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軍規?!

眾人聽的悚然一驚,心底隱隱不安。在這種時候纔來頒佈的軍規,是要針對誰?

“護**編製六千人,實際到營八千,超員兩千。故而從今日起,軍營將重拾建軍初期的末位淘汰製,優勝者留。”

林楚聽的心中一動,抬頭瞧向丹青。

難怪護**能在短短數年內成了西楚的中流砥柱,橫掃千軍。

原來采用的是殘酷的末位淘汰製,從根部摒棄了所有不合格的因素。但……末位淘汰這種機製,不是她所生活的時代才衍生出的產物麼?

她心中略有些激動,他鄉遇故知。莫非護國長公主會是如她一般的異世來客?

“阿言。”林楚悄然湊近端木言:“你娘是怎麼想出末位淘汰的?”

端木言眨眨眼:“我聽李宗泰說,當年的護**中有位了不起的女軍師。娘所奉行的製度,大多都是她的主意。”

女軍師?林楚眉心微蹙。從未聽說過這樣一個人物,連護**誌中似也冇有這樣一個女子的記錄。

就……挺神秘。

“至於那個軍師的事情,我不大記得了。”端木言冥思苦想,敲了敲腦袋瓜。

“不必想了。”林楚攥住她的手指:“本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另一壁,陳教習的心情相當煩躁。

“什麼叫淘汰?”陳教習瞪著眼:“已經入了營的便是正式在編,還能再趕走麼?”

“你說的對。”丹青點頭:“不能勝任,便得淘汰。”

眾人麵麵相覷,皆從身側人眼中瞧見了頹然。

宮人們泄了氣,奴仆便是奴仆,怎麼可能給你機會翻身?

寒門子弟恍然,果真人窮誌短,冇有錢還想入軍營?

紈絝們心顫,瞧總教習的樣子,似乎不是個能隨便徇私之人。他們這些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若是較真,不得第一個被趕出去?

丹青將眾人忐忑瞧在眼裡,笑容如沐春風的和藹:“即日起,護**兩大營截止接待新營員,一應訓練皆設置競賽,考覈落後者革職。兩大營皆在競爭之列。”

所以,淘汰適用的是所有人!

“陳教習。”吳悠然仰著豬頭臉苦兮兮開口:“您倒是想想法子。”

陳教習眼珠子轉了轉,瞧向丹青說道:“老夫不讚成末位淘汰。”

“我的話尚未說完,陳教習且耐心聽。”

丹青溫聲開口:“教習也在淘汰之列。教習為師,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若不能勝任,即刻停職離營。教習成績,以學員考覈成績和學員投票打分數量為依據,按月統計。”

什麼?

眾人齊齊抬頭,居然連教習也要參與到末位淘汰中?這是要……來真的!

二營人眼眸一亮,若真如此,隻要他們肯努力是不是也能獲得出人頭地的機會?吃苦,他們從不怕!

一營紈絝們慌了。若真如此,他們一個也剩不下!吃苦,從來不行!

“陳教習,您說句話。”紈絝們以吳悠然為首,將希望儘數寄托在陳教習身上。

陳教習麵孔漲的通紅,隻覺無數目光如芒刺在背,逼的他一顆心狂跳。

“你不過是個教習,哪裡有資格製定新軍規?”陳教習抬頭挺胸指向丹青,聲音尖銳而憤怒。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273 護國新軍規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