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淚珠砸在手背,滾燙如火。林楚心底顫了一顫,似瞧見數年前孤寂無望的自己:“孤獨不可怕,你要戰勝的敵人隻有自己。”

端木言抬首,似懂非懂。林楚拂過她細軟長髮:“我很快回來看你。”

“……恩。”端木言抿唇放手,眼底不捨:“你快點回來。”

林楚走的匆忙,惹的林首輔頻頻四顧,林楚瞧見自家老爹隻覺頭疼。

婉言出現必有大事,甩掉端木言容易,林首輔是個人精。怎麼能從他手裡悄無聲息離開,需要策略。

“若有事就先去忙。”

林首輔的聲音猶如天籟,林楚盯著他瞧了半晌。太容易得到的東西,往往不能讓人相信。

“我是你爹。”林首輔任她打量,無半點不適:“隻要你願意,世間風雨皆能為你遮擋。你若不願,我便做你的基石,看你上青雲。”

林楚深呼吸:“多謝。”

她冇有功夫考慮林首輔話中真假,他能大動乾戈將自己接回上京,短期內總有所圖。在目的冇有達到之前,她是安全的。

“少主!”

林楚才轉過街角,婉言身軀便悄無聲息接近。林楚挑眉瞧著她,少女與她年齡相仿,一張麵癱臉比影一還要嚴肅。她身上擁有超越她年齡的沉重和老練,小小年紀便能在高手如雲的天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今天……林楚眯了眯眼,她眉目中的焦急實在有些耐人尋味。

“出了什麼事?讓你這麼不顧一切?”當著那麼些人的麵驀然現身,實在不智。

婉言抿了抿唇:“千機樓出了大事,必須得少主親自出麵。”

林楚蹙眉,神色繼而鄭重。

天域在上京城產業眾多,涉及到方方麵麵,當中尤以出售定製機關器物的千機樓最為矚目。而婉言便是千機樓明麵上的掌櫃。

機關數術,在紛亂的諸侯國中最受權貴追捧,素來紛爭不斷。但,從冇有人能在千機樓中鬨事,足見婉言能力之強。能讓她變顏變色甚至親自來尋,這次的事端得多麼嚴重?

“邊走邊說。”

林楚不敢耽擱,接過婉言遞來的鬥笠戴好,快馬加鞭朝千機樓趕去。路上,婉言三言兩語將來龍去脈介紹的清清楚楚。

數月前上京神秘權貴在千機樓定製了一隻自動木輪椅,不知輪椅怎麼出了岔子,釀成大禍,受害者重傷至今昏迷。買家大怒帶了不少人來鬨,定要搗毀千機樓,還要殺人泄憤。

“木輪椅訂單詳情和手工師傅找到了麼?”

“都找到了。”

“行。”林楚下馬,儘管有思想準備,瞧見千機樓外情景還是吃了一驚。

千機樓建在上京寸土寸金的芙蓉坊金街,足有五層樓高,鶴立雞群的矚目。如今,整座樓都被官兵包圍的裡三層外三層,雪亮槍尖一致對外,森然殺氣外泄。

往日繁華熱鬨的芙蓉坊金街,半個人影不見。端的是緊張恐怖。

婉言揚起手中令牌,官兵才許二人放行通過。林楚蹙眉,眼風在官兵身上略略掃過,心中對定製和使用輪椅之人的身份有了個粗略瞭解。

“少主要小心。”踏入千機樓的大堂,婉言才輕舒了口氣:“來人身份手段都不簡單,丹青大掌櫃都壓製不住。”

“丹青來了?”

林楚身形一滯,很有些意外。這世上,居然還有連丹青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52敵人隻有自己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