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敢。”

林楚眉峰輕挑,生死蠱的折磨,不是隨便什麼人能夠承受的。

善言不是鋼筋鐵骨。

“你如此精明,誰能將你誆上山?”林楚瞧向林長夕:“你也到了留仙村?”

“留仙村?那是什麼?”

林楚瞧著林長夕,眼底瞭然。

林長夕上山的途徑與她不同,看來靈犀宮布在青陽城周邊的暗樁,不止留仙村一處。

若是靈犀宮與青陽城暗中勾結,那夔州府之戰就……

“我來這裡,是因為瞧見了一個人。一路被他引到了青陽山。”林長夕半垂著眼睫,未等林楚在詢問,徑自開口講述。語氣裡有幾分頹敗和憤恨。

“我懷疑,他早就發現了我的行蹤。才特意將我引來,困在山上。”他說

“一個人?”林楚挑眉:“靈犀宮主?”

“不是。”墨林長夕搖頭。

“美人?”

“也不是。”

林楚摩挲著下顎,這就奇怪了。

“若不是美人,也能勾逗的你身處險境不知補救?”

林長夕白她一眼:“你四哥我可是為國為民的大英雄,有智慧,有擔當!在你心裡成了什麼人了?”

林楚嗬一聲,都被人框上山而不自知。果真好有智慧!

“我知道這山很詭異,卻不得不來。因為我瞧見那人是……。”林長夕抬頭,桃花眼眨也不眨盯著林楚,眼底生出慎重與擔憂:“那人就是丹青。”

林楚心中一顫,下意識辯駁:“不可能!”

她與丹青自幼一同長大,兩人對彼此都瞭如指掌,丹青怎會與靈犀宮主扯上關係?

他如今該遠在上京,絕不可能出現在青陽山!

“嗬,你對那小白臉倒是比我這親四哥都信任!”林長夕扯了扯唇,咬了咬牙:“早在大營裡我就瞧出來你們兩個關係不一般。他總與你眉來眼去,絕不是好東西!”

林楚皺眉:“口下留德!我與丹青隻是朋友,情同兄……弟。”

“說你與彆的男人情同兄弟,你考慮過你親四哥的感受麼?”

林長夕抿了抿唇,桃花眼中盪出危險暗沉的流光:“你捫心自問,自打你回到林家,我們哥幾個,哪個不是對你掏心掏肺?你卻始終隔著一層,倒是同那個非親非故的親厚異常。”

林長夕狠狠蹙眉:“你有事,哪一回兄弟幾個不是赴湯蹈火全力支援?倒是那個丹青,表麵上像是對你不錯,但有他在的場合,那次不是將你置於險地?”

林楚撇他一眼,林長夕的情緒有些微激動,如玉的肌膚上泛起淡淡嫣紅。

她深呼吸:“我與丹青相知相交多年,他曾陪我走過我幼時最艱難的歲月。無論你們怎麼看他,我信他。”

四下靜了半瞬,微風輕拂,吹動萬春枝頭的桃花簌簌作響。

林楚瞧了眼隨風而動的桃花,抬手理了理腮邊碎髮。繼而笑望向林長夕:“四哥,無論我與丹青什麼情分,自也不會影響咱們林氏一脈血肉親情,我……謝謝你。”

“同我客氣什麼?”林長夕抬手,揉了一把林楚的頭髮,眼神繼而平和:“我們是一家人,本就該同氣連枝相互扶持。彆人我管不著,有我林長夕一口氣,定會護你活的安康!”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