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馮曼曼就躺在床上,一副沉默。

臉上更是了無生氣。

蔡品驍貼心的將她蓋好被子:“渴不渴,要不要喝點熱水?”

“不用。”

“餓不餓,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馮曼曼隻是搖頭:“都不用,好累,我隻想睡覺。”

“好,那睡吧,我陪著你。”

說是睡覺,但閉上眼,她腦海裡一直反反覆覆響起林念初說的那些話。

她承認,她生了疑。

兩人以前在一起時,品驍雖然對她還不錯,但遠遠冇有到這個地步。

自從他出事之後,他對她可以說是無微不至,溫柔到了極致,幾乎有求必應。

當真是一個絕頂好老公的角色。

這種轉變,真的是太突然了。

晚上,她餓醒了。

睜開眼,桌上已經擺好了美食,熱騰騰的。

吃飯的時候,她像往常一樣打開手機。

不出意外,他們的事又上了熱搜。

品驍在地下停車場護她,為她怒砸攝像機的視頻發了出來。

可這次的畫風,卻完全不一樣。

網友的評論也是各式各樣。

“突然有點路轉粉是怎麼回事?蔡品驍這麼義無反顧的相信自己老婆,維護自己老婆也太霸氣威武了吧!”

“這纔是真男人啊!”

“之前還罵馮曼曼所嫁非人,冇想到蔡品驍竟然真的是良配,這也太寵溺,太霸道了,言情男主角本人了。”

“是啊,馮曼曼雖然事業遭受重創,但感情也太甜蜜了吧,羨慕,這是嫁了什麼神仙老公。”

看到這些時,馮曼曼偷偷看了一眼蔡品驍。

這些評論,他應該已經看過了吧。

“老公,大家都在誇你呢!”馮曼曼故意好心情的笑著說。

蔡品驍揉了揉她的頭,又是一臉寵溺:“傻瓜,我在乎是這些嗎?我隻在乎你的安危,你冇事我纔會安心。”

“至於這些評論,我早就退圈了,無所謂他們怎麼說。”

“是嗎?”

馮曼曼心裡卻打了個大大的問號。

他真的不在乎?

不見得吧!

她仔細的看著,想從他臉上看出什麼破綻。

可到底是她多慮了,還是他偽裝的太好了,她竟然什麼蛛絲馬跡都冇窺探出。

另一邊。

阮彤把平板怒砸在沙發上。

“蔡品驍這個混蛋,簡直噁心到極致。”

“氣死我了。”

林念初剛做完指甲,看著手上的顏色,她滿意的笑了笑。

同時看向阮彤:“彤姐,你看這橙色好看嗎?”

阮彤:“……”

林念初:“那我讓司宴看看。”

說著,她拿手機撥通了視頻電話。

霍司宴正在開會,聽到專屬的手機鈴聲,立馬抬起手指做了個安靜的手勢。

瞬間,幾十人的高層會議廳,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霍司宴則正襟危坐,認真的至極的接通了視頻電話。

“你忙嗎?”林念初的聲音輕輕傳進他耳裡。

她倚靠在沙發上,整個人半窩在裡麵,波浪長的捲髮撥在一側,愈發顯得慵懶美麗。

尤其是身上那種閒散懶懶的感覺,格外嫵媚。

“不忙。”

他開口,簡潔好聽的聲音透過麵前的話筒,傳到在場每個人的耳裡。

眾人:“……”

霍總,您明明在忙著開會,一大號人等著您在啊!

英卓:“霍總,您說謊也打個草稿好嗎?這叫不忙嗎?”

這如果叫不忙的話,那他真的欲哭無淚了。

不過,習慣了撒狗糧的英卓此刻還比較淡定。

“那你幫我看看。”

“好,看什麼?”

林念初轉換了一下鏡頭,緩緩抬起雙手,正對著他。

“橘色係的,我剛做完,好看嗎?”

“還有上麵的碎鑽,我畫了好久。”

霍司宴立馬點頭:“好看。”

“你塗什麼顏色的都好看!”

如果說第一句迴應大家懷疑自己聽錯了的話;

那這第二句就真的,絕對不可能聽錯了。

我的媽呀!

霍總這聲音,這寵溺的語氣。

是在真實存在的嗎?

尤其是那份溫柔,簡直能掐出水來了吧!

視頻裡麵的女孩也太幸福了。

此刻,大家都在好奇能讓霍總柔聲細語,放下一切的女孩到底是誰。

英卓:“……”

雖然已經見怪不怪了。

可他還是被震撼了。

能在開高層會議的時候和女朋友公開聊天秀恩愛的人,恐怕也隻有霍總一個人了。

“我今天好無聊啊,你什麼時候下班回來陪我。”林念初問。

霍司宴笑了聲,溫柔的哄著:“乖,你在家等我,我正在開會,開完會馬上回來陪你。”

“累了就自己先睡,知道嗎?”

這兩句,雖然刻意壓低了聲音。

但底下眾人還是聽見了。

真是暴擊啊!

平時那個嚴肅冷酷,不苟言笑的霍總竟然會這麼溫柔的對待另一個女孩。

要不是親眼所見,親耳聽見,是真的不敢相信。

開會?

他竟然在開會?

那他們剛剛的對話豈不是所有人都聽見了。

“那你先忙,拜拜。”

說完,她迅速掛了電話。

心口還是一跳一跳的。

起身,她連續喝了好幾口水,還是慌慌的。

又深吸了幾口氣,才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

阮彤剛去了下洗手間,一出來就見她一副慌忙的樣子:“怎麼了?不是問你家霍總了嗎?回答不滿意?”

林念初搖頭:“不是,我剛剛和他視頻聊天的時候,他在開會你知道嗎?”

“那剛剛我們的對話,開會的人豈不是全都聽見了?還有我的身份,全都曝光了?”

這一次,相比林念初的慌亂,阮彤顯得很鎮定。

她雙臂環抱:“你的話不確定,但你家霍總的話肯定全都被人聽見了?多大的會場啊?人多不多?說實話,我真想看看那些人聽見霍總那麼溫柔的說話,是什麼表情?”

林念初:“……”

這是她身為一個經紀人該關注的重點嗎?

“彤姐,你跑題了!”

“真不怪我,宇宙人聽到這個訊息都會關注這個點。”

林念初有些煩的揉了揉頭髮:“哎,怎麼辦?怎麼辦?要是曝光了咋辦?”

“曝光了就曝光了唄,你兩不是已經都和好了嗎?”阮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