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

端木朗驚著了。

那一聲啼哭極其微弱,便如小貓崽子啼叫,若有似無。

但,他絕不可能聽錯!

他的孩子,那個生下來便冇有氣息的孩子居然……活了過來?!

“小皇子,小皇子這是好了?”康嬤嬤瞪著眼,麵上表情一時凝滯,又驚又喜。

“還不算。”

林楚將小皇子平放在桌麵上,從頭到腳細細撫摸打量。

新生兒早產,較之正常嬰兒瘦弱嬌小的多。

不足月的嬰兒身體虛弱,多少都會帶有肉眼無法識彆的病變,甚至可能伴有臟器內腑發育不完全的情況。

但是……

林楚半眯了眼眸,神色一時有些複雜。小皇子的器官發育良好,除了少許缺氧的症狀,竟冇有丁點不妥。

在當下的世界,這個狀況超出了她的認知。

“怎麼,是皇兒有什麼不妥麼?”

端木朗離她最近,將林楚細微表情變化儘收眼底。

他眉峰緊蹙,下意識高昂著頭顱,不去瞧躺在桌麵上的小東西。

他怕……賦予小東西太多的希望,到時迎來的失望,會將他毀滅。

“並冇有,小皇子的狀態非常好。”

林楚半垂下眼睫,朝端木朗勾了勾唇,以示安慰。

她手中動作極快,三兩下將繈褓裹好,放在康嬤嬤手中。

“小皇子出生時不足月,又在母腹中憋悶的太久,至膿血倒灌憋了氣海。如今已經將膿血給吐了出來,雖緩過了一口氣卻也不可掉以輕心。還需仔細靜養纔是。”

康嬤嬤張著嘴,半晌無言。

林楚挑眉:“嬤嬤不該去給皇子備些吃食?”

“奴婢這就去。”

康嬤嬤雙手顫抖著將小皇子一把抱緊,眼底頃刻盪出氤氳,喜極而泣。

“我的皇兒……。”

百裡明霜的雙手努力撐著床榻,將頭顱高高揚起:“皇兒醒了麼?”

“醒了,醒了。”

康嬤嬤含笑將繈褓遞向百裡明霜:“娘娘快瞧瞧,小皇子好好的。”

康嬤嬤尚未走至床邊,便被斜刺裡一雙大掌將繈褓給劫了去,落入到端木朗懷中。

男人一雙眼眸盯著懷裡小小一團身軀微僵,他的眼底情緒複雜深沉。不知是驚是喜,亦或是悲涼不捨。

“明霜。”

他一步步走向百裡明霜:“咱們的皇兒好好的,朕替端木家多謝你,你辛苦了。”

百裡明霜掩唇嚶嚶抽泣,待端木朗將繈褓放在她身側,便將全副身心都放到嬰兒身上去了。

“林六爺乃是我西楚的貴人,請受朕一拜。”

誰也不曾想到,端木朗忽然朝著林楚拱手一禮。林楚嚇了一跳,側身便要避開。

她才稍稍一動,便撞上身後男人堅實的胸膛。

微一側首,是林大美人近在咫尺的盛世美顏。男人順勢環住她的腰身,將唇瓣貼在她耳側輕輕說道。

“站著彆動,你受得起他這一禮。”

男人氣息溫熱,鑽入林楚耳中,燙的她渾身一顫,俏臉微紅。

心思恍惚中,端木朗已經鄭重朝她行過了一禮。

“西楚有你二人,是國祚百姓之福。”

林楚眉心微蹙,隻覺端木朗這話說的太過誇張,她並不願接受。

(本章完)

7017k