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安聽話的拿開他的臟手,焦氏失去支撐。噗通一聲再度跌在地上,比方纔還重。

疼的齜牙咧嘴。

“不好意思啊三夫人,我手臟不能碰您,麻煩您自己起來吧。”陸安抱著膀子,幽幽瞧一眼焦氏,語聲寡淡。

焦氏氣的半死,身上的疼痛使她一時顧不得還嘴,費了大力才慢悠悠起身。

才站直了,便惡狠狠指向林楚:“你還知道我是賢妃娘孃的母親?林楚,你今天這麼對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素問呢?”林楚坐著動也不動:“素問若是少了一根頭髮,管你是誰的母親,我都可以讓她自此冇有母親!”

少年眼底的堅韌和冰冷冇有半絲溫情,嗜血的言語令焦氏驚懼,卻不肯就此服輸:“你那個相好賤蹄子,我哪裡見過?誰知道她到哪裡偷人去了,你來找我?”

“嗬。”林楚怒極反笑:“三夫人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你是不是忘記了你不止賢妃一個女兒!”

她攥住林茉雲的頭髮,將她一把提起:“你瞧瞧這是誰?”

林茉雲的麵孔遍佈鮮血,慎行司的生活早將她的精氣神磨滅,餘下乾枯萎靡的軀殼。無論從何處去瞧,都與從前的林茉雲判若兩人。

焦氏瞧了半晌才認出眼前人,眼底的驚慌反倒在瞬間湮滅:“這是誰?我不認識。”

林茉雲才從眼底生出的希望,在這一句話後碎成齏粉。

“這不是三夫人最寵愛的小女兒林茉雲麼?”林楚並不意外她的反映,饒有興味瞧向眼前一對母女。

“你胡說。”焦氏漸漸鎮定:“我女兒茉雲身受不白之冤,已經在慎行司中自儘明誌了。皇上全了她的忠義,言明不再追究茉雲的過往。你隨便弄個瘋婆子就來冒充我雲兒?你的心腸真歹毒!”

“林茉雲死了,是麼?”林楚眼底生出譏笑,踩著林茉雲的腳略略用力:“你聽到了?”

林茉雲動也不動,眼底一片死氣。

“我今天不是同你磨牙。”林楚冷冷瞧向焦氏:“我來要素問!交出素問,我還你林茉雲,殺也好留也好憑你所願。若不然……。”

噗!

飛濺的鮮血中,女子一截手指被拋向焦氏。手指細長,尚帶著不及褪色的蔻丹。骨節處殘留著夾棍受刑的痕跡,幾乎儘數碎裂。

染血的手指帶著餘溫,焦氏尖叫一聲將它扔的老遠,險些嚇得暈倒。

“林楚,你瘋了!”她的聲音尖而利,幾乎變了腔調。

“不放素問,我就將她的手指一根根削下來。三夫人當真不在意?”

焦氏胸膛劇烈起伏,幾乎被憤恨泯滅了神智。林楚是個瘋子,她真的可以為了個低劣的女人殺人。

到了這個時候她越發不能承認素問在這裡,不然還不知道她會做出多麼瘋狂的事情。

“素問不在。”思及此,她挺直了胸膛:“那個女人跟我們林家半點關係也冇有,你就算削掉那人多少手指也還是那句話。素問不在,就是不在!”

“你都聽到了?”林楚瞧向一團死氣的林茉雲:“這就是你拚命維護的爹孃呢,在他們眼裡,你連你姐姐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238 林楚是個瘋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