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百裡雲笙終於吐出了一口血。

神特麼的無法滿足女人!

今天這一篇算是過不去了?他是鐵錚錚的真漢子!

“百裡雲笙。”

百裡雲笙內心的崩潰,讓他的氣勢徹底被林楚碾壓。一個分神,已被林楚策馬逼至近前。

少年鋒銳的眼神直刺他的心神,透出徹骨的冷。

“百裡雲笙。”

林楚的聲音似冰刀霜劍襲來:“你身為內廷禁衛軍統領,不該守護內城保衛皇上麼?為何你身後這些個人,卻是西山營的打扮?”

“你口口聲聲捉拿逆賊,你又是奉的誰的命令,私下調集西山營入城?”

百裡雲笙聲音頓了頓,露出猙獰的麵色:“自然是為了圍剿你們這些叛軍!本統領的行為,需要同你解釋麼?”

“你說的很對。”

林楚點頭:“自古勝者為王敗者寇。你我今日到底誰是叛賊,便由拳頭決定吧。”

“你……你真要打?”

百裡雲笙意外的挑了挑眉。

他知道林楚膽子大,他也不是冇有同她打過交道,但總覺傳聞過

(本章未完,請翻頁)

於誇張。

怎的今日……

她明明陷入重圍,不是該嚇得骨酥筋軟,痛哭流涕的求放過麼?

她身後,護**眾人士氣高昂,人人眼底燃起澎湃的火。反倒他身後的兵卒,被花翎的傳聞一而再,擊潰了心神。

士氣不振,這一戰大大削減了百裡雲笙輕鬆獲勝的機會。

嗖!

百裡雲笙遲疑的瞬間,耳邊傳來破空一道曆響,冷箭不期而至。

等他察覺,已失去躲避的最佳時機。

百裡雲笙驚出一身冷汗,速速將身軀一矮。雪亮的箭尖堪堪貼著耳側擦過。

冰涼中帶著些許尖銳的痛。

百裡雲笙抬手摸了摸,觸手一片淡淡溫熱的濡濕。撤手檢視,指尖處蒙著層薄紅血色。

“可惜了!”

那一頭,林楚蹙眉咂了咂嘴,語聲中頗為惋惜。

夜幕裡,她將明晃晃一張弓,拋給林長夕。

“行軍打仗心不在焉,儼然有鬼!”林楚撇撇,做最後評價:“打就對了!”

怒氣似一把火,轟一聲將百裡雲笙內心點燃,他一雙眼眸都漲的通紅:“殺殺殺!”

(本章未完,請翻頁)

個低賤的小子居然敢一而再的羞辱他?

可惡!

“兄弟們。”

林楚淡淡開口:“今日一戰,要麼生要麼死,彆無選擇。上!”

冇有過多的語言,甚至激勵。卻一下子入了人心。

護**眾人轟一聲聚攏。

去勢如風,殺氣騰騰。背水一戰,若想活著,隻能拚命!

“你們聽著。”

林楚的目光在鐘思等人麵龐一一掃過,眸色凝重而深沉。

“分散行進,儲存實力。若是打散了,寅時正於宮門口會和。”

她聲音略頓了一頓:“過時不候!”

這四字她用了極大力氣來說。

護**自建營之日她便說過,同去同歸一個不能少。

但,今天她要食言了。

百裡明霜發動,生產在即,片刻不得拖延。

百裡一脈掌管內廷禁衛軍多年,若護**不能及時殺入宮中。單憑宮中的宮女太監,根本不能與凶悍的禁衛軍相扛。

何況城外,還有西山營虎視眈眈。

形勢所迫。

她不能等,亦等不起!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