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服男子輕抬了指尖,一點寒芒如星,自壯漢嗓子眼冇入。

噗通。

壯漢沉重身軀倒地,巴掌聲頓止。三息之後,纔有鮮血汩汩自他嗓子眼的血洞中淌出,至死不曾瞑目。身軀仍舊維持著掌摑的姿態,漸漸僵硬。

血腥氣瀰漫開來。然而,無論是華服男子還是老和尚都各自品著手中茶水,似全冇瞧見方纔的變故。

男子眼風溫和,瞧著不動如山的老和尚:“我分明在向老師父請教佛理,您怎的隻顧談論茶經?”

“阿彌陀佛!佛理也好,茶水也罷,原本就是相同的道理。”老和尚淡笑,眉目中光芒睿智而通透:“世間一切皆在人心。我纔是萬物之根源。”

男子聲音頓了一頓,將他說的話細細品味一番才點了點頭:“多謝大師指點。”

“公子無須客氣。”老和尚緩緩合了眼眸:“天命如此,一切皆有定數!”

男子眸色微閃,隻覺他這話大有深意。不由抬眼盯著他瞧,老和尚卻隻一派雲淡風輕。

“在下有一事不解,我來了許多日,怎的都不曾瞧見廟裡旁的弟子?”男子微笑開口。

“公子來的不巧,前些日子老衲的弟子都下山化緣去了,還不曾歸來。”

男子冇有再說話,細長手指在桌麵上緩緩敲著。聲音單調冇有規律。老和尚麵頰依舊帶著淺淺微笑,不為所動。

良久,他將手指一頓慢悠悠起身:“打擾了老師父數日著實愧疚,咱們便就此彆過吧。”

“施主慢走。”老和尚雙手合十並不挽留。

男子伸手入懷取了明晃晃一錠足金出來,恭恭敬敬遞給了老和尚:“叨擾數日,這些便當做給寺廟修葺的費用吧。”

“多謝施主。”老和尚並不拒絕,伸手接過金子。客客氣氣將華服男子一行送出了山門。

待人去的遠了,才道了聲佛號,轉身掩門。

嗖。

破空一道曆響,雪亮電光將夜空劃破。鮮豔刺目的血珠子雨一般噴灑,老和尚倒在血泊中。雙目緊閉,手中沉甸甸的金子咕嚕嚕滾落了滿身的泥濘。

嗖。

另一隻沾了桐油的火箭霍呼而至,老和尚倒地瞬間便在周身燃起了沖天烈焰。下一刻,點點飛火流星般箭矢自四麵八方射來,千年古刹瞬間毀於一旦,火光沖天。

此情此景,竟是與另一座遙遠山頭上的情景一般無二。

方丈身死,古刹毀於天火,人與物瞭然無痕。足金二十兩並非用作修葺古寺,而是要重新再立一座新廟。

不多不少!

半山腰的涼亭中,男子遙望著亮如白晝的山頭,不疾不徐開口:“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漆黑的眼底深處,有冰冷而殘忍的光芒悄然而至:“老和尚,你莫要怪我!若有不甘,便祝我旗開得勝。待我功成名就之時,定為你塑金身永享香火膜拜!”

“公子,接下來怎麼辦?”涼亭裡,黑衣人悄然而至。

男子沉思片刻勾唇一笑:“這一次,我親自去會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