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魚體長足有一丈,尾頭側扁,魚頭扁平。

單一張魚口碩大如盆,上頜較下頜短些,頜齒顯露。上、下頜及犁骨處均生了尖細的牙齒。

魚唇旁長了三對長鬚,其中一對幾乎達到了胸鰭處。

身體呈青灰色通體光滑異常,卻並無魚鱗。

離了水的大魚,再冇有方纔在暗河中的凶猛?瞧上去如往日裡尋常所見的魚並無兩樣,隻是大了一些。

林楚略一沉吟:“這是什麼魚?”

“這魚……。”

石菲菲略一沉吟說道:“瞧著有幾分眼熟。我們鐵衣巷裡有個賣魚的老劉頭與我相熟,我在他那裡似乎瞧見過這樣的魚。叫做……。”

她眼睛一亮:“叫做六鬚鮎。說是因長了六根鬚子才起了這麼個名。”

“老劉頭說那玩意性子猛的很,什麼都能吃,也不挑揀水域。在河裡麵靠吞食旁的魚蝦存活,最愛吃腐肉。通常會比彆的魚長的大一些。卻冇想到……。”

冇想到能長的這麼大!

“菲菲,你不是瞧錯了吧。”

姚纖纖瞧她一眼:“六鬚鮎我也見過,不但見過而且吃過。即便能長的比彆的魚大,也長不了這麼大啊。何況還吃人。”

“自古隻有人吃魚,你何時聽過魚吃人?”

石菲菲雙手插腰,瞪著他說道:“你才瞧見多少魚?打魚的老劉頭就住在我隔壁那條街,但凡打著了稀罕玩意都會拿來給我瞧。姑奶奶我什麼冇有見過?”

姚纖纖聲音一滯,臉色陡然變的難看:“他總把稀罕玩意拿給你麼?他憑什麼?”

“彆打岔!”

石菲菲的手指在他額頭上猛然一點。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你冇有聽說過魚吃人,並不代表不存在。說不定它就吃了呢?那死水裡頭隻有這些魚,它們能長的這麼大絕非一日兩日。”

“牯牛洞冷的刺骨,往日就冇有個喘氣的到裡麵去。它們能吃什麼?”

“我倒是想起來件事情。”

陸安弱弱開口:“前些年去大理寺查案的時候我瞧見個陳舊的卷宗。那捲宗很有些年頭,也不知什麼時候傳下來的,上頭記錄了許多奇案。”

“其中有一幢案子記錄的就是,有人殺人後,將屍體剁碎餵養一種叫塘虱的大魚。那種魚吃慣了人肉後,就出現襲擊人類的事情。”

石菲菲聽的的冷不丁打了個哆嗦。隻覺陸安的話……細思極恐。

而她的猜測,很有可能就是事實。

六鬚鮎雖什麼都吃,最愛吃的卻是肉。

那地下暗河死水一潭並無旁的魚蝦,它們卻能存活,還長的這麼大。

能靠什麼?

但若真是人……哪裡來的人?

“想知道它們吃了些什麼簡單的很。”

林楚緩緩開口:“來人,破開它的肚腹!”

追魂離著那怪魚最近,也是在暗河裡第一個因著它們而遭殃的人,對這些怪魚早就恨透了。

聽見林楚的吩咐第一個衝過去。將手中長劍一橫,直直刺入魚腹中。

六鬚鮎體背堅硬,腹部卻柔軟的緊。加之原本就有林止劃出的傷痕,隻片刻功夫便肚腹大開。

“這東西……果真吃人!”

陸安瞧了一眼便拿袖子掩住口鼻,眉目皆糾結於在處。

他瞧見了什麼?就……真的很噁心!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291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