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明漪並不知道,她所瞧見的一切並不是林楚故佈疑陣。

不久前,林楚也麵臨了同樣的問題。她的選擇與百裡明漪完全相反——右行。

她隻用一句話,便讓整個小隊毫不猶豫與她一同踏上右行的道路。

她說:“金麪人完全有能力將大家各個擊破,但他冇有。所以,他的目的就是將我們引去某處,必然會刻意留下明顯的線索,好叫大家自投羅網。”

兩方人馬,再度錯過,踏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林楚走的極快,時間就是梅枝的生命。她不知道林中藏著的第三方是誰,金麪人的目的更不得而知。

但,那人既已出手,便不得退縮!

然而,想象中殺機四伏的危機冇有出現,右方道路平靜的叫人難以相信。

甚至連半分該叫人警惕的聲響亦不曾出現,哪怕是山林中隨處可聞的鳥獸蟲鳴。

正前方大樹下,有軀體橫陳與地。微風將那人衣袂揚起,鵝黃色裙襬如一麵鮮豔旗幟隨風翻飛。

林楚眯了眯眼,那是梅枝今日穿的衣裳。

少年身軀如燕,似一道疾風向樹下掠去。半途,卻被林長夕展臂攔下。

“有四哥在,哪輪的到你出頭?”林長夕甩甩頭髮,飛揚的眼角生出魅惑妖嬈的華彩,顛倒眾生:“不要阻礙我迷倒萬千少女的步伐!”

“迷倒萬千少女,哪輪得到你?”林楚斜他一眼,大踏步上前。

鐘思卻比他們更快,身軀劃一道殘影拂過,當先衝在樹下。

林中靜謐,女子軍靴踩踏枯枝的斷裂聲顯得尤為清晰。鐘思走至梅枝身邊,將她扶起查探,並無變故。

鐘思抬頭回望:“冇有埋伏。”

林長夕靜默退在林楚身後,眾人紛紛向鐘思梅枝靠攏。

眾人注意力皆焦灼於樹下,誰也不曾留意到,在他們距離鐘思和梅枝尚有十步之遙,半空裡透明無形的空氣,忽而如水波輕顫,泛起漣漪。

林楚蹙眉四望,四下平靜如常。她緩緩垂了眼睫,眉目中情緒半斂。她手指微動在丹田處輕拍,躁動的本命金蠶漸漸安靜。

樹下,梅枝靜靜躺在鐘思臂彎中將雙眸緊閉,唇畔掛著未乾一道血痕,身上卻並未再添新的傷痕。

林楚冷眼瞧著,麵頰上一雙秀眉緊蹙。雙眸似如旁人般關注梅枝,實則將周遭萬物儘收眼底。不敢放鬆半分警惕。

金麪人一夥將梅枝擄走,不是為了引他們過來?

他們已如願入了金麪人的包圍圈,怎的卻……不見了人影?

林楚絕不會相信,金麪人肯好端端將梅枝還給他們。

素問從荷包裡翻出嗅鹽,拔了塞子置於梅枝鼻端。

梅枝吸口氣,猛咳一聲後醒轉,眼底幽光裡帶著幾分氤氳。

隻片刻間,便徹底清醒:“六爺!”

她目光在眾人麵上飛快掃過,繼而眸色一蕩:“大家怎麼……。”語聲竟顫抖不止,眼底驚駭如不可遏製的浪潮傾瀉而出。

林楚微笑:“感覺如何?可有受傷?胸口還痛麼?”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470 請君入甕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