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就好死不死的,扯到太後孃娘行為不端上麵去了?

太後與人私通,這種話是能隨便說的麼?!

榮國公深深的懊悔,今天為什麼要貪圖那一點點利益,來跟這個瘋老太婆作死?

被林止點名,他隻覺五雷轟頂。

太皇太後斜睨了榮國公一眼,對他的懦弱頗為嫌棄。冷冷哼了一聲,瞧向林止。

“你莫要想著以勢壓人,哀家豈是能被你嚇住的?”她咬了咬牙:“林止,將哀家囚禁在行宮,這事你認不認。”

“認。”林止淡淡點頭:“是本座命人做的。”

什麼?

四下皆驚。

囚禁太皇太後這種事情,的確像是林止這種狠人能乾出來的。

但……這種事情你私下悄悄做也就是了,當堂公然承認是……幾個意思?

連百裡明霜都忍不住瞧了眼林止,目光中充滿憂慮。

兄長這麼直率……很容易捱打吧!

“嗬嗬。”榮國公心中緊張頓去,神色一時頗為愉悅。

“承認了,他承認了哈哈哈哈。快,快將他抓起來!侍衛呢?禁衛軍呢?”

“榮國公。”林止冷笑著瞧向榮國公:“內廷禁衛軍什麼時候輪到你指揮了?”

“我……。”榮國公打了個哆嗦,便被冷汗打濕了後背:“我冇有,彆胡說!我隻是……隻是……。”

“林止,你莫要顧左右而言他。”

太皇太後狠狠瞪了榮國公一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這麼沉不住氣!

“既然你已經認罪,自然該被問責。榮國公擔心哀家安危,纔會焦急呼喚禁衛軍上前將人犯緝拿歸案,他的心情哀家可以理解。”

“本座也理解。”

林止淡笑如霜:“但本座的話尚未說完,就如此迫不及待,難免讓人生疑。榮國公莫非是知道此事另有隱情,所以才容不得本座辯駁,一心想要將本座早點拿下屈打成招麼?”

太皇太後心裡咯噔一聲,這傢夥要乾什麼?

她對林止的口舌和手腕從來不敢輕視,他想要辯駁定然留了後手。

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再開口!

“板上釘釘的事情。”榮國公方纔被下了麵子,迫切的想要找回來,忍不住開口:“還怕你三言兩語狡辯麼?你想說什麼隻管說,反正真的假不了!”

太皇太後蹙眉:“事實便是如此,你狡辯也冇有用。太後還是儘快下令,將人犯拿下吧。”

說到最後,太皇太後的聲音已然冷凝如冰。從前怎麼冇有發現,榮國公就是個冇腦子的蠢貨!

讓林止隨意申辯?是多嫌棄自己死的不夠快?

“這不好吧。”

百裡明霜笑容端方而溫雅:“無論什麼案子,都得允許雙方辯駁。既然林宗主有話要說,總得聽人將話說完。也好叫天下臣民都知道,抓他殺他一點都不冤枉。”

“就是。”榮國公點頭:“板上釘釘的事情,任他舌燦蓮花也彆想翻出花來。”

“林止,你說吧。彆說我們這些長輩欺負你。”

林止輕嗬:“如此,多謝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