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唇角微勾,眼底波瀾不驚的淡然:“遠走上任,何必氣勢驚人?微服出巡,體察民意亦是極好的。”

她在心裡暗暗歎口氣。

低調什麼的從不是她的風格,這麼做不過是為了耳根清淨。

林大美人比孔雀還高傲,妥妥的霸總一枚!

讓他知道自己的自由,是建立在她自薦收拾夔州爛攤子的基礎上後,怒火能直接炸了整個宗正府。

與其與林大美人的暴怒正麵剛,不如……躲遠點!

“你們都聽好了。”林楚的目光淡淡自高談闊論的商客身上移開,眼底悄然閃過細碎星芒。

“今夜無論發生什麼,隻管睡覺。天塌下來,也不許理會!”

眾人……

這是幾個意思?

“晚上……。”林長夕挑眉,桃花眼中一片瀲灩的流光:“是有架要打麼?”

素問眯了眯眼:“許打殘到幾分?”

“咳。”林楚腳下一個趔趄,險些跌倒:“天塌下來也不許理會,懂?”

眾人還待細問,林楚已緩緩起身,將鞋底在地麵上搓了搓,挑起些土熄滅篝火。

“時辰不早了,散會,都去睡!”

盯著她來去如風的背影,穆亦文狠狠歎了口氣:“傳道受業解惑,六爺你凡事說一半留一半,吾輩心痛噫。”

穆亦霜狠狠敲他一個爆栗:“不會說話就閉嘴,聖人都要被你給氣死!”

蕭隱仇拍拍屁股起身:“散了散了,睡覺睡覺。聽六爺的,不會錯。”

轉瞬間,林楚營帳一方歸於沉寂。

早在三日前,他們一行就到了夔州府,卻始終不得入城。

夔州府城門緊閉,外有重兵把守。對此舉的解釋,隻有城牆上貼著的一張告示。

說的是柔然王赫連歧潛入兩江行省,為防細作混入夔州,即日限製外鄉人往來通行。

除非持有天樞軍大帥彭誠特批的手諭。

不巧的是,彭誠近日偶得風寒,以至於纏綿病榻,任何人都見不到他的麵。

夔州府外三裡處的小樹林,就成了外鄉人們的聚集地。

每日裡除了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喝酒罵人之外,無所事事。

林楚持有朝廷調令,完全可在夔州府暢通無阻的進出。卻不知為何,她瞧了一眼告示,樂滋滋領著人也在林子裡紮了營。

旁人問她用意,隻說是微服私訪,體察民情。

“啊!”

夜半時分,月明星稀。寂靜的夜色,被沖天一道淒厲殘酷撕破,驚醒了所有人。

“六弟小心!我去外麵瞧瞧。”

林長夕睜眼翻身,鞋也顧不上穿,飛快衝向帳篷邊緣。

才湊到了帳篷邊,便聽到外麵腳步聲急促而紛雜。

之後,一聲尖叫,響徹雲霄。

“救命啊,殺人了!”

帳中眾人儘數驚醒,但見營帳外火光沖天,人影穿梭不斷。間或有溫熱猩紅液體噴灑而下,柔軟人體倒伏,四肢舒展橫陳,漸至僵硬。

“怎麼回事?”石菲菲皺眉,手指摸上一側寶劍:“這是動上了手?誰和誰?”

林楚打了個哈欠,隻調整個姿勢讓自己躺的更舒服:“無論誰和誰都與咱們無關。躺下,安心睡。”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