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在哪裡?”

果然,陸見深大聲地喊了起來。

方清蓮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她笑了笑,冇有再迴應,而是徑直的掛斷了電話。

陸見深抓起手機就準備往外走,想到南溪,他又重新回到房間。

幾分鐘後,南溪從浴室出來。

見到她,陸見深立馬把手中的衣服塞給她:“去把衣服換了。

“啊,我馬上就要睡覺了,換這套衣服乾什麼?”南溪自然不解。

“你先去換,有點急事,我們出去一趟。

等兩人坐到車上,陸見深纔開口:“南溪,有件事我得如實告訴你,清蓮可能出事了。

“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和她之間再有聯絡,我不想騙你,我確實無法丟下她不管。

“自從她的腿出事後,方家已經冇有真正關心她的人了,如果我再丟下她,她可能會活不下去,而且剛剛她的情況很不對勁,我必須要去一趟。

陸見深牽著南溪的手,放在手心裡:“南溪,我不想騙你,所以你陪我一起去好嗎?”

南溪的小臉隱藏在車裡昏暗的一角,所以陸見深有點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突然,她的聲音傳來:“如果我不想去呢?”

“如果你真的不想去的話,那……”

陸見深的話還冇有說完,南溪突然伸手捂住他的嘴,搖了搖頭:“彆說,不要說,我不想知道你的答案。

是的,她怕了。

說她是個膽小鬼也好,說她軟弱也好。

這麼久了,他們之間好不容易有了一點兒溫情,她不希望因為這件事讓兩人的關係再次陷入僵局,落至冰點。

這一刻,答案已經不重要了。

南溪隻知道,她不想把他推給方清蓮,所以她願意陪他一起去。

“我願意去。

”她開口。

陸見深用力地抱緊了她,聲音幾乎顫抖:“謝謝你,南溪。

“謝謝你的寬容和理解。

其實南溪想說,不用謝。

我一點兒也不寬容,對於愛的人,我很小氣,小氣到不想和任何女人分享一絲一毫。

我答應,不是因為寬容,是因為太愛,太怕失去。

兩人很快到了方清蓮發的位置。

不知為何,走進餐廳的時候,南溪心裡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到了包廂的門口,整個包廂的門閉得緊緊的。

陸見深直接推開了門走進去,剛一進去,就看見了正趴在地上的方清蓮,痛苦地掙紮著,呻吟著。

輪椅翻了,她摔在地上,頭髮淩亂地披散在地上,她努力地伸著手,想要爬起來,但是都無濟於事。

她的身下,是一灘鮮豔的血水。

方清蓮的肚子上好像中了一刀,刀子已經拔出,正落在一旁的地麵,上麵還留著鮮紅的血滴。

她的肚子上,是一個大大的血窟窿,鮮紅的熱血就順著她的肚子往外流。

瘋狂的流著。

整個房間裡,是一片濃烈的血腥味。

南溪看著,隻覺得觸目驚心。

她剛要開口,聲音還冇說出來,陸見深已經鬆開她的手,奔向了方清蓮。

“清蓮,你怎麼樣?”

“發生了什麼?你怎麼流這麼多血?”

陸見深一邊焦急地詢問著,一邊將方清蓮抱進懷裡。

“快打120。

”他看向南溪,大聲吩咐。

南溪被眼前的場景刺激到了,她想過很多種場景,但怎麼也冇想到會是這樣。

一時,整個人都是懵的。

見她站著不動,陸見深忽然大吼道:“還愣著乾什麼?快打120啊!”

“我……”南溪看著陸見深,心口一窒。

但是很快就答道:“我馬上叫。

打了120後,南溪垂下手,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陸見深緊緊地抱著方清蓮,像抱著最親密的戀人,他不停地說著話,聲音溫柔得不像話。

他的手,一隻握著方清蓮的手。

另一隻手捧著她的臉,細細地撫摸著。

南溪看著,忍不住扯著唇角笑了笑。

那笑,蒼白而落寞。

這一刻,她們纔是夫妻,她隻是個陌生人,是個旁觀者吧。

陸見深的目光,全都落在方清蓮身上,甚至連一絲一毫都冇有分給她。

他的眼裡,隻有方清蓮的存在,恐怕早就把她拋到九霄雲外,忘得一乾二淨了吧。

至於剛剛,她在他眼裡,也僅僅隻是一個可以幫忙撥打“120”的人吧,僅此而已。

南溪看著他們,多麼伉儷情深,多麼的溫柔纏綿;

她甚至還看到了方清蓮一邊痛苦地呻吟著,一邊向她投去得意的,挑釁的目光。

說不在乎是假的。

說不難過也是假的。

可是,她能上去把陸見深搶回來嗎?

南溪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可笑的想法,她甚至想,如果此時受傷的人不是方清蓮,而是她。

是她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陸見深會像現在這樣,這麼柔情,這麼害怕嗎?

會嗎?

她不知道。

“見深,你……你終於來了,你知道嗎?我還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你了。

“對不起見深,我讓你傷心了。

”方清蓮吃力地伸著手去摸陸見深的臉。

然而,就在剛要摸上的那一刻,她的手突然狠狠一垂。

陸見深立馬抓著她的手,撫摸上自己的臉:“傻瓜,彆說了,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真的嗎?見深,你說,我會不會……會不會……”

方清蓮口中的話還冇說完,陸見深立馬嚴肅地製止:“清蓮,我不許你說那個字。

這時,“120”來了。

陸見深立馬抱起方清蓮衝向外麵。

南溪整顆心都是空的,完全冇意識到她正站在門口。

陸見深衝過來的時候,見她擋住了路,立馬大聲嗬斥道:“讓開,趕快讓開。

南溪木訥的挪開了腳步,眼睜睜地看著陸見深抱著方清蓮衝出去。

他當然不會知道,因為他衝過去的速度太快,她一下被他撞倒在了地上,膝蓋直直地磕到了桌子的角上。

頓時,鑽心的疼順著骨頭傳遍四肢百骸。

又硬又尖銳的角磕上她的骨頭,怎麼會不疼呢?

她的膝蓋,瞬間就青紫了一大片,血也流了出來。

抬頭的瞬間,她一下子就看到了陸見深。

他抱著方清蓮,頓下腳步,眼裡的目光看向她。

南溪也看向他,雖然疼,可她心裡到底有了幾分期待。

她想看看,看看他會不會為了她停下來。

會嗎?

他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