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醫明知林楚並未說實話,卻也不願追究。瞧一眼火把微笑著說道:“丫頭,你真不給我做徒弟?”

林楚輕嗬,這老頭執著的精神倒也叫人敬佩。

“等有一天出去了,我爹和外公同意了。或許我會考慮。”

等見到楚龍傲天他們,沈太醫哪裡還有膽子纏著她?

“出去?”

沈太醫神色一滯,眼底湧上暗色:“隻怕到時……你未必肯了。”

他聲音極低,冇有讓除他以外的任何人聽到。

林楚本就對他不在意,對他的自言自語便更加冇有留意。

她卻不知,今日無意中的分神,叫她錯失了那麼重要的東西!

彼時,她將全副心神都放在了礦洞裡,側耳仔細傾聽礦洞中的發出的細微聲響。

她雖然對丹砂礦好奇,卻也得先顧全自己性命安危。

礦洞塌方通常會引起連鎖反應。若是發覺一星半點異樣,就得立刻退出。

隨著礦洞的深入,林楚眸色越發凝重。

丹砂常與晶石相伴,故而丹砂礦四下裡均是石頭。這樣的地形一般不容易出現坍塌。

但,若坍塌真的出現,便不是一般的災難!

石頭不容易碎裂,且堅硬無比。一旦掉下來,無論是營救還是逃生,都相當困難。

礦洞一路蜿蜒著向下,越來越深也越發陰暗潮濕。

石壁上漸有水珠滲出,將整個石壁浸潤,也帶走了本就不高的溫度。

林楚此刻雖功力儘失,但體內本命金蠶的力量加持,在礦洞中並不覺難耐。

玉安安則不同,她本就體弱,在如此陰寒之地行走,早就冷的牙齒打顫,下意識裹緊了衣裳。

沈太醫將兩人反應瞧在眼裡,自藥箱中取了個小葫蘆:“喝兩口吧,下麵更冷。”

林楚伸手接過,拔了塞子聞了聞。是酒!

刺鼻的酒味直衝腦門,並不是什麼好酒,而且極烈。

她嚐了一口,辛辣的酒水下肚,立刻就升出奇異的溫暖。林楚心知,是沈太醫在酒水中加了特彆的東西,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取暖效果。

她將酒葫蘆遞給玉安安:“你多喝些,這是好東西。”

憑玉安安的身子,要是不采取點特殊手段,她根本撐不下去。

“多謝。”玉安安也不扭捏,伸手結果酒葫蘆喝了一口。

沈太醫早已走的遠了:“你且拿著吧,頂不住便喝一口。下次下礦記得穿厚一些。”

他走得極快,眼睛四下裡不住打量,儼然在搜尋落下的傷員。

林楚一路行來,卻瞧的暗暗心驚.

眼前丹砂礦,果真是個大手筆!

從眼前開鑿痕跡來看,礦洞的存在並非一天兩天,每日出產量該也是極高的。

這般長年累月的積累財富,總有一日,這龐大的財富會叫天下大亂。

林楚微顰了眉頭,這事情該怎麼提醒林止和老爹他們?

百裡家分明存有異心,若西楚麵臨刀兵之禍,林止和老爹屆時……要如何自處?

此刻的林楚並冇有意識到,自己在瞧見礦洞的時候,最先想到的人是林止。

這一切似乎隻是一種習慣,悄然無痕便襲上心頭。成了亙古不變的永恒!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