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菲菲聲音一頓:“……哦。”

眾人嘴角狂,抽,這麼亂,睡得著?

再瞧那人說到做到,將身子一擰,真就麵朝裡閤眼睡了。

這一夜紛亂,這一夜卻也寂靜!

營帳內外成了決然不同的兩方天地。生與死,地獄與人間,隻薄薄一道門簾阻隔。

眾人震驚於賬外的廝殺,不能閤眼。

一個個和衣而臥手不離刃,唯有林楚全不在意。

事實如她所料,屠殺並未波及到他們的帳篷。

後半夜,四下漸漸恢複平靜。

停了殺戮,斷了呼號,止了哭聲。

甚至連風聲亦半絲不聞。

亂的極致終成了眾人期待的靜,卻也令人越發不安。

眾人身軀如同烙餅,輾轉翻騰,滿腹焦躁。

唯有林楚,姿態閒適,一覺天明。

天光大亮,挑簾而出時,營帳外已是人間煉獄。

腳下泥土褐的發紅,已被昨夜鮮血浸透。一腳踩上去能拉起粘膩血紅的絲線。微風過處,腥膩的味道令人作嘔。

林楚眉峰微挑緩步而行,對遍地殘缺的屍體視而不見。不用看她也知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昨夜篝火邊罵的痛快的幾人,全在這裡。

“嘶。”林長夕狠狠吸了口冷氣,桃花眼朝身旁幾個女子掃去:“你們女人還是回帳篷裡待著吧,這情景實在有些恐怖。”

女子柔曼的身軀自他身邊擦過,將他遠遠甩在身後。

“一刀斃命,乾淨利索。看起來不似山匪所為。”鐘思蹲在地上,狠狠皺著眉頭。

“這個傷在頸動脈,凶手一刀將動脈砍斷,至失血過多,死亡過程不超過三息,冇受什麼罪。這個……”素問一雙冷眸淡淡掃過腳下死屍,緩步向下一具進發。

石菲菲皺著眉頭,砸了砸嘴眼底滿是嫌棄:“刀從後心入,一下貫穿,居然逃跑?嗬。”

梅枝麵色發白,卻也並未退縮:“這些都是普通百姓,行腳商人。被人拿著刀來砍,逃跑纔是正確的反應吧。”

“說的也是。”穆亦霜頷首:“天底下可不是人人都如咱們護**一般勇武。”

眾男人……

忽然感覺被無視了是怎麼回事?女子膽小,害怕血腥是誰說的?

現在的女人都這麼可怕麼?

“居然還有人活著?”

正前方忽有驚歎聲傳來。腳步聲響,數條身軀緩緩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自營帳後踱出。

林楚抬眸,瞧見為首者是個二十出頭的男人。

那人麵如冠玉,一雙眼睛大而圓,眼底較之常人濕潤。似帶著幾分氤氳,瞧上去總似精神不濟。

他唇色極深,泛出微微的紫。

這樣的麵容……林楚蹙眉。瞧起來總覺哪裡不大對勁。

“少……。”

男人身後一黑臉大漢才說了一個字,他便輕瞥過眼眸。分明是大而無神的雙眸毫無意識的一瞥,卻叫五大三粗一個汗子狠狠打了個哆嗦。

之後,那人鼻尖上滲出了細密的冷汗。飛快低下頭,道一聲:“公子。”

少……什麼?

林楚眯了眯眼,試圖從黑臉大漢無意中泄漏的一個字,來推測出眼前男人的身份。

少爺?這人並不似普通大宅裡,無所事事的紈絝。

少東家?瞧他穿戴氣質絕不是商賈。

少將軍?那人眼底無神,內力全無,不似軍人。

少什麼……

不得要領!

“公子。”黑大漢的頭顱幾乎垂到胸口:“林子裡隻這幾個活口。”

“嗯。”男子點頭:“那便殺了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