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從軍營回來,會好好治療林小五。”

林楚的聲音合著夜風送出極遠,更深露重的暗夜冷意逼人。少年身軀在戰馬上顛簸不曾回頭,身後除了李天綬再冇有旁人。

李天綬掏了掏耳朵,盯著眼前風馳電掣的少年背影,唇齒邊生出溫和到詭異的笑容。

兩匹戰馬一路疾馳,趕在城門關閉的最後一刻出城。

城牆下,林楚勒馬回身觀瞧。

勁風如舞,扯動大旗迎風招展。垛口處依稀折射出守城卒盔甲和兵器的鐵器冷光,月色清輝下瞧的人齒冷。

她閉了閉眼,深呼吸。一切,都是表麵功夫,哪有半點大戰將至的緊迫?

赫連歧若真的進了上京,對內憂外患的上京來說,絕對是一場致命的災難!

李天綬好奇,手搭涼棚,瞧向她注視的方向,忽而勾了唇角。

“小楚,老夫夜觀星象,發現你紅鸞星動,姻緣可成。”他捋著花白的鬍鬚,搖頭晃腦讚歎:“不錯,不錯。”

林楚嘴角一抽,險些從馬背上跌下。半眯了眸子掃一眼喜滋滋的李天綬,眼底生出危險的光。

“瞧見那顆星了麼?”

李天綬指了指天上一顆明亮的星:“那一顆星中含有你的氣韻,在它的周圍緊隨的另一顆星是紫微星。紫薇本為帝星,卻晦暗不明,隻為映襯你的光華。”

林楚聽的滿頭黑線,大敵當前,神棍什麼的能收斂些麼?

“不過麼……。”李天綬捋了捋鬍鬚:“你的命魂之星半明半暗,星象之詭異,老夫平生首次瞧見。且紫薇伴星多為鳳命,你卻是個男子。如此怪異的星象老夫一時,竟無法參詳。”

林楚起先聽他胡謅並不在意,陡然聽聞鳳命兩字,心底狠狠一顫,眸色繼而淩厲。

“我掐指一算,老天師最近將有血光之災,怕是性命堪虞。”她聲音冷冽如冰,眼底較之暗夜更加深沉。

李天綬哦了一聲,滿目興味:“小楚也能通天命?那你可知破解的法子?”

“嗯。”林楚淡淡開口:“閉嘴可解!”

李天綬……

這是多嫌棄他聒噪?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駕!”

林楚一聲輕喝如雷,戰馬似離弦之箭飛奔而去。

“你等等我。”李天綬大驚失色,夾緊馬腹追趕:“老頭子一把老骨頭,可禁不起這麼顛。你倒也體恤下我老人家。”

林楚:“……。”

“你準備調多少兵馬入府?赫連歧老奸巨猾詭計多端,你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林楚:“……。”

“聽說你們護**與彆的軍營不同,有女兵。能多尋些漂亮溫柔的女兵來麼?老頭子五行就缺個溫柔賢淑又漂亮的女弟子!”

林楚瞧他一眼,那人笑的眉飛色舞。花白的鬚髮在夜風裡飄飛,似風光霽月縹緲的仙。

但說出來的話就……

她將眉梢輕挑:“再說半句廢話,就給我滾回去!”

李天綬:“……你這麼對老人家說話是不對的。”

“請你滾回去!”

林楚眸光如刃,較之夜色更寒涼。李天綬深吸口氣,默默吞回喋喋不休。一張麵孔緊繃著,滿腹委屈。

人家還不是為了緩解你內心緊張焦慮的情緒?

不識好人心!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