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林止說道:“這人是破曉老七,亦是本次縱火案始作俑者。”

破曉?!

林楚眯了眯眼,來頭可真不小呢!

四國林立前,整片大陸隸屬於大一統的大禹王朝。大約三百年前,大禹內亂,加之外族入禹,偌大王朝分崩離析。

經過近百年的混戰。

東唐,西楚,南疆,北漠四國崛起,瓜分天下。

旁的諸侯勢力,要麼被吞併殲滅,要麼交權投降,徹底消失在曆史長河之中。

但其中有極為特殊一股勢力,在鼎盛時期並未選擇問鼎天下,而是隱入山野創立了不屬於任何一方勢力的……修羅鬼域!

修羅鬼域走的暗殺,屠戮的路子。靠買賣人頭和情報賺錢。

因其強悍的戰鬥力,以及血腥殘忍的雷霆手段。四國選擇了與其共生,互不乾涉。

自此,修羅鬼域遊離於四國之外,自成一派。

又過了上百年,鬼域內部發生內鬥,分裂出了天域。

天域對外經商,短短十數年間積累出富可敵國的財富。

但,覬覦天域財富的人,總會在極短時間內離奇消失。即便鬼域精銳,亦不例外。

久而久之,天域便成了與鬼域並存的兩大江湖力量。

這兩個地域,一個屬明一個屬暗。一個正義一個邪惡,鬥了數百年,誰也無法另對方折損。

十多年前,兩域停止爭鬥,呈現出奇異的和諧共處時期。

鬼域卻再度分裂,成立黎明與破曉兩個分支。

破曉以暗夜閣為據點,經營暗殺的老買賣。門下弟子皆無名,隻按戰鬥能力以破曉老大,老二老三之名排序。

至於黎明,是比天域還要神秘的存在,除了一個名字,無人知曉他們的底細。

眾人猜測,蜚聲天下的神州商行便是黎明的手筆。也有人說黎明早就投靠了某國朝廷,成了其鷹犬。

然而,無論是哪種說法,都冇有得到證實。

如今,盒子裡躺著的,竟是鬼域破曉老七的人頭?

這個訊息就……挺令人震驚。

“你殺了破曉老七?”林楚深呼吸,瞧向林止:“以後老爹上下朝時,多派些人手保護。暗衛更不能少!”

破曉皆是亡命徒!

林止再而三挑戰他們的權威,破曉必然反撲。

她和林止,自不會懼怕修羅破曉。但……林冠儒不同。

他雖是武將出身,但戰場上的勇武是真刀真槍的明路子,與破曉的陰詭,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無妨。”林止半眯著眼眸朝盒子指了指:“盒子還有個夾層,裡麵有一封信,你也看看吧。”

林楚將視線重新落回盒子,果見夾層抽屜裡躺著封信。牛皮紙的信封並無落款,倒也乾淨平整。

信並不長,林楚一目十行頃刻便能瞧完。

“這……可信?”她抬眸瞧向林止,心中藏著驚濤駭浪。

“修羅鬼域的行事風格我並不陌生。這信,不假。”

林楚呼吸一凝,猛然想起林止幼年時曾身陷修羅鬼域。

冇人知道他與陸安影一是如何從那詭譎血腥的地方逃離昇天。但林楚相信,一切皆與運氣無關!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435破曉皆是亡命徒!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