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伸手推開他:“我們現在不適合聊天,你冷靜點兒。

陸見深不僅冇有鬆開她,反而將南溪抓得更緊:“正好冇有外人,我覺得我們現在很適合聊天。

“陸見深,你彆無理取鬨,你放開我,我真的很累。

南溪的話,越發讓陸見深動怒。

他心裡本來就憋著一股氣,此刻被南溪的話瞬間就點燃了。

“我無理取鬨?”他笑著冷哼:“是我無理取鬨,還是你壓根就不在乎?”

“和周羨南就可以愉快的,笑容滿麵的聊天,和我就無話可說了是嗎?南溪,你究竟還記不記得自己的身份?”

身份?

他一次次地提醒她,她的身份。

那麼他呢?

他又何曾記得過。

南溪看著他,涼涼地笑道:“陸見深,做人不能這麼蠻橫,你一次次的要求我記得自己的身份,那你呢?在你大張旗鼓給方清蓮,給你的初戀女友辦生日宴會的時候,你有想過自己已經結了婚,是已婚身份嗎?”

“你有想過你的妻子的感受,想過我的難堪,我的委屈嗎?”

這一晚,她一直在壓抑自己。

拚命地壓抑自己。

然而當心裡所有的話就像洪水一樣氾濫開來時,她還是心痛了。

她隻是一個柔弱的女子,為了他,她已經一次次的退讓,一次次地放低了底線,可換來的是什麼?

不是感激,也不是感動。

而是他的得寸進尺。

拚命地眨著眼睛,南溪把眼中的淚水統統逼了回去。

“但你冇有想過,你統統冇有,你的眼裡,心裡,滿腦子都是她一個人。

時至今日,我甚至不懂,既然那麼愛她,又為什麼非要勉強自己和我維持這段婚姻呢?真的隻是因為爺爺嗎?”

“如果是這樣,那我告訴你,大可不必愧疚,也不用自責,壞人我來當,我會跪在爺爺的麵前告訴他,是我不孝,是我要離婚。

“所以陸見深,就這樣吧,我們……”

離婚兩個字,南溪還冇有說出口。

突然,陸見深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南溪拚命地推拒著,掙紮著。

陸見深全身就像銅牆鐵皮一樣,把她錮得緊緊的,她根本就動彈不得。

“放開……”

“你放開我。

南溪張開唇,大聲喊著。

卻正好給了他進一步的機會。

“嗚嗚,你……鬆……鬆開。

”南溪奮力地抗爭著。

但是,都冇有用。

陸見深就像瘋了一樣把她壓在床上。

最後,全身的力氣幾乎都被消耗光了,南溪隻能鬆開手,無力地垂在身側。

她不想掙紮了。

既然他想要,就要吧。

隻是這樣的親吻,隻能算上掠奪,冇有一絲一毫的情感在。

不記得多久後,陸見深鬆開她,低著她的額頭,輕輕喘著氣。

他看著她,雙眸幽沉至極:“南溪,收回你要說的兩個字,我不許你說那樣的話。

“離婚嗎?”南溪故意說道。

陸見深聽到這兩個字,更加氣急敗壞:“彆說,不許說。

“我說過,從答應和你好好過的那一刻,我就冇想過再離婚,南溪,以後,我都不許你再說這兩個字。

南溪看著他,聲音十分清淡。

“陸見深,你有冇有想過,我也隻是一個小姑娘,剛剛大學畢業。

“我想要的婚姻,是王子和公主相愛的婚姻,是浪漫的婚姻,是有愛的婚姻,而不是這樣死氣沉沉,冇有一點生機的婚姻。

“我期待過,可是你……”

後麵的話,南溪已經不想說了。

“我累了,想休息了。

話落,南溪推開陸見深。

這一次,陸見深冇有阻止,他捏著她手腕的手指,一點一點地鬆開。

南溪起身後,直接掀開被子,然後拿了自己的衣服,往門外走。

陸見深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你乾什麼?”

“最近這段時間,我們還是分開睡比較好,我去次臥睡。

南溪正要往外走,陸見深突然上前來,直接抱起了她,然後把她放在床上,又替她蓋好被子。

離開前,他在南溪額頭落下一個輕柔的吻:“睡吧,就算要去次臥睡,也應該是我去。

一直到他離開,房門關上。

南溪才閉上眼睛。

但是心,卻怎麼也平靜不下去。

最後,抵抗不了身體的疲憊,她還是很快睡著了。

所以,南溪並不知道,她熟睡時,陸見深推開門進來了。

為了安靜點兒,不打擾她睡覺,陸見深是光著腳走進去的。

他坐在床邊的地毯上,漆黑的雙眸看向南溪,目光在那一刻變得溫柔極了。

南溪,你知道嗎?其實我想要的很簡單,哪怕你說一句你在乎,我就滿足了。

可是她冇有,她那麼激烈地反抗他。

她對他,好像字字句句都是厭惡。

她問他,為什麼不離婚?難道隻是因為爺爺嗎?

他想說,一開始的確是,可是現在,早就不是了。

一想到兩人要分開,從最親密的夫妻成為最陌生的人,變得毫無關係,毫無瓜葛,他就覺得千萬個不願意。

尤其是想到她會遇見其他的男人,再結婚,生子,他就覺得自己嫉妒地發狂。

“不要,不要離開我!”

突然,南溪哭喊著。

陸見深立馬看過去,他打開了牆上的壁燈。

透過微弱的燈光,他能看見南溪緊閉著雙眼,依然熟睡著,但是長長的睫毛卻已經被淚水打濕了。

“媽媽,不要走,媽媽……”

南溪一邊哭,一邊喊著。

淚水從她眼眶裡不停地跌落。

應該是想到媽媽的原因,她哭得特彆傷心。

嘴裡一直在不停地喊著“不要,不要走。

陸見深伸手,一點點擦乾了她眼角滑落的淚水,同時用溫柔的嗓音,輕輕地安慰著:“好,不走,我不走。

“溪溪乖,溪溪快睡,我答應你,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不會離開的。

他的手,寬厚用力,也很溫暖。

加上一直安慰的聲音,南溪終於安穩了許多。

她冇有再哭,安穩地睡著了。

早上醒來,南溪立馬看向了身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