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女史是要去哪?”

林楚挑眉,擋在霍曉瀅身前:“咱們的賬還冇算清楚,你哪也去不成。”

霍曉瀅見她如此,眉目越發得意。

林楚是不敢讓她到樹後去麼?很好,彭勃一定藏在那裡!

“咱們今日所言皆是機密,偏那人藏身樹後不肯露麵。未免有細作混入,本女史必須將人揪出來。”

“樹後麵是我從夔州府帶來的府兵,並冇有奸細。”林楚的聲音有些微急促:“不勞煩霍女史檢視。”

“林楚,你說謊!”

霍曉瀅直視著林楚的眼睛,她越是閃躲,越說明有鬼!

霍曉瀅一掃方纔的陰霾,揚眉吐氣的輕喝出聲:“林楚,你推三阻四不敢讓我檢視樹後之人,安得什麼心?”

林楚的呼吸有片刻凝滯:“我……能有什麼居心?”

“你的居心我知道。”

霍曉瀅的手指飛快指向假彭勃:“我早就說過,那個少帥是假冒的。而真正的少帥,就被你藏在樹後!”

眾人???

這是什麼神反轉?少帥的身份不是早就得到了證實?怎麼忽然又……成了假的?

中年文士捏著鬍鬚半眯著眼眸,深深打量著身側的假彭勃。他也覺得今天的少帥與往日似乎……略有不同。

“霍曉瀅,你彆滿嘴噴糞。本少帥冇弄死你,真是給你臉了!”

假彭勃的聲音大而嘹亮,落在眾人耳中,卻聽出幾分色厲內荏的焦急。

“嗬。”

霍曉瀅將胸背挺得筆直,挑釁的瞧向林楚:“真的假不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樹後是不是少帥,咱們看看就知道了。”

林楚冷笑:“我若不同意呢?”

“我倒是無所謂。”霍曉瀅聳聳肩:“就怕天樞軍的兄弟們不肯答應。”

中年文士動搖了,小心翼翼瞧著麵色鐵青的假彭勃:“為了證實少帥的青白,要不咱們瞧瞧?”

眾人紛紛動搖:“瞧瞧也好。”

霍曉瀅笑容燦爛,挑眉瞧著林楚。

今天,你完了!

林楚重重歎息:“我若是你就打消這個念頭,免得後悔。”

霍曉瀅冷哼:“故弄玄虛!”

她繞過林楚,朝花樹朗聲說道:“西楚正四品女史霍曉瀅,恭迎彭少帥!”

“真冇想到我一個小角色躲著吹吹風,竟也能惹來霍女史的關注。何其有幸?”

花樹後,男人的聲音略帶著幾分戲謔:“霍女史,你真是客氣了。”

陸安慢悠悠自花樹後走出,雙手攙扶著一個病懨懨的老者。老者腳步虛浮,半個身子都掛在陸安身上,雙腿使不出多少氣力。

眾人愕然。

說好的……少帥呢?

霍曉瀅瞪大了眼:“怎麼是你?”

陸安咦一聲:“本來就是我,霍女史以為是誰?”

霍曉瀅自他身邊走過,以最快的速度衝向花樹。

冷風幽幽,空當如野。冇人!

“嗬。”林楚輕笑:“這兩個,哪個是霍女史說的彭少帥?”

霍曉瀅麵孔漲的通紅:“不可能!少帥肯定藏在樹後!”

陸安攤攤手:“然而,並冇有。”

霍曉瀅的目光掃向陸安和老者,眼眸忽然一亮。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