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冇有再說旁的,前後兩句話一模一樣,半點不差,意義卻大不相同。

先前說起時是被林止劍氣所逼。舊話重提,卻已經徹底的心悅誠服。

林止眸色閃了閃,將軟劍收回盤在腰間。

“林六爺……。”

追魂瞧著阿魚,眼底哀傷難以掩飾:“就……真的……冇有旁的法子了?”

林楚挑了挑眉,老塵還肯開口教訓追魂。這是在表示,這個人還有用?

既如此,她當然要給林大美人麵子。

林楚搖首歎息:“中毒已深,迴天乏術。”

“那……。”

追魂喉結滾動,艱澀開口:“會如何?”

“隻能死。”

林楚瞧著追魂,語氣堅韌而清冷:“要麼現在將她殺死。要麼待她變成行屍後,生不如死。”

她的眸色冷凝,燦爛如夜空裡最耀眼的星。那一雙眸子清澈如水,仿若能照見人心底的暗壑溝渠。

追魂素來冷靜,忽然瘋癲隻因阿魚是代他受過。

當初他一劍砍下行屍頭顱,是阿魚撲過來替他擋下了毒液。他愧疚,懊悔繼而生出心痛,從心底裡抗拒阿魚將死的事實。

“六爺,求您再想想法子。”

追魂聲音發顫:“阿魚才……隻有十四歲。”

他從前視生命若糞土,到瞭如今才知道,原來生命居然如此美好和珍貴。

林楚搖頭:“冇有法子。”

年齡與死亡從來不成正比。她不是起死回生的神仙,也不會給人不切實際的希望。

追魂垂首,良久抬來,眼底帶著明亮的堅韌:“不要殺了她,我來照顧她。定不會叫她威脅大家的安危,一旦……。”

他聲音略頓,深深吸口氣:“一旦發覺她有任何不妥,我會……立刻親手了結她。”

林楚瞧他一眼,冇有言語。

此刻的阿魚對於追魂來說,並不單單是一個人。而是一種責任,旁人無法取代的責任!

“但願你能言出必行。”林止緩緩開口,儼然默許了他方纔所言。

追魂咬唇:“屬下,說到做到。”

追魂將阿魚背在背上。

原本青春少艾的女子四肢繃的筆直,在他背上根本無處著力,不斷向地麵滑落。

追魂心中湧起酸澀,拿腰帶將阿魚與自己綁在一處。之後,飛快跟上眾人,繼續朝著地下走去。

昏暗的光線裡,誰也不曾瞧見阿魚微合的睫毛微微一顫。

她的眼角處滑過晶瑩一抹淚痕,彙入暗夜之中,眨眼間瞭然無蹤。

腳下的甬道極長。幸好道路兩旁的長明燈始終不曾熄滅,加上眾人手中火把,倒也能將台階瞧的清清楚楚。

多少能緩解些眾人內心的焦慮。

無邊的黑暗能令人瘋狂,何況黑暗中還潛藏著未知的恐懼和危險。這種情況下,丁點的光明,都能帶給人無儘的希望。

甬道中寂靜無聲,眾人踩踏在台階上的單調聲響便顯得異常清晰。

林楚腳步微頓,明豔的眼眸眯了眯,在道旁長明燈上緩緩掃過。

“牯牛洞人跡罕至。是什麼人,會時常來檢查長明燈?”

她的聲音極輕,像是說給彆人,卻更像詢問自己。

林止離著她最近,將她的話聽的清清楚楚。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說。

林楚唇角微勾了一勾。林大美人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看的人是真喜歡!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13 我來照顧她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