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傷哪了?重不重?”

林楚深呼吸,冇好氣白他一眼:“從那麼高被人砸下來,你覺得呢?”

幸好坑不是太深,不然就不是隻斷兩根肋骨的事情了。

“對不起。”

密道裡光線昏暗,花亦瞧不清林楚全貌,隻依稀瞧出她雙眉緊鎖,越發手足無措。

“我冇想到會讓你受傷,我……我瞧你跳下來,便想著下來救你。我……。”

“花大人,你想救我?”林楚輕笑,意味不明:“我誠心誠意感謝你,希望永遠冇有下一次。”

這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幸好天地昏暗,花亦熏紅的麵頰冇有被林楚瞧見。不然,他這輩子都冇臉見人。

“林大人,你不要灰心。”花亦訥訥開口:“人生處處是機緣,隻要不喪失信心,就有希望。我們一定能重見光明。”

林楚瞥一眼花亦,東唐的這位太傅大人,怕不是有點什麼毛病。

他哪知眼睛看出,她對生存喪失了信心?再說,他們熟麼?

“林大人,你聽我說,我……。”

“您不要再說了。”林楚皺眉,一個大男人囉囉嗦嗦,就……挺煩。

“疼。”

她用一個字,終結了花亦的喋喋不休。

花亦抱著瑾哥兒,有心檢視林楚傷勢。卻被瑾哥兒驚人的體溫,嚇得麵色大變。

“瑾哥兒病了!”

“恩。”林楚掏了掏耳朵:“你可以小聲一點,我知道。”

“我們得趕緊出去,瑾哥兒燙的厲害。”

“再說吧。”林楚暗暗翻白眼。

東唐的太傅大人,就隻會說廢話麼?總說些顯而易見的事情,大可不必。

花亦蹙眉:“瑾哥兒年齡小,受不住這樣的高熱。你抱著他,我去求少帥放了咱們。”

“他若想放你,你還會在這裡?林楚斜他一眼,腦子是個好東西!

花亦眸色發沉:“那也得試試,冇什麼比孩子的命重要。說不定會有奇蹟。”

“你消停些吧。”林楚捏捏眉心,被他吵得心煩:“我給他用了藥,堅持個把時辰應該不成問題。”

希望這個把時辰,她能想到出去的辦法。

眼瞧著花亦要張嘴,林楚蹙眉惡狠狠開口:“再吵,我一刀砍死這小傢夥,大家都清靜!”

花亦吞了吞口水,將瑾哥兒抱緊。有心查探林楚傷勢,又怕惹的她不痛快,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便默默坐在黑暗中的地麵上,尷尬的呼吸都覺侷促。

轟隆!

頭頂忽有巨響傳來,紛飛的泥土碎屑和細碎石子,從天而降。巴掌大的一線光明,在轟鳴中徹底消失。

地洞口,被封住了!

黑暗卻隻有一瞬,驟然間光華大盛,強烈的光明刺的人睜不開眼。

林楚下意識閉眼,卻驟然聽到細微聲響破風而來。

她蹙了蹙眉,這聲音……來者不善!

不過須臾,破空之聲越發清晰。清越卻推進緩慢,是某種細小不明的暗器,並非致命殺招。

她來不及思考彭勃的意圖,將身軀猛然一掙,隻需稍稍錯身,便能避開暗器。

然而……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