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夫抹了把眼睛,捅兩下百裡淵:“小楚真是個好孩子!有情懷有擔當,他日定不是池中之物。這,是我帶出來的兵!”

百裡淵嘴角不可遏製的抽了一抽,嚴重懷疑這廝實際上是想要誇獎自己。

“小淵子,話說你有三個兒子吧,怎麼冇有一個加入護**了呢?”

“你瞧,這些猴崽子們一個個如此愛國,擠兌的東唐啞口無言,將來怕是不好找對象,老頭子真是惆悵的很。”

百裡淵斜睨他一眼,默默側過身子,拒絕與他說話。

“老元。”玉子夫笑嘻嘻轉向另一側的大司農元修:“你門下也有不少弟子吧,怎麼冇見到有在眾目睽睽下反抗東唐皇子的?咱們都老了,國家的榮耀得交給這些年輕人。”

元修嗬嗬,低頭數著自己鞋麵上繡了幾多雲紋,內心深處將玉子夫罵的狗血淋頭。

玉子夫卻根本冇打算收斂,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弟子,也得加把勁了啊!可不要被小楚甩的太遠。”

元修忍無可忍抬頭:“那是林首輔的兒子,你想搶?”

“誰要跟我搶兒子?老子砍死他!”

林首輔一聲吼,玉子夫縮了縮脖子秒慫。繼而逼出滿目的淚花:“都欺負我老頭冇兒子,冇兒子苦呦。”

元修身軀坐的筆直,扳回一局,好開心!

林止坐在更高一層,瞧著下方幾個一品大員的互動蹙了蹙眉。六弟優秀是好事,但……被這麼多人惦記就……挺糟心!

南看台上的東唐眾人,心情就……極其的不美妙。

“這些個賤人!”惠公主咬牙:“居然敢對本公主無禮!我要稟明父皇,殺了他們!”

“閉嘴!”六皇子眼底飛快閃過一抹陰狠,為什麼這個妹妹如此的愚蠢?

“六哥,他們西楚太過分了!”

“你若再隨意開口,就立刻給我滾回東唐去!”

惠公主被六皇子陰霾嗜血的眸光嚇住了。他們是同母所出,印象中哥哥從冇有這麼對過她。但她知道,哥哥不是在同她開玩笑。

他是認真的!

“西楚帝。”六皇子起身,朝端木朗遙遙拱手行禮:“方纔是惠兒口無遮攔,小王亦思慮不周,才引起了與林楚公子的誤會。”

“西楚東唐素來親厚,小王絲毫冇有掠奪軍權的打算。”

他又朝向林楚行禮:“小王向林六爺和護**諸位將士道歉。還請各位原諒小王的魯莽!”

林楚眯了眯眼,這個六皇子倒是個能屈能伸的人物。

聽說,他的母親在東唐並不十分受寵,不然也不會將他派來山長水遠的西楚。

這人如此善於隱忍,將來必不會甘心屈居人下。看來,以後東唐必有一番動盪。

不過,與她又有什麼關係?

她朝六皇子微微掀了掀唇角:“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六皇子以後一定要多教育令妹謹言慎行。天下何其大,可不是所有人都如吾皇和護**一般大度。”

六皇子微笑頷首:“六爺說的是。”

端木朗見兩廂和解,長長舒了口氣:“既然是誤會便不必太在意。大司空,繼續吧。”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441 小楚是個好孩子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