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挑眉瞧向李天綬手裡掌心大小的漆黑石頭。石頭常年被李天綬把玩,早磨平了棱角成瞭如雞蛋般圓潤的形狀。

其上包裹著盈盈珠玉之光,即便更深露重也難掩其光華。

在她的時代,隕石並非稀罕物,林楚本不在意。可纔要拒絕,忽覺丹田處生出滾燙如火的觸感,本命金蠶莫名躁動,隱隱似被仙石吸引,大有破體而出向仙石靠攏的趨勢。

“這東西我要了。”林楚不及細想,將隕石自李天綬手中搶過,在丹田處晃了晃,丟入到袖帶裡。

本命金蠶感受到隕石的存在,漸漸平複。隻餘一抹溫暖,為林楚驅散初春暗夜的寒。

李天綬砸了砸嘴,眼睜睜看著林楚:“這可是我曆儘千辛萬苦才尋來的寶貝。”

“恩。”林楚點頭:“辛苦了。”

李天綬眼巴巴瞧著林楚裝好了石頭,隻覺肉疼。還當她會體恤他的不容易,將石頭還給他。

誰知……這就是個強盜!

刺啦刺啦!

裂帛聲響斜刺裡傳來,打斷了李天綬傷春悲秋。側目尋向發聲處,卻見林楚正蹲在方纔死去的男人身邊,素白一雙小手攥著男子衣衫,用力扯開。

“你在……乾什麼?”李天綬瞪大眼,隻覺滿目驚駭。

“脫衣服。”林楚手指靈活,頃刻將男人外衫剝了個乾淨。

李天綬……

他不瞎!瞧不出她在脫衣服?脫一個不久前欲對她不軌的男人的衣服?!

林楚將男人外袍丟向李天綬:“穿上。”

“不要!”

李天綬皺眉:“這麼臟,這麼臭,這麼……。”

話未說完,林楚已經剝了另一男子的衣衫穿好。半眯著黝黑的眼眸斜掃向他,眼底盪出幾分戾氣。

“快穿!不然,自己滾回上京!”

李天綬打量著林楚:“你……是要假扮他們?”

“嗯。”林楚。

“不行。”李天綬搖頭:“此行太過凶險!”

“倒是有個安全妥帖的法子。”林楚半眯起眼眸,意味深長瞧向李天綬:“還請老天師替我算算,將你送給赫連歧,我能得到多少賞賜?”

“你……。”李天綬氣息一凝,對麵少年眼底的眸光如鷹隼般銳利,讓他心底猛顫:“這種玩笑,並不好笑。”

“老天師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

她周身氣勢逼人,冷沉的氣息在暗夜裡憑添出幾分難耐的寒。李天綬牙齒輕顫,完全猜度不出林楚的心思,不由將衣衫攏了攏,脊背生寒。

“我同你一起去!哪怕刀山火海九幽地獄,我都陪你一起去,還不行麼?”

“嗯。”林楚一臉早知你會如此的淡然。

“走吧。”她飛快抹一把死屍旁鮮血,塗抹在麵頰,再將頭髮打散朝李天綬勾勾手指:“你揹著我。”

“為什麼。”李天綬皺眉:“我可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

讓個老年人揹著你個身強力壯的,你的良心不會痛麼?

“我的衣裳被鮮血浸透,若行走自如,你當柔然軍都是傻子?”

李天綬抿唇:“我的衣裳似乎也有血跡!”

林楚瞧他一眼:“你想讓我揹你?也行!”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