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這算什麼回答!

百裡如鬆皺眉,憤怒幾乎將理智吞噬。他自記事起人人敬仰,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輕視過?

“找死!”他咬牙怒喝。

“找死,你又能如何?”林楚勾唇,笑容中生出譏誚。

她方纔雖在屋內,這人的囂張卻聽得清清楚楚。挺討厭!欠教訓!!

百裡如鬆咬牙,手指攥緊劍把,眼底生出腥紅的狠厲:“敢挑釁本公子,今日叫你死無全屍!”

劍勢如虹,捲起無邊殺意森寒。百裡如鬆唇畔勾起狂熱的興奮,仿若聞到鮮血的芬芳,那是他勝利的旗幟。

“六爺!”

陸安瞧的目眥欲裂,眼看那纖細少年就要被斬於劍下,作勢便要上前。卻被禁衛軍齊齊攔住,冷汗膩濕衣衫。

“嗬。”

千鈞一髮時,少年淺笑開口:“你敢麼?”

三字出口若鴻毛,卻仿若帶有神奇魔力。百裡如鬆手中劍堪堪停在林楚頭頂不足半寸,劍鋒的森冷直逼體膚。林楚卻不動如山,清冷眼底深處帶著輕蔑的不屑。

眾人:“……。”

百裡如鬆是什麼人?上京城裡最暴戾乖張的勳貴公子,得罪他的人統統冇有好下場。今天本以為就要血濺當場,怎麼就……停了?

就為了三個字?什麼情況!

百裡如鬆手臂僵直了半瞬,終覺屈辱,咬牙欲再度發力。

“你不敢。”林楚直視著他的眼眸:“護國公主府中無故殺人者,腰斬處死!”

少年聲音淡而冷,刺的百裡如鬆遍體生寒,手臂徹底定格在半空裡。林楚抬手,素白手指夾住森冷劍鋒一折。

叮。

一聲脆響激的所有人毛骨悚然。眾人四目相投,那把劍是被他一下子給……夾斷了?

假的吧!

禁衛軍齊齊一抖,戰意被那纖細身軀徹底擊潰。

陸安輕而易舉自人群中穿過,站在林楚半步之後,瞧向百裡如鬆:“護國長公主解甲歸田時,吾皇念其功德曾明令天下,冒犯公主者死!百裡統領,您再位高權重,大得過聖旨麼?”

百裡如鬆依舊維持著舉劍的姿勢,眾目睽睽裡早失了淩厲隻餘……尷尬。唯有咬牙撤手,惡狠狠瞧向林楚:“你是誰?報上名來!”

“林楚。”

“林楚,嗬。”百裡如鬆唇齒中生出譏誚:“我當是誰,原來是榮敏公主的入贅相公。以妻為綱,你可真給咱們男人長臉。”

鬨笑如雷,百裡如鬆積在胸口的憋屈終於找到了宣泄口,對林楚極近嘲諷。

“自然及不上百裡統領。”林楚平淡如霜:“公然在公主府中聚眾殺人,行刺榮敏公主。連禦賜的老宮人李公公都險些死在你的劍下。勇敢,無畏!”

“你胡說!”百裡如鬆額角青筋繃起:“我……我……。”

“統領。”他身邊一個三角眼的中年文士湊近,躬身說道:“我等遵皇上口諭而來,不宜耽擱過久。”

“對!”百裡如鬆眼睛一亮,經那文士提醒,瞬間抓住了到來的重點:“我是奉皇命而來,宣榮敏公主入宮。你們幾個若再阻撓,彆怪本統領不客氣!”

他桀桀冷笑:“今天就算將你們幾個都宰了,也不過是為了完成皇上的命令,不想死的,滾!”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63 找死,你又能如何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