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定是老二。”

沈太醫並不待林楚答言,喃喃低語:“林老三那個性子,生不出你這樣的女兒。老二比他聰明的多,隻能是老二!”

林楚輕蹙眉心。不過一個林,沈老頭子居然能猜出這麼多?

觀他神色,他對林家的事情分明瞭若指掌。島上眾人稱他為太醫,莫非……他還真來自宮中?

“為什麼一定要是老二?”林楚慢悠悠開口,她想看看沈老頭到底知道多少:“怎麼就不能是老大?”

“那不可能!”

沈太醫堅定搖頭:“林冠儒一生並未婚配,他一個童男子,哪來的女兒?”

童男子?!

林楚心中一顫。義父曾同她說過林首輔並不是她的生父,她當時不以為然,冇想到這偏安一隅的小老頭竟知道的這麼多?

他到底是誰?可知道自己的身世?

“這你可說錯了。”林楚眸色微閃,得想法子從沈老頭口中套出更多訊息。

“我爹不但有我這麼個女兒,還有個出類拔萃的大哥。我瞧你這太醫的名號,不過如此。”

“什麼?”

沈太醫蹙眉:“你說,你爹不但有個女兒,還有個兒子?”

林楚翻白眼:“總重複彆人說過的話,很有意思麼?”

沈太醫不在意她的無理,再度攥緊了她的手腕:“你快告訴我,林冠儒怎麼會有一雙兒女?你娘是誰?你與你大哥如今都幾歲了?”

林楚眼底閃過細碎星芒,這老頭果然知道不少隱秘。

“我十九歲,大哥比我年長八歲。我娘叫做楚南青。”

“楚南青?神農聖女楚南青?!”

沈太醫神色巨震,林楚仔細注視著老頭每一絲表情變化。將他眼中晦澀與恐懼看的清清楚楚,以至忽略了一側床榻上阿嫌娘眼中一閃而逝的複雜。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沈太醫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中:“你十九歲,南青聖女在二十年前離開上京失蹤。若你在那時出生,怎麼都不可能是林冠儒的種,南青聖女當初喜歡的人明明是……。”

“是誰?”林楚心中一顫,莫非這老頭知道自己的生父?

然而,沈太醫仿若已經陷入了某種魔障不可自拔。將意識封閉在了自己的世界中,根本聽不到外界的動靜。

“至於長子?那更不可能。二十八年前,南青聖女纔剛到上京一年。”

沈太醫的眼神變得幽遠,似追憶起遙遠的美好。

“那時的南青聖女,與臻兒公主,南疆的苗姑娘以及北漠圖蘭公主義結金蘭,成了上京城內多少才子佳人思慕崇拜的對象,引得各方纔俊競相追求,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她萬不會在那時產子。等等……。”

他瞳孔一縮:“二十八年前,聖和三十六年。那一年是……。”

“丫頭。”

沈太醫猛然抬頭,再瞧向林楚時神色複雜難辨:“既然天意如此,老夫認了。從今後在這城裡,但凡有用得著老夫之處你隻管說,老夫縱死也定會護你周全!”

“嗯?”

林楚眯了眯眼:“榮國公府嫡長女章家小姐,在聖和二十八年曾產下一子。這事你知道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