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的回答令雪無依感到意外:“知道多少?”

“並不多,不過爾爾。多為猜測。”

“你……。”

雪無依略一沉吟,眼底迸發出驚駭:“莫非蠱王寶錄在你手中!”

巫族早在世間隱遁,唯有蠱王寶錄中有隻言片語的記載。

但……那書不是蠱族至寶?林楚……橫看豎看都不似南疆人。

“蠱王寶錄並不在我手中,隻是機緣巧合下瞧見過一次。”

林楚挑了挑眉,她答應過施如海,不可對任何人提起蠱王寶錄的事情。

施如海說,蠱王寶錄牽扯到一個驚天的秘密。若是暴漏人前,將引起天下動盪。

所以,對雪無依說謊,她一點都冇有負擔。

雪無依瞧她一眼,並不打算深究。

“世人隻知神鬼門能知過去未來,卻不知天機不可泄,天命不可違。神鬼門泄漏了太多天機,必會遭到天神詛咒。終在數十年前神鬼二門自相殘殺,自此絕跡江湖。”

她微勾了唇角,笑容中帶了譏諷:“人一生最大的敵人始終是自己。天下能毀滅神鬼門的,隻有神鬼門。”

林楚眯了眯眼,神鬼門太過神秘,本就不該存於天地,被滅亡是遲早之事,她並不覺意外。

“族中長老早測算出神鬼門大劫,全因神門而起。始於斯終於斯。為避免災禍發生,便得從神門裡選一位聖女出來避禍。”

雪無依半垂著眼睫,濃密的羽睫,也無法遮擋她周身陡然迸發出的悲傷。

“聖女需為童女之身,終生不可嫁人,須得以清白之軀侍奉天神。待到尋出滅門根源,便由聖女獻祭終結,方可保族中人一世太平。”

她聲音頓了頓,才繼續說道:“我的八字與天機匹配,我爹又是神門門主,本該當仁不讓肩負起全族的重任。”

林楚挑眉,不是說雪無依是李天綬撿回家養大的孤女?

神門門主之女就有點……嚇人了!

雪無依感受到了林楚神色的變化,不以為然。

“我娘捨不得我為這些莫須有的東西蹉跎一生,最終還要為族裡白白犧牲,將我偷偷送出了神門。交托給曾為神門護法的國師大人李天師。”

“李天師在北漠站穩腳跟後,便對外謊稱我是他撿到的孤女。我也因此得意安全長大。”

“至於神鬼門,終究難逃滅頂之災。”

林楚挑了挑眉,心中一顫忽而想起個重要問題。神門聖女必須是童女,維持清白之身?

那麼阿嫌……從何而來?

“你可知神鬼門為何強大?”

雪無依瞧向林楚:“隻因,神門得天神庇佑能窺看出天下運勢。神門弟子每每能在亂世中擇明主扶持,由鬼門出手斬殺敵人。二者相輔相成,才能開創全新盛世。”

雪無依說的事情,並不是秘密。

神鬼門人不常入世,一旦入世必然天下大亂。

正因如此,能得到神門人相助,亙古便是任何一個當權者夢寐以求之事。

“早在經年之前,族中先祖便已預言西楚基業不過短短數百年。總有一日,龍脈儘毀,屆時天下必將大亂!”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