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看得心焦,暗暗瞪了林長帆一眼。三哥,您這演技有待提高!

她故意冷下臉:“來日若是有機會到上京,還請到府上作客。叫你嚐嚐什麼叫做真正的好酒。”

“嗬。”

傳說中喜怒無常的林長帆仍舊冇有發怒,笑容似乎越發溫潤了幾分。

“你說的對,本王的酒的確一般,林姑娘果真有見地,不枉本王叫人將你請來。”

林楚聽的身軀一僵,林長帆故意咬重的林姑娘三個字讓她聽的如芒刺在背。

這傢夥,是在取笑她!

眾人的心情,則非常不美妙。

眼神在半空裡無聲交流。王爺對這女人的態度詭異的令人探究,無相渡中美人遍地,從未見王爺對誰動過心。

聽說,即便是在修羅鬼域裡頭他也冇有個丫鬟侍妾,原來……喜歡這種調調?

以後,是不是要變著法子討這位林姑娘歡心?

林楚並不去理會四下裡各人心思,隻用明豔一雙眼眸定定瞧著林長帆,似乎不敢有片刻放鬆。

“修羅王千裡迢迢將我綁來,所為何故?”

林楚很想知道,將她弄來是誰的主意。這事,三哥到底知不知道。

“雖不是本王的本意。”林長帆勾唇一笑:“但林姑孃的風采的確令在下難忘,既然相見,便希望能與姑娘共享天下錦繡河山。”

眾人目光相碰再度堅定信心,這個女人,將是他們未來努力討好的對象。

冇有人留意到,人群中的雪無依神色有一瞬的僵硬。麵孔在那一刻蒼白如紙。

“是個好主意。”

處於焦點的林楚撫掌點頭:“您的提議很叫人心動,可惜……我不能同意。”

林長帆眸色一凝。

“我必須提醒王爺一句,我已經有了心儀的對象。我們兩個雖至今尚未婚配,但我心儀之人比你臉蛋好看,比你年歲輕,比你疼惜女性。雖然你當著這麼多人向我公然表明心跡,我卻並不是水性楊花之輩,隻能狠心拒絕你。”

林長帆手指一僵,碗中酒水漾了一漾,險些灑了出來。

有心儀之人?他腦海中陡然浮現出林止絕世無雙的容顏。繼而恍然,原來如此!

難怪心狠手辣的林老大對這丫頭格外與眾不同,原因總算找到了。

“既如此,你怎麼敢與本王對飲?”林長帆眯著眼,不動聲色瞧著林楚。

小丫頭說話一點不客氣,來而不往非禮也,也得讓他這個三哥逗一逗她吧!

然而此番情景落在旁人眼中,便是全然不同的味道。

表明心跡?修羅王是這個意思!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故意將他的意思曲解成這般,還拒絕?可真敢說!

瞧瞧,王爺不是發怒了?有好戲看了!

“是王爺要與我對飲。”

林楚微勾了唇角:“感念您這一碗酒,我便也送王爺一個忠告。”

“什麼?”林長帆挑眉看著她。

“請您收回方纔的命令,並下旨從今日起,不許無相渡中任何人輕薄侮辱女子!”

林長帆挑眉,眼底帶著譏誚:“為何?”

林楚莞爾,笑容端方溫雅:“我是在幫助王爺。”

“哦?”

“無相渡中各人價值如何,王爺比我更清楚。時至今日,王爺應該還不曾將眾人價值發揮到極致,林楚打算送您一個機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