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綬才生出些許欣喜,便聽到少年清冷無波的聲音在耳邊淡淡說道。

“老天師仙風道骨,說話行事中氣充沛,為人光明磊落不善掩飾。為了讓重傷逼真,該在你身上,造出與衣裳血跡相符的傷痕出來。”

“不必。”李天綬打了個哆嗦,堅定搖頭:“你剛纔的安排極其巧妙,我很讚同。”

“那你身上的血跡如何解釋?”林楚斜睨著李天綬,眼神戲謔。

“我揹你的時候,被你身上血跡沾染。”

“很好。”林楚滿意的朝他張開手臂:“走吧。”

李天綬咬了咬牙,眼前少年長了一張好皮相,心卻是黑的!

方纔連殺兩人乾淨利索,半點不手軟。

他毫不懷疑,她說要給自己一刀,就一定會給一刀!

這外表柔弱纖細的少年,心性手段半點不亞於林止。

待到李天綬靠近,林楚將手中血水也在他麵頰上胡亂一抹,隨手將他髮髻扯亂。李天綬認命的乖覺,隨便林楚折騰。

他雖上了年紀,力氣卻也大的驚人,加上林楚瘦弱,行走並不覺艱難。

“咱們朝哪走?”

“山穀中隻有一條路,隻管往前走,莫回頭。”

“你有什麼計劃?”李天綬將腳步放緩,這問題很重要。

林楚執意深入敵營,他們兩個身後卻並無援軍!

想要對付陰險狡詐的柔然王赫連歧,不得有個周詳的計劃?既然是同伴,計劃什麼的很應該共享。

林楚唔一聲:“計劃麼……並冇有。”

李天綬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是他聽錯了還是她說錯了?這麼危險的舉動居然……冇有計劃?!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林楚不疾不徐,氣定神閒:“總能想到法子。”

李天綬深呼吸:“你知道麼,這世上有一種人行事魯莽,卻勇往直前。這樣的人,要麼是英雄,要麼就是……瘋子。”

言罷,李天綬壓下深深的無力感,徹底閉上了嘴。

他再挑不起與林楚交談的**。同樣是人,為什麼有的人生下來,就是專門來把彆人坑死的?

林楚亦冇有言語,清麗的眼眸將周邊地形儘收眼底。背後手指輕彈,指甲蓋大小的蜘蛛自她指尖飛出,跌入到黝黑的地麵上,消失無蹤。

山穀中的道路很平坦,也並冇有機關和暗卡,功夫不大便走到儘頭。

眼前崇山峻嶺拔地而起,險峻而挺拔。似被一把利斧劈做兩半,隻留一線天。

林楚隻覺山嶺頗為眼熟,細看之下心中一動。這一路,竟走到西山深處來了?

眼前的山穀似是被老天爺的鋒銳遺忘之處,突兀的形成個極寬敞的平原。芳草萋萋,花木叢生。

原本柔美恬靜的所在,因拔地而起的軍營,莫名增添了幾分冷冽的殺戮之氣。

赫連歧倒是會選地方!

此地,地處偏僻,易守難攻。也難怪世人對他遍尋不惑,連宗正府都無功而返。

“到了。”林楚低聲開口。

“到了!”李天綬應和:“我要……入營了。”

林楚將手指一縮:“好。”

李天綬吸口氣加快腳步,下一刻,男子一聲哭嚎響徹雲霄。

“快來人,救命啊!”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