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眸色微閃,替人受過,從不是她的風格。

“趕屍術源於南疆,你貴為南疆公主見多識廣,該教大家些應對的法子。”

“我冇法子。”花翎麵色蒼白,飛快搖頭:“莫要問我,頭疼!”

她蹙眉抬手按著額角,眉峰高高隆起猶如山嶽。

“六爺且先行歇息,屬下去處理!”

影一的聲音入耳,林楚聽的眸色一凝:“不可!”

語速終是比不過那人速度,林楚才掀起車簾便瞧見影一高大身軀被濃稠白霧吞噬。四下裡搖鈴銅鑼聲似停了一瞬,接下來響的更密。

咚!

再一聲,響在車旁,撕碎了夜色裡表麵薄弱的平靜。天地間浮起女子一聲尖叫,淹冇在戰馬嘶鳴中。車身傾斜,車中三人身軀紛紛朝著車尾壓去。

花翎本縮在車尾,猝不及防下被素問緊緊壓在身下。素問雖然瘦弱,然急速撞來的力道,還是壓的花翎閉了閉眼險些昏厥。

林楚身軀壁虎般貼在車壁上,幾乎與暗夜融為一體。眸色如星,靜靜注視著眼前一切。

“你……你起開!”她深呼吸嘶吼,聲音卻因呼吸不暢而支離破碎。

戰馬嘶鳴驟然消失,天地間再度陷入死寂。在憋悶的車廂裡,此番情景越發叫人難耐。

耳邊鈴鐺聲聲,有舒爽清風拂麵撩起眾人墨發,抬眼望去,馬車頂不知何時叫人給掀了。

黑黝黝一隻大掌自車頂探入,左右摸索,一把扯住素問衣襟,提起。

隻一瞬,素問消失,接下來是花翎。

車外濃霧遮雲避月,素問花翎身影隱與霧氣中無蹤跡可尋,隻能依稀瞧見近身幾條高大身軀。林楚瞧了隻一眼,眉峰便不可遏製顰了一顰。

將素問二人拉出馬車的男人著寬大一襲黑袍,周身皆散發出淡淡腐臭氣味。頭頂鬥笠遮了半張麵目瞧不清眉眼,但鬥笠邊緣垂下的明黃色符紙卻觸目驚心的可怖。

那人身軀直立四肢僵硬,雖然能動能走,行動卻並不自然連貫。

那個……不是活人!

在那手掌再度探來的瞬間,林楚身軀如燕穿窗而出。夜色朦朧,山嵐儘退,明月高懸撒一地清暉。素問與花翎被並排放在一起,狀似昏迷。

花翎微顫的身軀儘收眼底,林楚卻隻瞧了一眼,並未點破。

“這兩個,哪個是榮敏郡主?”

陰惻惻男子聲音自密林深處盪出,腳步拖遝極其沉重。黑暗裡,人影漸漸清晰。

那人身量不高,著件半新不舊青黑道袍,將一把拂塵搭在臂彎處。青白麪孔瞧上去死闆闆竟是比鬼魅還要醜陋。

暗夜中行走,那人不執燈火,卻健步如飛。

林楚眯了眯眼,這個是活人!趕屍人?!

“哪個是榮敏郡主,說!”趕屍人眯了眯眼,聲音晦澀難聽。

林楚眯了眯眼:“榮敏郡主不在這裡。”

那人抿唇,盯著她瞧了隻一瞬。

噹啷,噹啷。

攝魂鈴再起,濃霧忽降,咚咚悶響連綿不絕。

功夫不大便見數個與先前行屍一般打扮的“人’出現。

那些人行走姿勢古怪,並不似尋常人一般雙腳交替進行。而是將手臂平平展展伸開,跳躍前行速度快的驚人,隻眨眼功夫便到了趕屍人身邊。

屍臭漫天,林楚眸色一凝,眼底盪出若有似無細碎紅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