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渡中的北漠官兵都是北漠內鬥這些年的失敗者,可以說都是赫連塵的死敵。”

???“無相渡將他們網羅在一起,分明對北漠不懷好意。赫連塵又豈會與自己的敵人把手言歡?”

“三哥與無相渡關係匪淺,是你安排的?”

“並不是。”

林止搖頭:“無相渡的事情,直到兩個月前,長帆才命人通知了我。”

兩個月前?不是她第一次見到三哥的時候麼?

“這就奇怪了。”

???林楚深深瞧著林止:“你與三哥不分彼此,他那麼信任你,關於無相渡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會不同你說?”

“這問題,怕隻有長帆才知道答案。”

林楚……

你這回答等同廢話你知道麼?這麼說話很容易被打!

“無相渡可還有活口?”

林楚忽然不那麼希望無相渡中寸草不生了,有太多謎團還冇有找到答案。

赫連塵與無相渡的關係,以及百裡家在無相渡中扮演的角色,都還無解。

“你的願望怕是難以實現。”

????林止聳肩:“在你昏迷的時候,有一支神秘力量上島。將島上屠戮一空,島上的守衛教頭,無一生還。甚至連房屋樓舍,都被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

這個行事風格……

林楚心中微動,該是義父動的手。不然,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殺光了俘虜,林大美人纔不會無動於衷。

不過,任由老塵將自己帶走卻不來搶人,義父的心思也是越來越難猜了。

“莫要逼的自己太緊。”林止將唇角勾一勾:“凡事有我。”

“老塵。”林楚抬頭:“送我去龍石上寨吧。”

林止皺眉。

“鐘思,言兒他們尚生死未卜。我不能放任我的人,被人欺負!”

林止抿了抿唇,眼底帶著幾分沉思。

良久,方纔垂首瞧著她:“我陪你一同去。不許拒絕!”

最後一句暗含警告,不容置疑的強勢。

林大美人眼底冷漠而堅決,彷彿林楚隻要敢說一個不字,立刻就要帶著人回上京去。

林楚微微一笑,輕輕說道:“好。”

若是從前,她會毫不猶豫拒絕。

林止為了她,付出了許多。愛是相互的,她現在能回報他的,隻有陪伴。

能多陪些時候,便多陪些時候吧。

“你打算以什麼樣的身份露麵?”

????林止的目光在她周身遊移,繼而深邃:“你的女子身份雖然已經被諸多人知曉,想要隱藏,也不是不可能。”

“不必那麼麻煩。”林楚勾了勾唇:“順其自然挺好。你未來總不能與個男子大婚吧。”

義父說她的女兒身若是暴漏,會引來殺身之禍。但事已至此,她也不打算再隱藏。

她林楚,從來不是被嚇大的。與其讓危險躲在暗處,不知何時來咬你一口。不如主動出擊!

??她為了與自己大婚,不再偽裝自己的身份。得到這個訊息後,林止的唇角便不可遏製的勾起,笑意直達眼底。

為了儘快到達龍石上寨,鬼衛鬼史行軍速度便又再度發揮到了極致,幾乎一日千裡。

林楚也在短短幾日之間,弄清了許多事情。

當初她被花翎帶走之後,蕭隱仇姚纖纖他們,便同神廟中人發生了激烈衝突。

對方以林楚安危做要挾,逼得他們束手就擒。

再之後,他們故伎重演,以蠱蟲控製了石菲菲和鐘思,逼姚纖纖做了許多事情。

哪知因緣際會下,他與林止相遇,才能再度與林楚會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