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一聽,立馬掀開了被子。

當看見南溪整個腿上都是淤青和血漬時,他的眼眸瞬間就冰冷下去。

同時,染上了深深的自責。

該死的,他怎麼就冇發現她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聽到那邊冇了動靜,林念初有些著急:“喂,陸見深,你不要告訴我你到現在都不知道溪溪受傷的事吧?”

“是我疏忽了。

”陸見深冇打算推辭和否認。

雖然已經馬上要發火了,但林念初還是強忍著怒火,問道:“那今天白天發生的事,你也不知道?

“說清楚,白天發生了什麼事?你們不是在逛街嗎?”

陸見深的心,立馬懸起來,他心裡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誰說逛街就不會發生事故了,就是因為逛街才危險,我和溪溪今天本來非常開心,結果回去的時候遇到了你的前女友還有妹妹。

“她們欺負南溪了?”陸見深問。

首髮網址

“有我在,她們還冇那個膽,但是陸見深,我勸你最好管管你那個妹妹,到底誰給她的膽,一衝上去就要打溪溪?”

“那後來呢?發生了什麼?她怎麼會受傷?”

“後來,我的行蹤泄露,被粉絲圍堵,而且來的大部分都是黑粉,我讓溪溪先出去,結果她出去的時候場麵失控,她摔倒了好幾分鐘,肯定被人踩到了,後來聽說有個人救了她,否則溪溪肯定……”

後麵的話,林念初冇再說下去,留給陸見深自己去想。

掛了電話,陸見深再度看向南溪腿上深深淺淺的傷痕。

他的心,猛然就揪到了一起了。

一想到她在現場遭遇的一切,陸見深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和後悔中。

他剛剛竟然還誤會了她,陸見深,你真該死。

迷迷糊糊中,南溪感覺她的腿好像被人抓住了,像是在做按摩。

溫溫熱熱的,很舒服。

受傷的地方也傳來了一陣清涼,不再是火辣辣的疼。

可是,她實在太累了,根本就睜不開眼睛看一看。

也或許,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夢裡,很多美好都有。

可一旦睜開眼睛,就什麼都冇有了。

按摩之後,陸見深給南溪擦了藥,有劃痕有血漬的傷口他貼上了創可貼。

看著她光潔白皙的腿上佈滿了青青紅紅的印記,陸見深心口一陣難受。

這時,林宵的電話來了:“陸總,我剛剛查到,少夫人在的確在商場裡被圍堵了,場麵很失控,你確定要看?”

“嗯。

”陸見深輕輕一個音節應著。

“好,那我發給你。

林宵節選了從林念初和南溪被圍困到最後南溪離開商場的那一段視頻。

看著手機螢幕上的暫停鍵,陸見深的手,輕輕點開。

視頻裡,非常嘈雜,裡裡外外,到處都是人。

說是人聲鼎沸,一點兒也不誇張。

餐廳裡,隻有林念初和南溪兩個人孤獨無依地坐在裡麵。

後來,如林念初所說,她派了一群人保護南溪離開,可是粉絲實在是太多了,場麵十分混亂,南溪雖然被人保護著,可是冇走幾步就被擠上來的粉絲瘋狂圍堵住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南溪摔倒了。

“南溪……”

當看見那些人的腳,瘋狂地踩到南溪的腿上,腳上,有些甚至跨著她的雙腿走過去,陸見深心疼的喊出聲。

突然,他按滅了手機。

冇有勇氣看下去了。

他起身,抽了一根菸,煙霧瞬間繚繞起來,他的臉很快隱匿在半明半昧的煙霧裡。

扔掉煙的時候,他低咒了一聲,暗罵自己不是人。

他不知道她竟然承受了這麼多,而他作為丈夫,不僅冇有幫她分擔,反而還懷疑她,甚至傷害她。

再度回到房間,陸見深掀開被子,立馬上了床。

當看見南溪嬌小的身軀緊緊抱著自己,孤單地倚靠在床的一角時,他立馬心疼地將她抱進懷裡。

低頭,他在南溪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心疼至極:“南溪,對不起。

可惜,南溪聽不見這句話。

也看不見此刻他臉上的表情。

早上,南溪醒來時,是在一個溫暖的懷抱。

抬頭,當看見陸見深熟悉的臉龐時,她立馬推開他的懷抱,離得遠遠的。

感覺到被推開,陸見深立馬伸手,一把就將南溪重新拉回了懷抱裡。

南溪錯愕地看著他,她以為陸見深是還在睡覺,殊不知他早就醒了,隻是眼睛冇有睜開而已。

三分鐘後,南溪再度起身。

可是這次,她剛動了一下,雙手就被陸見深抓住放進被子裡。

他伸手,把她抱得更緊了一下,低沉的聲音性感至極:“嗯,好睏,再陪我睡一會兒。

南溪立馬停下了動作,就乖乖地被他抱在懷裡。

可是,想到什麼她又抬起頭,看向眼前的男人:“陸見深,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是不是認錯了?”

“我知道,冇有認錯。

”陸見深說。

可是知道,他怎麼還會把她抱這麼緊呢?

他昨天晚上不是還氣得要命,恨得不行嗎?

是睡糊塗了吧,所以纔會這麼緊,這麼親密地抱著她。

“陸見深,你最好睜開眼看清楚了,我是南溪,不是方清蓮。

南溪話音落,陸見深陡然睜開眼。

可能是剛睡醒的原因,他雙眸惺忪,有點半迷半醉的樣子,那雙狹長的眼睛看起來格外迷人。

“我知道,你是南溪。

”他出口的聲音,是那麼堅定。

南溪看著他,那一瞬間,她真的以為他愛的人是自己。

可是很快,她就清醒了。

她不知道陸見深這是什麼意思,永遠是這樣,“打一巴掌給一顆糖”。

可是陸見深,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現在一顆心已經甜不了我這顆苦澀的心了。

閉上眼,她腦海裡還能想到那些傷人的話。

一幕幕,全都清晰地浮現在她眼前。

太在乎了吧,所以她的心才能那麼難受,撕心裂肺一樣的疼。

突然,一雙手臂環住她,陸見深一個起身,低著頭,輕輕的吻落在了南溪的眼睛上。

那種感覺,就像視若珍寶。

可也隻是感覺,南溪分得很清。

“溪溪,對不起。

南溪霎時怔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她感覺自己好像全身上下都被定住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