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外男人淒婉近乎哀絕的叫聲,聽的林楚眼睛一亮精神大振。毫不猶豫掀起車簾向外觀瞧。

月色裡,陸安擋在影一身前,滿麵淒楚:“影一,我要跟你睡。”

“不行。”影一耳後生出薄紅。

“爺體恤你的傷,專門撥了馬車給你。你一個人多冷?我與你一起,正合適。”

“我不冷。”

“這林子裡有行屍,你自己一個不怕?”

“不怕。”

林楚雙眸灼灼放光,依稀聞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氣味,卻瞧的連連搖頭。

這影一,比直男還直,天都要讓他聊死了。

“好影一。”陸安扯住影一袖子不停的搖:“我那車裡有個大麻煩,你忍心看我清白的名譽就此毀於一旦?”

影一猶豫了,陸安乘勝追擊。

“想當年,我們出生入死相依為命。你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就這樣被人毀了。”

“好吧。”影一動搖了:“你不許打呼嚕。”

“好兄弟。”陸安喜滋滋攔住影一肩頭:“我知道最疼我的隻有你。”

二人相攜著去的遠了,林楚才饒有興味的咂咂嘴。真想不到,花翎作妖,反倒叫她發現了陸安和影一這一對……恩……好兄弟。難怪陸安手撕綠茶不手軟,原來……他喜歡的從來不是女人。

那另一個……她悄然打量著林止。這人比陸安不遑多讓,莫非也……

“這一路前往上京不會再生波折,最多半月後便可抵達。你最好莫要胡思亂想。”林止翻過書卷,眼眸不曾離開書本,語聲平緩清淡。

林楚:“……。”他怎知自己在胡思亂想?

“我已經好了。”林楚低頭:“就此告辭。”

“坐下。”林止翻過一頁書:“從今日起,你便住我的車中,直到痊癒。”

絕對不行!

林楚眨眼,讓這男人改變主意得……下猛料!

“花翎冒充榮敏郡主,你的主意?”

林楚語氣冷硬。蕭隱仇帶走榮敏郡主,無非是想將人送去給百裡雲笙。助他以尋獲郡主有功的名頭回京去。

花翎不但知道榮敏郡主死不了,更知道蕭隱仇真正要對付的是南疆公主。纔會第一時間冒認榮敏郡主,將她與素問置於險地!

她不是早就被林止囚禁?能從哪裡知道的訊息?

“玄鐵衛該清理了。”林楚不動如山,氣息卻有片刻冷凝。

林楚氣息一凝,所以……是玄鐵衛中出了內鬼?她與素問險些喪命,憑你三言兩語就想遮掩過去?門都冇有!

“大哥說要護我周全,不得任人欺辱。但如今,花翎還活著。”

林止瞧她一眼,眉峰幾不可見挑了挑:“南疆女帝隻有一個女兒。”

林楚抿唇,拿晶瑩一雙眼眸瞧著林止,半個字也無。

林止眸色漸漸幽深:“她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西楚。兩國大戰,冇有贏家,受苦的隻有百姓。”

林楚微錯愕,林止瞧上去從不像個憂國憂民的善人。花翎的作為更不似千嬌百寵,端莊持重的公主。

“我既碰到了她,便不能叫她在我手中折損。當然,也隻是不折損。”

這算是安慰?

林楚眸色一蕩,林止是在告訴她,隻要花翎活著,其他的事情他都不在意。

而讓一個人生不如死的法子有很多!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25我要跟你一起睡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