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這句話時,霍司宴的手已經放到了枕頭下麵。

手裡攥著的就是戒指盒。

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心口砰砰砰的跳了起來。

目光落在她細長白嫩的無名指上,突然變得緊張。

她的手,骨節分明,膚如凝脂,戴著這個戒指,尤其是配上這顆鑽戒,一定非常美。

特彆配她。

心裡的衝動,猶如脫韁的野馬。

捏緊了手心,他已經將戒指盒從枕頭底下拿了出來。

但就在看到她笑靨如花的臉頰上,大手一頓,又突然縮了回去。

這是一個太過普通的清晨,而且兩人還是在床上,如此的求婚太過敷衍和潦草。

雖然很衝動,但他還是要忍住。

必須要精心佈置一番。

他的念念,值得最好的。

手裡的戒指盒,又放了回去。

他伸手,剛將林念初擁在懷裡,突然手機響了,是英卓打來的。

剛將手機還給他,她自己的手機也叮咚一聲響。

推送的訊息是“霍司宴、慕容泫雅解除婚約大爆料。”

心口一顫,她立馬點進去。

是個娛樂博主,但粉絲非常多,而且爆過很多可靠的料,所以大家都非常相信他。

文章很長,洋洋灑灑大幾千字。

林念初看完,有些難受的揉了揉頭。

裡麵爆料說:霍司宴和慕容泫雅解除婚約是女方提出的,原因是她發現男方交過多任女朋友,而且所屬的圈子很開放,所以對情感不專一,非常花心。

但她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長相廝守,從一而終的愛情。

兩人愛情觀不同,為了婚後免受傷害,所以主動提出了分手。

文章後麵,還把慕容泫雅大肆誇讚了一番,說她不僅容貌佳、才華高,家世還好,更是國內巨頭慕容家的千金。

這樣的豪門千金,能有如此覺悟,勇於為自己的愛情而戰,真是新時代女性的典範。

總之,是把慕容泫雅快吹捧上天了。

後麵的評論,畫風也非常鮮明。

一派是罵霍司宴的。

“這霍總什麼眼光啊,這麼寶藏的老婆不要,我想領都領不到。”

“呸,渣男,有未婚妻了還和其他女人搞曖昧。”

當然,也有為他扛大旗的。

“話也不能這麼說,豪門裡的那點事懂的都懂,有顏有權有錢,還對你忠心耿耿的絕佳好男人,真的還有嗎?我估計是絕種了。”

下麵馬上有了回覆:“陸總不就是,典型的好老公,疼老婆、愛老婆、護老婆。不說了,下輩子我麼都組團投胎成陸總老婆吧。”

再一派就是力挺慕容泫雅的。

“路轉粉,姐姐太颯了。”

“給姐姐點讚,做了我想做不敢做的事。”

“做的好,我們女人還不能要一個忠貞不二的丈夫了?”

心口澀澀的,林念初剛要放下手機,霍司宴湊上來:“看什麼看得這麼專注,一聲不發的。”

聽到他的聲音,她下意識的想隱藏一下。

但霍司宴已經看了。

本來以為他會難受或者生氣。

但冇想到,他非常平靜。

從她手裡抽出手機,霍司宴放到床上倒扣著。

“不看了,看這個做什麼?”

林念初轉過身,主動抱住他:“如果你難受的話,我讓你多抱一會兒。”

“我有那麼脆弱嗎?這冇什麼難受的。”

“他們又是黑你又是罵你的,你真的不難受?”

霍司宴笑,篤定的開口:“不難受。”

“不過幸好。”突然,他接了一句。

“幸好什麼?”

溫柔的摸著她的秀髮,他吐出心裡的話:“幸好被黑被罵的人不是你。”

隻要不是她,他願一力承擔。

“司宴……”林念初一把抱緊了他,將頭埋在他胸前:“壞蛋,你今天是做偷心賊來偷我眼淚的對不對!我都要哭了。”

“乖,那我親一下不哭了。”

他柔軟的唇,落在她小巧的紅唇上。

但這次,並未貪戀,真的隻是蜻蜓點水般的一吻作為安慰。

林念初的心情還是不佳。

想到他被人罵,被人黑長那樣,她就難受。

“開心一點,嗯?”

“開心不起來。”

“傻瓜,你應該高興。”

“高興什麼?”她眉頭緊鎖。

“高興我惡名一出,以後就再也冇有其他女人敢靠近了,大家都自動離我三尺遠,你也不用擔心我被鶯鶯燕燕糾纏了。”

林念初被他逗笑出聲:“虧你想的開。”

見她笑了,霍司宴才問出一直在嘴尖打轉的問題:“我現在可是成功被人拋棄了,那林小姐要不要表個態,會嫌棄我嗎?”

“要是林小姐不收留我,我可就無家可歸了。”

林念初找到他的手,主動和他十指相扣,緊緊的牽在一起。

“我要。”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卻被她說的斬釘截鐵,鏗鏘有力。

這幾天,林念初一直在蜜罐裡泡著,連圈內的事都關注的少了一些。

直到阮彤給她打電話。

“念念,你和馮曼曼之間是怎麼回事?”

林念初一臉納悶:“什麼怎麼回事?我和她自從從劇組離開就冇任何聯絡了啊。”

“哦,你說的是網上那些東西啊!”

“一些公眾號向來喜歡捕風捉影,一點點小事就喜歡放大無數倍,恨不得翻個底朝天,再添油加醋的說出來。”

阮彤點頭:“這麼說你都看了?”

“嗯,但我看隻有幾個人在發,冇什麼熱度,而且也冇炒作起來,就覺得還是冷處理比較好。”

“本來很冷門的一個話題,我如果迴應了,反而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而且馮曼曼不是也一聲都冇吭嗎?”

阮彤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

“行,你自己把握著,有情況隨時和我討論。”

“對了,你提到馮曼曼我想起了一件事,微博上有人爆料她在試婚紗,拍婚紗照,還定了酒店,聽說是要和蔡品驍結婚了。”

林念初直接傻了眼,滿臉的不可置信。

“彤姐,你確定?蔡品驍都成那樣了,馮曼曼還願意嫁給他?”

“我也納悶,以馮曼曼的身份嫁給誰不好嫁給他那個渣男,真是想不開。”

“何止想不開,這簡直是有自虐的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