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雖姿態閒適慵懶,眼底神色卻冷凝如冰,無半點溫情。

容安貪墨案發已萬劫不複,他卻並未如眾人想象般虛軟無力,反倒隱隱有那麼幾分釋然。這個狀態……

要麼便是還有重大案情不曾被人發現,要麼就是有什麼了不得的依仗,有恃無恐。

曹村之事,他竟如此不在意?

“既然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本官也無謂再隱瞞。”容安淡淡開口:“曹村村正發現了本官的秘密,本官為了掩人耳目便隻能殺人滅口,再放火焚屍。之後,將此事推在飛鯊堡頭上,自然萬無一失。哪裡想到卻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他幽幽歎了口氣,似追悔莫及。

“容大人怎麼不說實話?”少年軟糯清冷的聲音驟然響起。陽光下,林楚身軀直立如鬆,居高臨下盯著容安眨也不眨:“曹村並非普通村莊,乃是軍戶村。你一介書生,手下衙差不過百人,怎能悄無聲息將軍戶村上下三百餘口儘數屠戮?”

她眸色一凝:“你殺人在六日前,因何焚屍卻在兩日前?”

“這個……。”容安抿了抿唇:“下官自然有下官的道理。如今我已經認罪,你們也不必再問了。要殺要剮隻管來吧。”

“這老賊!”端木言狠狠啐了一口:“認罪這麼痛快,分明在掩蓋什麼!”

“連言兒都能瞧出來的事情,容大人以為能瞞得過誰?”林楚眼底閃過細碎冷芒:“今天你若不能讓我滿意,我就……。”

“案情已然大白,督統可以就此結案了。”一聲輕喝自院牆後幽幽盪開:“開門!”

轟隆!

一聲巨響震天,院牆轟然倒塌,四下裡騰起霧濛濛煙塵無數。

林止端坐不動,似早料到有此一招。待塵埃落定,露出影影綽綽數條身影。隻見倒塌的院牆後並排擺了三把椅子,三人著一品官服端坐,麵色沉靜肅穆。

眾人大驚,側目瞧去。

椅上三人分彆為大司馬百裡淵,大司農元修,另一人……林楚眨了眨眼,怎是教習玉子夫?他居然能同兩公坐與一處?

玉子夫瞧見林楚,朝她眨眨眼,滿麵微笑。

“宗正府問案,三公會審監聽。容安,你一小小縣令,可真是天大的麵子!”百裡淵緩緩開口,聲音一如既往冷肅而威嚴。

三公會審?!

林楚腦中靈光一閃,側目瞧向玉子夫,隻覺不可思議。那人是大司空?玉子夫居然是大司空!!!

大司空位列三公,玉氏一族在西楚世代簪纓,乃是當仁不讓的勳貴。三公並列,代表的是整個西楚朝堂。

堂堂一個大司空,怎的跑到小小一個護**去當了教習?

人心難測世界真奇妙。

玉子夫發覺她探究目光,朝她微微一笑豎起一指立於唇畔。

保密!不該說的隻當不知道!

“小止今日這差事辦的不錯。”玉子夫笑吟吟開了口:“知道安排人手將府衙院牆變的薄如宣紙,叫我們幾個老傢夥坐在外麵,也能將內裡話語聽的清清楚楚。這樣審案可是普天下第一遭,有趣有趣。”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328容大人怎麼不說實話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