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沈茹!

雖然與楚南青擁有相同的容貌,但這個雕像卻是上一世的老沈!

這一世的楚南青久經沙場,眼底多了幾分颯爽的英氣。而在上一世,她是溫柔婉約的仙女,眼底時刻都帶著慈愛的光芒。

“南青聖女的衣裳瞧著……好生奇怪。”石菲菲端詳了石雕半晌,輕聲開口。

林楚挑了挑眉,能不奇怪麼?

老沈身上穿著的,是她上一世最喜歡的連衣裙。那是根本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產物,很挑戰當今對女子衣著的限製。

“何止是衣裳。”

林止眼底一片冷凝:“這人與楚姑姑,截然不同!”

林楚心中一顫,老塵的感知是真敏銳。

她能瞧出沈茹與楚南青的不同,源於上一世對老沈的熟悉。而老塵這才隻瞧了老沈的塑像一眼,就能分辨出二者的不同。

智商這東西有時候是真的……挺打擊人的。

“雖然不同,但她們其實就是一個人。”

林楚瞧著沈茹的石雕,眼神漸漸溫柔。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沈茹都是她最愛的母親,冇有之一。

“既然是一個人,為何裝扮氣質全然不同?”石菲菲端詳了石雕半晌,疑惑的開口。

林楚心中一顫,眼底的溫柔一瞬蕩然無存。

乍見老沈的喜悅徹底被理智取代。

楚南青的雕像能出現在牯牛洞,雖然令人意外,卻也不是不能理解。

畢竟,神農聖女楚南青,是這個時代的風雲人物,會被人頂禮膜拜一點不奇怪。

但是……無論出於什麼樣的原因,沈茹都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可是,有什麼不妥?”

林止敏銳的覺察出林楚變得冷凝的麵色。

“嗯。”林楚半垂下眼睫:“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不知道就不要解釋。”林止說道:“等知道的時候再說,不遲。”

林楚猛然抬頭瞧向林止,眼底的震驚一瞬化作釋然。

老塵從不會強迫她做任何事,與他在一起,不需要有任何負擔。

“等我想好該怎麼說,我會第一個告訴你。”她說。

“好。”林止勾唇,眼底漫出熠熠星光。

“那個……。”

石菲菲努力尋找著可以轉移的話題,她不想在冇有被嚇死的時候,先被狗糧給撐死。

“六爺,那邊似乎有房子,奴家扶您去歇歇吧。離血池遠一些,也好吃些東西。”

林楚抬眼瞧去,透過洞底薄薄的霧氣,隱約能瞧見三丈外一角屋脊。

她點了點頭。大家陷入牯牛洞已經不知道幾日了,能有短暫修整的時間,比什麼都強。

林止撥開了石菲菲的手,親自扶著林楚的手臂朝三丈外走去。

林楚側目瞧著身側天神般的男人。從前他高高在上不近人情,原來伺候人也這般的殷勤周到?

“我……是不是眼花了。”

另一壁,石菲菲忽而開口驚呼:“纖纖你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姚纖纖的聲音裡帶著顫抖:“你冇有做夢,你瞧見的一切都是真的。”

眼前近在咫尺,離著血池三丈之處佇立著一座宮殿,巍峨雄偉的宮殿。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22 前世今生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