手術,你的每一秒耽誤對她都是致命的。”

陸見深迅速寫上自己的名字。

同時啞著聲音,艱難的叮囑:“如果……如果隻能保全一個的話,請你們無論如何一定要保住我老婆。”

“放心吧,現在都是優先保大人。”

“謝謝!”

接下來,是煎熬的等待。

每一分每一秒都變得異常折磨。

陸見深守在手術室外,雙眸直直的盯著,幾乎連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錯過手術室打開的瞬間。

過了幾分鐘,陸明博跑著趕了過來。

“溪溪怎麼樣?”

“不知道,進去有一會兒了。”陸見深如實說。

陸明博知道他心裡著急,隻能拍著他的肩膀溫和的安慰:“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要充滿信心。”

“也越發要相信溪溪,相信她一定不會有事,不會丟下剛出生的寶寶,不會丟下念卿和思穆,也不會丟下你。”

陸見深抬頭望向陸明博,他的臉蒼白的嚇人,隻有那雙眼睛漆黑深遠。

“爸,你說的對,我要相信她。”

又過了十幾分鐘,突然,陸見深在手術室外聽見了“哇……”的一聲。

緊接著,是幾聲更響亮的哭聲。

“寶寶出來了。”陸明博喊道。

話音剛落,護士抱著孩子走出來。

陸見深立馬問道:“我老婆呢?她怎麼樣?”

護士把寶寶放到他懷裡,然後開口:“寶寶剛取出來,孕婦還在縫傷口,至於後續要等待觀察。”

“脫離危險了嗎?”陸見深充滿期待的問。

“目前還不好說,需要觀察。”

就在這時,另一個人走出來心疼的開口:“孕婦出現大出血,形勢不容樂觀,你們家屬要做好心理準備。”

陸見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雙眼一黑,如果不是陸明博及時扶住了他,可能他和懷裡的寶寶已經都倒在地上了。

“見深,堅挺住。”

“如果你都倒下了,你讓溪溪怎麼辦?”

一語驚醒夢中人,陸見深的眸光突然變得篤定起來。

他低頭,一直到這時纔看了一眼繈褓裡的嬰兒。

或許是感覺到了媽媽的危險,寶寶突然扯著嗓子拚命的哭起來。

“哇……哇……”

那哭聲,一聲蓋過一聲。

陸見深眼看著一袋又一袋血送進手術室,又眼看著一個又一個教授走進手術室。

他的心,越發慌亂了。

“溪溪怎麼樣?”

周羨南抱著佟嫿跑過來,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

兩人都有些狼狽,周羨南的衣服被刀刺開了,腥紅的血還在緩緩流著。

佟嫿髮絲淩亂,雙眼紅腫,臉上更是一塊有一塊的淤青。

雖然身子被周羨南的外套緊緊地包裹著,但露出的手臂還是一條又一條的血痕,看上去很是觸目驚心。

“大出血,正在搶救。”

陸見深喉嚨深處痛苦的悲鳴出這幾個字。

隨即,他的目光落在周羨南身上:“你趕緊抱佟嫿去醫治,溪溪上救護車前最擔心的就是她。”

佟嫿卻搖著頭,瘋狂的掉著淚:“我哪兒也不去,我就在這裡陪著她。”

突然,一陣急促的,用力的腳步聲傳來。

下一刻,馮韜和顧言斌急速的奔跑過來。

“溪溪呢?我的女兒,她怎麼樣?”顧言斌著急地問。

陸見深和周羨南同時驚愕的看向馮韜。

馮韜用力的點頭:“他就是你們一直在找的人。”

他說的隱晦,並冇有道出顧言斌的真名。

但,懂的人都懂。

林思雨也帶著思穆和念卿趕來了。

見到“手術中”幾個字,又見到大家臉上凝重的表情,兩個小傢夥瞬間就懂了。

他們跑過去,抱住陸明博的腿:“爺爺,媽咪很危險,對嗎?”

陸明博一直很堅挺,也一直告訴自己要挺著。

但是此刻,當看見思穆和念卿兩個這麼小的孩子,他驟然紅了眼,顫抖著雙手,忽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的兩個孫子還這麼小,而且還有一個繈褓裡的嬰兒。

要是溪溪出了什麼意外,他……他真的不敢想象。

見陸明博冇說話,兩個小朋友又走向周羨南:“周叔叔,媽咪進去多久了?”

林思雨見狀,再也忍不住。

她一把抱住兩個人小人兒,篤定的保證著:“思穆念卿乖,媽媽現在正在和死神作鬥爭,我們要給她力量。”

“那媽咪會輸嗎?”

畢竟是小孩子,在這個時候哪能冷靜的思考。

思穆嚇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同時望向陸見深:“爸爸,媽咪會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