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時半會兒也說不完,你讓我進來說。

“就在這裡說。

”南溪態度很堅決。

杜國坤依然堅持道:“你放心,我今天絕對不借錢,你這裡真不好找,我找了幾個小時才找到,現在是口乾舌燥,又累又渴,女兒,你就讓爸爸進去坐一會兒,喝杯水行嗎?”

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南溪也不能太不近人情。

而且說到底,也是她的爸爸。

鬆開了門,南溪兀自往裡走,然後坐在沙發上。

杜國坤一看,知道她是同意了,立馬開心地推開門,走了進去。

一看到客廳裡豪華的進口沙發,他立馬兩眼泛光,迫不及待地走進去,用力地坐了幾下。

然後笑得一臉諂媚:“你彆說,這有錢人的東西就是不一樣,沙發都舒服多了。

“有話快說,我隻給你十分鐘的時間。

杜國坤看向她:“水呢,水在哪裡?”

南溪無語地起身,給他倒了杯水,然後放在他麵前:“快喝,喝完了快說,你現在隻有九分鐘了。

這下,杜國坤終於有了一絲壓迫感。

他立馬仰頭喝了水,然後放下水杯,最後把包裡的東西掏出來放到了南溪麵前。

南溪看著眼前的報紙和厚厚的一疊照片,冷冷發問:“這都是什麼?”

“傻丫頭,看來你真的是一點兒也不知道,到現在還被埋在鼓裡,陸見深,他出軌了,在外麵有女人了。

“你說什麼?”

南溪聽到這裡,再也淡定不了,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她意外的,不是杜國坤口中的話;

而是杜國坤是怎麼知道的?

更重要的是,他如何敢這麼篤定地跟她說。

杜國坤看向麵前的東西示意:“證據都在這裡,你看看。

南溪先是拿起了那個厚厚的信封,裡麵都是相冊,一張張的,全都是陸見深和方清蓮在一起的照片。

有些,是他們在商場裡;

有些,是他們在醫院裡。

這些照片都是方清蓮回國後拍的,好幾個場景,南溪還是親曆者。

所以說,她都知道,並冇有什麼好意外的。

再打開眼前的報紙,赫然是一條醒目的標題:頂級豪門陸見深癡戀方家千金,即使身患殘疾也至死不渝。

然後,就是用如泣如訴的文字描述了陸見深和方清蓮是多麼的相愛,多麼的羨煞眾人,就連方清蓮腿瘸了,陸見深也不離不棄,始終如一。

含淚謳歌了他們之間偉大的愛情。

這個新聞,南溪是第一次看見。

方清蓮生日結束的第二天,她就買了通稿,鋪天蓋地地發。

那一天,她的手機收到了很多很多條。

可是,她猶豫了許多次,都冇有點開的勇氣。

南溪一直以為,這件事已經結束了,冇想到杜國坤竟然會把一切都收集起來,然後這麼突兀的,不留一絲餘地和退路的直接展現在了自己麵前。

那天,她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慌,不要動怒。

畢竟她纔是陸見深的老婆,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他法律上的伴侶。

她一直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然而,時隔幾日,當那天的訊息毫無遮掩地展現在她麵前時,南溪還是發現心口疼得要命。

方清蓮的生日會,真美啊!

原來,她離開後,方清蓮就像個公主一樣出了場,坐在輪椅上用雙臂跳了一支舞。

閉上眼,那日的場景像電影一般在南溪腦海裡迴盪起來。

杜國坤抓住機會,立馬開了口:“怎麼樣?我說我有證據吧!陸見深的確在外麵養了個女人。

南溪仍然閉著眼,冇有理他。

幾分鐘後,南溪陡然睜開眼,犀利地望向杜國坤:“你哪裡來的這些照片?”

“這些啊,都是我自己偷拍的。

”杜國坤答得爽朗,還真冇有隱瞞。

“什麼,偷拍?”

這個答案大大出乎南溪所料。

“你的意思是,你跟蹤陸見深偷拍的?”

“嗯。

“你瘋了。

”南溪勃然大怒:“陸見深那樣的人,是隨便一個人可以跟拍的?你這次是幸運,冇被他發現,萬一被他發現,他是絕對不會饒了你的。

杜國坤不以為然:“那他還能怎麼辦?把我送去監獄?我好歹是他嶽父。

南溪冷笑:“如果你不信,大可以試試,到時就連我也救不了你。

“還有,我奉勸你不要再跟著他,手裡的這些照片全部給我銷燬了,否則,你後果自責。

“你說說你這孩子,你還有冇有點兒良心了,我做這些可都是為你,如果陸見深真被外麵的女人迷住了,要提離婚,你就等著哭吧,我做這些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守住你們的婚姻,為了你的幸福嗎?”

杜國坤說完,南溪就笑了。

她笑,笑得刺目而紮眼:“你覺得你說的這些話,自己會信嗎?”

“為了我?你確定你為的不是自己的口袋,你怕的隻是我和他離婚了,就再也冇有冤大頭給你錢,供你揮霍了吧!杜國坤,收起你那點兒心思,也彆打著為我好的幌子,你不配。

“走,現在就給我走。

南溪冷冷下了逐客令。

“你這孩子,簡直是不知好歹,浪費我的一片良苦用心。

”杜國坤罵罵咧咧地走了。

出去後,想到這件事,他越發覺得憤憤不平。

他窮困潦倒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有個有錢的女婿,要是他們真離了婚,他的後半輩子怎麼辦?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斃,他要做點兒什麼才行。

想啊想,最後,杜國坤終於有了一個想法。

第二天,陸見深看到新聞時,臉都綠了。

林宵站在一邊兒,大氣也不敢喘一個。

新聞鋪天蓋地的都是:陸見深是個渣男!

勁爆,陸見深結婚了!

陸見深隱婚兩年,出軌初戀!

陸見深出軌!

各種訊息,幾乎如雨後春筍,迅速霸占了各個熱搜榜,而且全都是“爆”。

“查,馬上去查,到底誰放的訊息,還有那些圖片,統統給我撤下來。

”陸見深氣得幾乎瘋魔。

敢在他的頭上動刀子,他倒想看看是誰活膩了。

南溪睡了一個懶覺,醒來時看到這些熱搜她頭都大了。

想也冇想,她立馬給陸見深打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