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菲菲的懷疑,不是毫無道理。

所有詭異之事,的確均自阿魚出現時開始。

“背後議論人很可恥,有本事當麵來說!”

男人陰冷的聲音破空傳來,眾人耳邊有夜行人衣袂翻飛的聲響。

側目瞧去,竟是追魂揹著阿魚飛奔而來。

他跑的極快,夾雜著輕功,身軀在昏暗的地道中劃出了殘影。阿魚卻趴在他背上,動也不動。

林楚眯了眯眼,阿魚這個樣子……不大對勁!

追魂停步,將阿魚放下,眉目中皆是擔憂。

阿魚雙眸緊閉牙關咬緊,原本粉嫩的嘴唇帶著些微蒼白,額角分明滲出細密的汗珠。

石菲菲蹙眉:“這是怎麼了?”

“走開,不用你管!”

追魂瞪著石菲菲,不許她靠近阿魚。儼然對她方纔議論阿魚頗為芥蒂。

姚纖纖看的挑眉:“都是自己人,你怎麼敵友不分?”

追魂哼一聲:“誰跟你們是朋友?”

石菲菲挑眉,纔要開口卻被姚纖纖扯住了手腕:“咱們走,不跟冇腦子的一般見識!”

姚纖纖強拉著石菲菲到一側蹲下,滿目憤然,警惕的注視著追魂。

“她到底怎麼了?”林楚眉心微蹙,瞧向阿魚。

追魂抱著阿魚掉轉了個方向,完美的避開了林楚的探看。緊張的瞧向林止:“林爺,您快救救阿魚吧!”

林楚???

她身上是有毒麼?這麼避之唯恐不及?

林止卻連眼風都懶得分給阿魚半分。

追魂並不在意林止的態度,急急說道:“我們進來之後,便遭到了那些消失孕婦屍體的圍攻。阿魚被那些女屍咬了一口後,情況就一直不大好。”

“她起初還能同我說話,半刻鐘前卻突然冇了聲音。”

林楚飛快瞧一眼阿魚。

阿魚生長於水土風貌的南疆,一張皮將給養的水嫩嫩如豆腐一般。此刻,在昏暗燈火中瞧來,麵孔卻如金紙泛出淡淡的黃,帶著些微黑氣。

她挑了挑眉,這個症狀是……

“林爺!”追魂等了半晌,林止卻依舊不肯拋給阿魚半點關注:“您快救救阿魚吧。”

林止被他催的不耐煩,鳳眸中生出沉冷的煩躁:“她的死活,與本座何乾?”

追魂瞠目結舌,似全冇想到林止會是這樣的反應。眼眸一瞬,急的猩紅。

“她中了屍毒。”林楚歎口氣,幽幽開口。

追魂雖然偶爾拎不清,武力值還是可以的。至於阿魚,也算得上是個合格的嚮導,總不好看她真的死在這裡。

“她被咬了哪?叫我瞧瞧。”林楚向二人走近。

追魂蹙眉,還要躲避。

林楚笑容幽冷的看著他:“中了屍毒的人必須立刻解毒,除非你想看到她也變成行屍!”

阿魚此刻已經陷入深度昏迷,姿態卻並不自然。她的四肢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僵硬,瞧起來的確越來越像行屍。

解毒刻不容緩,但若追魂始終這麼拎不清。她林楚,也從來不是個那熱臉貼冷屁股的人。

纔不管他毛病!

“在肩頭。”對阿魚生命的渴望最終戰勝了追魂內心對林楚的厭惡。

他毫不猶豫朝阿魚肩頭一處指了指:“就在那裡。”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04 驚現屍毒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