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元彬不歡迎她,設計讓她做庾史,再吩咐人夜燒糧倉。

他的本意不過是小懲大誡,隨意燒掉一丁點的糧草,再以最小的損失來將自己趕走。

不成想有人借了他的東風,釀成一場大火。

那夜瞧見他時,他眼中的憤怒很真切。他的憤怒並不僅僅是對她,大約更恨的是他自己!

與那日相比,今夜纔是關鍵!

她願意給伍元彬一個機會,卻不能冒險!唯有將他關在庾司,再由林長夕和鐘思共同看著,才能萬無一失!

這一夜有驚無險。

林楚瞧一眼身後浩浩蕩蕩的糧隊,長長舒口氣。

“小六。”林長夕身軀如風,自樹冠飄落。聲音中帶著與他性格不符的鄭重:“前方一裡處設有路障,咱們過不去了。”

“交糧也有人阻攔?”穆亦文眨眨眼:“那感情好,直接拉回去便是。”

穆亦霜斜睨著他:“你拉回去試試?”

穆亦文縮脖子秒慫:“我……我嘴賤,我錯了。”

穆亦霜:“哼!”

林楚將目光從那對活寶移開,瞧向林長夕:“原因?”

林長夕搖頭:“不肯說。”

“走吧。”林楚眉目半斂:“去瞧瞧。”

功夫不大,便見盔甲明亮一隊人馬立於道旁。人人手中刀槍出鞘,嚴陣以待。

林楚朝鐘思使個眼色,鐘思會意打馬上前。

“夔州府庾司衙門前來送糧,麻煩各位兄弟將路障搬開放行。”

鐘思素來神情冷冽淡漠,嗓門又大。這一嗓子直衝雲霄,端坐在馬上,氣勢驚人。

天樞軍軍卒先是一驚,待瞧清楚來的不過是個家將,便將麵色沉了:“大帥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天樞大營。滾開!”

鐘思皺眉:“我們來送糧。”

“送糧怎麼了?”軍卒朝她翻白眼:“饒是天王老子來了,冇有大帥的命令也得等著!”

林楚靜靜聽著,不動聲色。

彭誠在兩江行省隻手遮天,傳言誠不欺人。

今日被攔在路障外的不止有他們,道旁還挺著不少車隊。雖眾人麵色皆焦急,卻無一人敢與天樞軍爭論。

“若是誤了交糧時辰,那幫孫子還不定得怎麼刁難!”穆亦霜怒火中燒,低聲咒罵。

“霜霜,你說臟話?”穆亦文驚著了,瞪著大眼難以置信瞧向穆亦霜。

穆亦霜梗著脖子:“怎麼了?”

“好聽。”穆亦文喜笑顏開:“霜霜說什麼都好聽。”

穆亦霜瞥他一眼,滿目擔憂瞧向林楚:“六爺,要不咱們闖過去?”

“我們是斯文人。”林楚唇角含笑,眼底悄然閃過細碎紅芒:“凡事,得有禮貌。”

她側首喚過石菲菲,在她耳邊一陣低語。

石菲菲丹鳳眼挑了挑,滿目都是瀲灩的光輝:“瞧好吧。”

妖嬈女子堆著滿臉嬌媚的笑,將柔軟腰肢舒展了走向鐘思。身軀一扭,便將鐘思給撞在了一邊。

“這小哥哥,我們這一路舟車勞頓的來走了好遠的路。實在累的慌,腿都走酸了,你就忍心叫我們這麼一直等著?”

石菲菲一句話說的百轉千回,脆若鶯啼。一雙眼兒半眯著媚如絲,唇色飽滿而紅潤,似沾了露珠的櫻桃,叫人忍不住便想要撲上去,咬一口。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