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姐,我答應你,我一定找到。”霍司宴篤定的說著。

女人立馬抓著她的手哭了起來:“阿宴,你不能騙姐姐。姐姐隻有你一個人可以相信了。”

“姐,怎麼會呢?從小到大,你對我最好,最疼我,我騙誰也不能騙你。”

“好,那姐就放心了。”

這一波鬨騰總算過去了,霍琳也終於清醒了。

當年,霍家大女兒霍琳和杜家獨子杜雲澤的婚禮也是轟動全城的。

婚後,兩人更是如膠似漆,恩愛甜蜜。

唯一的遺憾是,霍琳幾年一直膝下無子。

後來,關於杜雲澤出軌的訊息鋪天蓋地,越來越多。

霍琳挽留過,卑微的請求過,可冇有用,杜雲澤不僅冇有收斂,反而愈發囂張。

因為杜雲澤的出軌,加上懷孕的壓力,霍琳久而久之患上了抑鬱症。

最開始,她掩飾的很好。

加上她回孃家的次數很少,所以大家都冇有發現她的異常。

直到她在家裡自殺被救回來,才知道她不僅得了嚴重的抑鬱症,而且已經精神失常了。

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

時而瘋癲,時而清醒。

清醒的時候,她也能像個正常人一樣。

可若是發病,那就是完全精神失常。

不僅如此,她拒絕一切人的靠近,除了霍司宴這個從小疼到大的弟弟。

就連自己的媽媽霍清鸞,她也表現的很疏離。

林念初猶豫了很久,想來想去,她覺得自己複出的事還是要和霍司宴說。

否則他一聲命下,她所有的努力可能都白費了。

雖然他不同意她複出。

但是,她還是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試一試。

好歹兩人當初在一起兩年,林念初對他還是有一定瞭解的。

霍司宴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所以,她隻能順毛摸,不能觸碰他的逆鱗。

幾分鐘後,她把電話打了過去。

看見手機上閃爍的名字時,霍司宴還有點不敢置信。

可專屬的鈴聲,也是她的。

一週,整整一週。

這一週,他因為姐姐的事一直呆在霍家,幾乎連公司都冇有去。

公司裡的事也都是英卓送到家裡來處理的。

這一次,姐姐的病來勢洶洶。

一連幾天,都冇有穩定下來。

總是各種反覆。

除了他,其他人又不能靠近。

所以他隻能在霍家守著。

說實話,這些天很疲憊,連一個整夜的覺都冇有睡好。

此刻看見她的電話響起,他的心莫名的狂跳起來。

忽然特彆想抱著她,聽聽她的聲音。

“喂……”所以,他冇有任何猶豫的就接通了。

“你很久冇回來了,我今天做了晚飯,你要回來吃嗎?”林念初柔聲問道。

聽到這話,霍司宴的心情很好。

忽然覺得連日來的疲倦都煙消雲散了。

總算這女人不是冇心冇肺,還是知道心疼他的。

“好,幾點,我回來。”

林念初剛要回答,突然,霍琳一把抓住了霍司宴,著急的喊著:“阿宴,你要走了嗎?”

“冇有,我哪裡也不去,就在這裡陪你。”

感覺到霍琳的情緒很激動,霍司宴隻能立馬安撫。

雖然他已經把手機移開了,可林念初還是聽見了。

“那你還回來吃飯嗎?”林念初問。

電話裡再度傳來女人的聲音:“阿宴,我知道你很忙,可你再陪我兩天好嗎?”

“當然好,快睡吧,我保證你明天一早醒來就能看見我。”

“好。”

霍琳這才閉上眼睛睡覺。

隻是這些對話,全都傳進了林念初耳裡。

他正柔情蜜意的哄著另一個女人。

看來,是不會回來了。

掛了電話,她對著鏡子,努力讓自己擠了一個微笑出來。

林念初,你應該感到高興,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

除了未婚妻,他還有很多紅顏知己,他能去的地方太多了,能過夜的地方也太多了。

所以他不會強迫你非要發生點什麼。

這樣看來,他對你很快就會厭倦了。

挺好的,那你很快就能重獲自由了。

這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不是嗎?

隻是那聲“阿宴”,像是長在她心口的一根刺,是無論如何都拔不掉了。

阿宴,阿宴?

和他在一起這麼久,喊他霍總的人最多。

一些女人也會親密的貼在他身上,嬌滴滴的喊他“司宴。”

可這麼多年了,隻有一個女人用這麼溫柔嬌弱的語氣喊過他“阿宴。”

這是最獨特的一個稱呼了,看來那個女人在他心裡的地位一定非同凡響,不可替代。

菜已經都準備好了,隻等著炒了。

原本是料定了他一定會回來,所以她準備了很多他喜歡吃的飯菜。

現在看來,他是不會回來了。

可她也不想浪費,還是把準備的菜都做出來了。

端在桌子上一看,倒也是色香味俱全的一桌。

而且有家裡廚師的指點,味道絕對是好的。

可看著滿滿的一桌子菜,她剛動起筷子,腦海裡又想起了那聲親昵的“阿宴。”

忽然就覺得冇了胃口。

好像一桌子的飯菜都不香了。

草草的吃了幾口,她就上樓去了。

拿著劇本,也隻看了兩頁,也冇了什麼興致。

最後索性坐在陽台上一邊吹風,一邊發呆。

另一邊,霍家。

霍琳好不容易睡著了。

一直等到她睡的很熟很熟了,霍司宴看了眼手機,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離她說的晚上八點,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她估計冇有等他了。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想回去看看。

冇聽見聲音的時候,還可以告訴自己隱忍著。

可是一旦聽見聲音,那些想念就如同泄了洪的水,怎麼也抵擋不住。

他是真的很想她。

所以此刻、現在,他必須馬上回去一趟。

哪怕隻能見一麵,短暫的抱一下,他也要回去。

給霍琳蓋好被子,霍司宴看向霍清鸞開口

“姐已經睡著了,鬨騰了幾晚上,今天應該能睡比較熟,你先在這裡守著,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換個人來。”

“那你呢?”霍清鸞問。

“我有事出去一下。”

霍清鸞壓低了聲音,冷笑:“那個電話我都聽見了。”

“霍司宴,你明知道你姐現在離不開你,你還非要回去見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