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下最後一句,林楚跑的飛快。

蕭隱仇撫摸著機械手臂,唇角不可遏製的勾起。機械冰冷堅硬,他的內心卻火熱柔軟。原來,滿足開心……真的很簡單!

林楚遠遠離開營房,獨自走在四下無人的校場上。

夜色高遠,被大雨洗刷後的天空黑的驚人。月色清明,星光璀璨,捲走夏日裡令人難耐的暑燥。

林楚撿了塊乾淨的草坪坐下,將四肢儘數舒展,感受著連日繁忙後難得的閒適。

“師父,可讓我好找。”端木言跑的氣喘籲籲:“你怎麼一個人躲到這裡來了?”

林楚蜷起雙腿,眯著眼瞧向端木言:“躲得再隱蔽,還不是能被你找到?說吧,什麼事?”

端木言在她身邊坐下,愁緒爬滿如花粉麵,在眼底凝結成了糾結。

林楚單手托腮瞧著她:“什麼事,還能將天不怕地不怕的上京小魔女愁成這樣?”

“我是在為師父發愁。”端木言愁緒滿目,水眸深處一片鄭重深沉:“入夜前,榮國公府來了人非要接你過府,讓我給攆回去了。但是……。”

她聲音頓了頓,眉峰緊蹙:“但他們留了帖子,我看那意思,是硬要讓您去跟他們見麵。”

“榮國公府?”林楚瞧向端木言,那是什麼玩意?

“師父怎麼連榮國公府都不知道?”端木言撅著嘴,恨鐵不成鋼:“那是……林宗主的母家!”

林楚哦一聲,恍然大悟。她怎麼忘記了這一茬?

林止並非全無來曆的孤兒,細究他的出身,算得上響噹噹的上京勳貴世家子。

上京老一輩的人不會忘記,林止的生母章氏正是榮國公府的嫡長女。

彼時,章氏是護國長公主的伴讀。那時她們青春年少,戰爭尚未到來。上京城內外一派安逸祥和。

先帝元後病故,出身高貴的章氏在諸多勢力加持下,順理成章成為第二任皇後的人選。

然而,她卻在月黑風高的夜晚,離奇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內。

一彆經年發生了什麼冇有人知道。

直到第二年,被榮國公養在祖宅的嫡次女迴歸,帶回了章氏的牌位和一個不足一歲的嬰孩。

再之後,榮國公將章氏自宗祠除名。眾人始知,章氏竟與人在外私通,生下個身份不明的嬰孩。

榮國公將嬰孩送入寺廟,不許他認祖歸宗。嫡次女則代替長姐入宮做了皇後,新帝登基後又成了太後。

至於那個嬰孩所在的寺廟,不久後遭遇天火。寺中僧人死傷無數,嬰孩徹底消失在眾人視線內。

又數年後,林首輔風風光光將五歲的林止接回林家,認作自己的兒子。

而林止,正是被榮國公丟棄在寺廟中大難不死的那個嬰孩。

市井傳言,章氏失蹤就是為了投奔外放邊疆的林首輔。林止實際上是他與章氏的親生子。

可惜,當事者無一承認。

眾人隻知林止成年後,日益光芒璀璨,卻與榮國公府老死不相往來。

林楚淺抿唇瓣。

今日,那一家子怎麼想起給她下帖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師父若是不想去,我就拿公主的身份去回了他們。”端木言滿目堅定:“量他們也不敢拿我怎麼樣。”

“去!”林楚唇角輕勾,眼底傾瀉而出似笑非笑的冷意:“難得有熱鬨,為什麼不去?”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399 榮國公府是什麼玩意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