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亦這一生從冇有如此刻一般窘迫。他仰天長嘯,聲如困獸:“瑾明,你在天之靈可瞧見了?這就是你給我生的好女兒,年紀輕輕就要逼的花家,家破人亡啊!”

林楚眸色微冷,到了這個時候還隻會指責他人。這位大駙馬真是涼薄的可以!

“爹爹。”

誰也不曾想到,花翎竟在此刻忽然跪在花亦麵前。

“翎兒今日來不過是因為想念父親,冇有想到給父親造成了這樣的困擾。柔兒向父親告罪。”

噗通。

女子的額頭緊緊貼在地麵,清脆的叩拜聲叫所有人愣了一愣。

“翎兒能見到父親和祖母一麵,此生再無遺憾。就此拜彆祖母,拜彆父親。”

言罷起身,清脆的環佩叮咚聲裡決然轉身,竟是毫不猶豫朝著廳門口走去。

“等一等。”花亦大驚,三兩步擋在了花翎麵前:“你要到哪裡去?”

花翎仰頭微笑,水潤的眼眸深處帶著幾分難以言表的苦澀和不捨:“自然是……從來處來,回去處去。”

“我不許!”花亦皺眉:“自打你出生至今我都不曾瞧見過你,才見了一麵怎麼能就這樣讓你走了?”

“兒啊,無論如何要留下翎姐兒!”花老太太急的滿麵通紅,若非行動不便,幾乎要自己上前去拉扯花翎。

“你們這兩個狗拿耗子的,非要逼死我們母子嗎?!”她眼眸猩紅,一切阻擋花家富貴財路的,都該死!

花翎眼底閃過不易覺察的快慰,神態卻柔弱淒惶:“翎兒,不想讓父親為難。一如母親當年,你不知,母親曾經也是回過上京的。”

這一句,終使花亦徹底憤怒:“這裡是駙馬府,我是這裡的主子,我說了算!”

林楚點了點頭,事態發展與她想象中相差無幾。不過,這位大駙馬可真真是無恥的很!

若冇有護國長公主哪裡能有這個駙馬?他怎麼好意思說出他是駙馬府的主子?

“時間不早了。”林楚淡然開了口:“大駙馬選好了麼?”

“你……。”

“都住口!”花老夫人沉了臉:“今日這事情便由我來做主。”

老太太一雙老眼精光四射:“雖然阿亦認下了翎姐兒,但到底是一麵之詞。今日,便先行安排翎姐兒住下,旁的事情暫且不提。”

眾人蹙眉,皆瞧向花老夫人。她忽然這麼說是……

老夫人眸色沉吟,壓下眼底精明的算計:“老身會派人將翎姐兒母親接入上京,到時候兩廂當麵對質,自然能將翎姐兒身世調查的清楚明白。若你真是我花家的血脈自然不會虧待了你,到時候你和你的母親便都由老身做主入了宗祠吧。至於公主那裡……”

她幽幽瞧向昏迷的端木言:“相信她是個明事理的孩子,今日事發突然不能接受。等來日想明白了,自不會再鬨,到底是一家人。”

花翎麵上一喜:“多謝祖母。”

林楚皺眉,老太太纔是最狡猾的狐狸!她分明是看上了南疆皇室的大樹,卻又不想失了西楚的庇護。所以打算先拖著,拖到端木言和親離開。

好處全讓她占了?想得美!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43 花老太太的如意算盤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