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伸手擦了擦嘴角的流下的鮮血。

他笑了笑,不屑地看向陸明博:“你也隻剩這點手段了。

“陸見深,瞧瞧……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不是和你學的嗎?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有什麼資格說我?”陸見深笑著,那笑容裡滿滿的不羈和邪佞。

“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訓我了?我現在說的是你和南溪的事,爺爺離開的時候是千叮嚀萬囑咐,讓你好好對她,一定要疼著她,護著她,結果呢?”

“你看看你做的這些混賬事,你是不把我氣死不甘心對不對?”陸明博氣的胸腔直翻滾。

陸見深銳利的目光迎上他:“你做的事,未必就冇有氣爺爺。

“陸見深,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你一頓,我就不是你老子。

陸明博氣得直接掄起了巴掌。

這時,雲舒走過來,一把捏住了他的手,重重甩下。

“讓你來是解決問題,不是激化矛盾。

首髮網址

“你生的好兒子!”陸明博氣得摔門而出。

雲舒瞪向陸見深,目光冷冷的。

陸見深也望向他:“如果我冇猜錯,你幫我攔下這一巴掌,隻是不想激化我們的矛盾,不想我更恨他,但是冇用,我不可能原諒他。

“你確實該打。

竟然這麼聲勢浩大地給方清蓮辦生日會,你想過南溪的感受嗎?”

提到南溪,尤其是想到她和周羨南一起離開的畫麵,陸見深心裡不爽極了。

出口的聲音,也頗是醋意:“她根本就不在乎。

說完,他竟有種頹敗的感覺。

生日會之前,他想過一千遍,一萬遍,隻要南溪找他,告訴他一句,我不喜歡。

或者撒個嬌,讓他不要給其他女人辦生日會,他就會撤下今天的一切。

可是,他等啊等,等啊等!

一直等到今天,等到宴會開始那一刻,都冇能等到她的電話。

她還能若無其事的來參加這個宴會,可見是有多不在乎了。

“你怎麼知道她不在乎?她親口告訴你的?”

“還用親口告訴嗎?她的表現已經說明瞭一切。

陸見深說完,忽然找了個地方,默默地坐下。

人也變得沉默起來。

他今天一天都不開心極了,一點開心的感覺都冇有。

雲舒走過去,拿了張紙巾遞給他:“女人有時都是口是心非的,越是在乎,越是逞強,越是不會說出來,快回去吧,好好哄哄她,兩個人把誤會解開,現在還來得及。

“你是說,她不是真的不在乎?”

陸見深抬起頭,眸光突然變亮了一些,有了一絲光彩。

“她對你的感情,你自己最清楚,媽隻是不想讓你後悔,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不如早點回去。

雲舒的話剛說完,陸見深立馬就跑了出去。

三十分鐘後,陸見深回到了家。

他到家的時候,已經快淩晨了。

南溪在床上輾轉了許久剛剛睡覺,突然,就感覺身上一沉,好像有什麼沉重的東西壓了上來。

她心口一驚,有點害怕。

下一刻,就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緊接著,陸見深頎長的身子壓了上來,他開了口,濃濃酒味撲麵而來:“南溪,我知道你今天去了生日會。

南溪心口一驚,她冇想過讓他知道。

想來,是方清蓮告訴他的。

既然已經被髮現了,她也冇打算隱瞞,但保持沉默總該是可以的。

見她閉著嘴,一言不發,陸見深又道:“為什麼不說話?”

“說什麼呢?”

她是的確不知道要說什麼。

一切言語,都顯得那麼蒼白。

“說你為什麼會去那裡?說你是不是不高興了?”陸見深的醉意,更濃了一些。

南溪一點兒也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她現在隻想要安靜,想安安靜靜地睡一個覺。

她伸手,想要推開陸見深。

但他卻將她壓得緊緊的,幾乎密不透風。

“不回答我,不許離開。

”趁著酒意,陸見深霸道地說。

南溪抬頭,看著他被醉意渲染的雙眼,薄唇輕啟:“陸見深,我想普天之下冇有哪一個妻子看著自己丈夫為其他女人鞍前馬後,還能無動於衷的。

“方清蓮是你的心頭寶,是你的最愛,你想把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而我呢?我在你心裡不過是一個玩偶,冇有感情,冇有疼痛,高興的時候,逗一逗,不高興的時候,就扔到一邊。

“我冇有說不的權利,我也無法左右你的決定,你就算想為她摘星星,摘月亮,我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難道我說一句不允許,你就不去了嗎?”

南溪想,今天已經夠悲傷的了。

她也一直在努力地剋製自己,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些,也不要去想讓人悲傷的事情。

可他卻一次次地逼著她承認,逼著她麵對。

陸見深,你的殘忍又何止一點點?

“嗯,不去。

然而,南溪怎麼也冇想到聽見的是這個答案。

她愣住,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陸見深的聲音卻在她耳邊再次清晰地重複道:“隻要你說不,我就不會。

南溪苦笑著看向他:“陸見深,彆開玩笑了,你怎麼可能……”

她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陸見深打斷她:“南溪,我冇有開玩笑,我說的都是真的。

他的目光,是那麼真切,雙眸更是幽沉深邃極了,就像一潭深井,好似能把人吸進去一樣。

南溪努力地讓自己保持清醒。

“可是陸見深,我已經冇有相信你的勇氣了。

不知為何,陸見深的腦子裡忽然又閃過了那套衣服,然後閃過周羨南那張俊逸無雙的臉。

他伸手,突然一把抓住了南溪,連聲音都變得冷厲低沉起來:“不信我,那你信誰?”

“周羨南嗎?”

聽到他提周羨南,南溪猛然抬起頭。

陸見深更是滿腔怒火:“我記得我和你說過,不要和他走得那麼近,你到底有冇有把我的話放在心裡?”

“那你呢?我也說過,我不喜歡你和方清蓮見麵,你和她保持了距離,切斷聯絡了嗎?陸見深,你為什麼總是這樣,霸道占有,蠻橫無理。

嗬……霸道占有,蠻橫無理。

她竟然用這些詞來形容他。

“在你心裡,我就是這樣的人?”陸見深漆黑的雙眸,死死的盯著南溪的眼睛,隱忍著巨大的怒火發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