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想拒絕,但已經晚了。

柳雲瀟親昵的挽著她的胳膊,一副不放人的姿態。

最後,還是被她拉進了包房。

門推開,剛一進去,林念初就被裡麵瀰漫的濃濃煙霧嗆到了。

煙味鋪天蓋地,幾乎整個包廂都是味道。

她下意識的拿手在鼻尖輕輕的扇了扇,但味道太大了,幾乎冇有任何作用。

柳雲瀟笑的春風滿麵的開口,聲音嬌俏動人,猶如風鈴:“各位,看看我給你們把誰帶來了?”

聽到她的話,吃的正歡的幾個男人紛紛抬起頭看向門口。

“林念初?”

震驚的詫異聲裡,幾個男人麵麵相覷。

柳雲瀟立馬開口笑道:“是呀,我們今天真是幸運,我剛剛一出去就碰到了念念,念念曾經可是紅透半邊天的。”

“在座的幾位導演不是一直都夢寐以求找念念拍戲嗎?擇日不如撞日,這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幾個導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隨後,像是默契般,全都笑著看向林念初。

“來來來,念初美女請坐。”

“服務員,再拿一套餐具來。”

林念初頭疼的很,她想拒絕。

雖然已經做了決定要進入娛樂圈,可是這些交際應酬方麵她還冇做好準備。

以前,她最討厭的也是這些觥籌交錯,燈紅酒綠的應酬。

彤姐就不一樣了,每一次都能把這些打理的井井有條。

所以她打算複出就立馬想到了彤姐。

但現在,彤姐不在身邊,她應酬的經驗又少,被一大群人一圍,不免有些手忙腳亂。

在一桌人的盛情下,林念初根本冇有拒絕的餘地。

最後,挨著柳雲瀟坐下了。

“念念,前幾天網上的新聞都是真的嗎?你真的打算複出了?”柳雲瀟率先問出。

林念初捏緊了酒杯,思考了一會兒,點點頭。

“嗯,我還是很喜歡演戲,做一個好演員是我始終如一的追求和夢想。”

“所以是有這方麵的打算。”

柳雲瀟一聽,立馬抓住她的手,興奮的開口:“哇,念念,那太好了。”

“盧導剛剛找我約了一部戲,他一直在愁女二號的角色,總說冇有找到合適的。”

隨之,她看向桌上的男人,聲調柔軟,略帶嬌媚。

“盧導,您看,念念這不是現成的女二號嗎?”

“劇本我都看過,女二傾國傾城,而且擅長舞蹈,這一切簡直就像為念念量身定製的一樣,我看啊,您也不用找了,這角色就給念念可好?”

“您瞧,我和念念多好的關係,這部劇有了念唸的加盟,正好可以打一波姐妹情的宣傳,您宣傳費都省了,絕對是一本萬利。”

男人抿了口酒,沉聲開口。

“還是瀟瀟會說話。”

“你這幫我分析的這麼周到,讓我想拒絕都難啊!”

他手裡夾著煙,一派春風的點著頭。

隻是那雙眸子,卻落在林念初身上,格外深沉,充滿意味。

柳雲瀟當場激動的不行,連忙邀功道:“念念,真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在同一個劇組演戲了。”

話說完,她意思到了不對勁。

輕聲道:“對不起啊念念,你是不是不太高興?”

“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是演女一號的,突然讓你演女二號是有點難以接受,可是……”

柳雲瀟後麵冇說的話,林念初懂。

確實,她當年黑料纏身。

而且已經離開娛樂圈幾年了,娛樂圈更新換代的速度何其之快。

彆說她還有黑料,就算是以前紅的發紫發黑的人,隻要淡出幾年,就冇有熱度了。

何況她退出了好幾年。

“瀟瀟,不是的,我很謝謝你。”

畢竟一桌子人都是導演,林念初不想讓她下不來檯麵。

而且她也是在幫自己。

聊了會兒天,桌上很快熱絡起來。

男人在一起,無非就是兩件事,喝酒和抽菸。

房間裡依然煙氣繚繞,林念初是用所有的耐心忍受著。

可秀氣好看的眉還是忍不住蹙了起來。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聲音:“盧導,您不抽菸了?怎麼掐掉了?是不是不喜歡這個味道。”

盧橫搖了搖頭,笑著答:“冇眼力勁,你冇看見我身邊的念初不喜歡煙味嗎?”

這話一出,所有人立馬恍然大悟。

包廂裡的男人,紛紛不抽了。

要麼是扔進了垃圾桶,要麼是直接掐斷了。

“還是盧總細心。”

“必須的,盧總不僅風流倜儻,還對美女這麼溫柔體貼,要我說,像盧總這樣的男人真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要不是盧總已婚,那喜歡的小姑娘真是數不勝數。”

桌上,一片恭維和熱絡。

席間,誰的地位高,誰的地位低,也瞬間一目瞭然。

其實,林念初對這個盧導還真不太熟悉。

以前演戲,很多劇本都是彤姐先過一遍,彤姐挑了之後的本子纔會遞到她手裡。

除了演戲,她對一些人情往來一向不傷心。

加上那時有霍司宴在明裡暗裡幫她,她更不用操心。

所以除了幾個名導,其他的導演她是真的不太熟悉。

煙斷了,大家的樂趣便是酒了。

“念初,來來來,難得有這個機會,我們喝一杯。”

既然坐在酒桌上,就免不了被敬酒。

她酒量簡直差的出奇。

彆說白酒了,就是紅酒也很容易醉。

可以說根本喝不了酒。

以前霍司宴就次次叮囑,讓她千萬不要喝酒。

一喝醉後就找不到北了。

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閃過慕容泫雅生日宴的畫麵。

尤其是兩人十指緊扣,慕容泫雅傾身親吻她,她忽然覺得特彆想喝酒。

忽然覺得,醉一醉也挺好的。

至少什麼都不用想,回去就能睡一覺。

柳雲瀟見狀,連忙道:“張導,您可能不太清楚,念念酒量差,一喝就醉,要不這杯我就幫她喝了。”

張導堅持:“哎?那哪兒行,我這杯酒可是敬給念初的。”

“你想喝,我們一會再好好喝。”

被明確的拒絕,林雲瀟的笑容立馬僵在臉上。

一瞬間,伸手是錯,不伸手也是錯。

最後,隻能悻悻然的縮回手。

就在酒桌陷入一陣尷尬至極,林念初站起身接過了那杯酒。

“感謝張導抬愛,這杯酒我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