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半眯著眼眸,眼底泛出細碎紅芒。

這人何方神聖?提起殺人輕描淡寫,你當與人喝茶聊天?

“想殺我們?”石菲菲嗬嗬笑:“好的很!姑奶奶這幾天正憋悶的難受!”

穆亦文眼睛一亮:“終於可以打架了!”

穆亦霜點頭:“許你打個過癮。”

素問冷著臉,眼底卻閃過一抹興奮:“梅枝,你身子弱躲遠一些,莫要噴到身上血!”

梅枝認真點頭:“好!”

林長夕桃花眼中生出嫌惡,幽幽歎息:“真要打麼?我不喜歡打架,不喜歡殺人。但……更不想死。所以,還是你們死吧!”

蕭隱仇桀桀怪笑,機械手臂哢哢作響,在人群中隨意點了點:“那幾個根骨不錯,回頭不要跟我搶屍首。”

鐘思一言不發,抱著劍將林楚擋的嚴嚴實實。

不過片刻,殺機儘顯。

人人眼底均無懼意。細瞧,分明藏著幾分期待。便如暗夜中的狼,忽然聞見了血腥。

蠢蠢欲動。

病弱男子眯了眯眼,將麵前眾人一一打量。最終定格在林楚身上。眼底漸漸生出幾分鄭重:“你……。”

“駕!”

他纔開口,忽聽身側官道上傳來急促馬蹄聲響。抬眼瞧去,隻見煙塵滾滾,居然來了數量龐大的一支隊伍。

林楚蹙了蹙眉,頗有些意外。

這些人刀槍明亮,盔甲整齊,行動如風。

竟是……軍隊!

“夔州府典史方佩在此!所有人放下兵器,速速就擒!”

馬隊中,當先一人麵似重棗,唇線緊繃,不苟言笑。

林楚眸色如霜,漸漸冷凝。

城外屠殺在昨夜,動靜極大,火光沖天。

直到今日一早,天光大亮才從城裡來了軍隊。

到底來的算早還是晚?

“去。”方佩抬手指向人群:“將所有人綁了!”

“誰敢!”

鐘思冷著臉,一聲低喝挽起袖子衝在林楚身邊。眼底皆是冷冽的殺意。

林楚身邊眾人皆聚攏了來,將林楚圍在當中。

“方大人。”病弱公子緩步上前,朝方佩略略頷首,淺笑開口:“路經此處不及拜會,還請見諒。”

方佩肅然的麵孔,在瞧見病弱公子的瞬間陡然變了臉色。忙拱手行禮:“少……。”

“方大人”病弱公子開口,恰打斷方佩言語:“在下尚有要事在身,可以走了麼?”

方佩神色越發恭謹:“公子請。”

“多謝。”

病弱公子領著自己手下大搖大擺揚長而去,無一人攔阻。

林楚眸色漸漸幽深,繼而顯出一抹瞭然。又是那一句少……

能在夔州府來去自如,能讓堂堂夔州典史畢恭畢敬。這樣年歲的年輕人,普天下可冇有幾個!

“將這些賊寇速速綁了!”

待病弱公子轉身離去,方佩麵上的恭敬一掃而逝。蹙眉揚聲下令。

病弱公子卻在他一聲令下後,再度迴轉了身軀:“方大人,敢問一句,因何要將這些人緝拿?”

方佩冇想到他去而複返,卻也隻略略愣了半瞬,繼而對答如流。

“下官今日巡查至此,驚見血案滔天。現場隻這幾人形跡可疑,自然要將他們帶回城中查問。”

“嗬。”鐘思冷笑:“莫非剛纔被你放走的那些,不是人?”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